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8章 处理

  听到王璞如此说道,葛朱白点了点头,放下了担忧。
  在这个道法显迹的时代,水莽鬼对于他或许是祸事,可对于镇北侯府那就有点不够看,不说侯府进出的仙家道人,就仅凭侯府数以百计的武道好手,气血恐怕就能将水莽鬼震死。
  “多谢世子恩德。”葛朱白拱手谢道,然后转忙让柳氏去将那半株水莽草取出来。
  趁着这功夫,葛朱白讪笑数声,解释道:“这刘典司的公子喜好酒水,尤其喜好皮杯儿,在下就设计让柳氏在嘴唇上染了水莽草的毒汁,如此一来,刘公子自然是活不成了,上茅房时,被水鬼趁机沤死在粪池里。”
  “你心肠够毒的,喜欢人家娘子,还毒杀丈夫。”七喜鄙视的看了葛朱白一样,向着王璞靠近了几分,似乎站在葛朱白身边都有股恶心感。
  “些许小计而已,若不这样做,又有什么办法和彤儿在一起。”
  葛朱白接过柳氏递来的锦盒,略微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水莽草,我无意得到了这一株,却不料害人终害己,要不是有世子在旁,在下恐怕也会如同刘公子一样死去。”
  想到刘公子死去的惨样,葛朱白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柳氏眼珠有些微红,捏着帕子擦着泪道:“世子可一定要救朱白,不然妾身......真个不能心安。”
  说罢,盈盈一拜。
  “好说,好说。”王璞连忙一闪,躲过了柳氏的大礼,他眼底有些厌恶,却稍纵即逝,没有让人察觉到。
  葛朱白虽毒,但知晓自己要得到什么,为了此代价杀人也是有理由的。而这柳氏,不守妇道,心性不坚,若是她真能死守不嫁,县令还真能逼死女儿不行?
  嫁了刘家之后,又私通葛朱白,毒死丈夫刘公子......
  但这却与他王璞无关,他又不能真个杀了柳氏。
  “这......水莽草真有几分蹊跷。”王璞用手细细的摩挲水莽草褐色的根茎,这半株水莽草仅剩下半截,长相类似葛草,最精华的上半部分果实已经用作毒药没了。
  在水莽草里,他感知到了一丝很精纯的戾气,以及数量不少的水性灵气。
  世间毒药,如鹤顶红、砒霜之类,大多是砷含量超标,引起化学中毒。而这水莽草不同,是以这丝戾气为引,将中毒者的魂魄转为厉鬼,从而被真正的水鬼所食,增强修为。
  什么食此草不入轮回,都是骗人的。
  “戾气越深厚,厉鬼越强,不知我这天鬼之躯是否和它们一样?”王璞目光微闪,心里计较着得失。寻常鬼怪沾染的戾气越深重,其实力也就越强。
  些许戾气即使对他无用,也对他不会有什么大害。
  他连那魔宗弟子化作的恶鬼都吃了,也没有什么弊端,现在仅是这一丝戾气,又有什么惧怕的。
  想到这里,王璞也不再犹豫,手指微动,按住水莽草,运转天鬼法门,开始吸收这水莽草蕴含的水性灵气,顺带将那丝戾气也一同吸收。
  在王璞看来,这水莽草和老山参、宿涵芝等灵药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丝戾气。
  倏忽间,他手里的水莽草迅速枯萎,仅余一层干枯的外皮。
  同时,王璞内视己身,那丝戾气顺着经脉在身躯里游走,到了泥丸宫时,就瞬间被藏在里面的天鬼阴魂吸走,吞得一干二净。
  天鬼阴魂得此戾气,魂躯更加凝实了些,也反哺出了一缕缕精元之气,到了丹田。
  水莽草蕴含的水性灵气和天鬼吐出的精元之气混合之后,顺着《云霄千夺剑经》的运功路线,渐渐转化为一丝丝精纯的法力,盘旋在麦粒大小的剑气之种旁侧。
  “果然!这水莽草暗合我天鬼大法,比寻常的灵药更厉害些,这是机缘!”
  王璞深吸一口气,他察觉到自己又增加了五丝法力,现在总共有了八丝法力,再多二十四丝法力就能凝成一缕法力,真正站稳脱胎之境。
  而且.....他这些新凝结的法力不同于之前的法力,更偏暗一些,有股阴冷之感。
  “云霄千夺剑经另有一篇记载鬼剑术的术法,得此之助,我也能练习一二了。”王璞哪里不知,这水莽草所凝结的法力属性是阴属性,和他另外三丝无属性的法力不同。
  “世子,不知这些刘家内眷如何处理?”葛朱白看到水莽草在王璞手中瞬间枯萎后,心思百转,对王璞能解决水莽鬼的信心越加坚定了。
  他看王璞迟迟不处理内宅事情,不由得出言提醒。
  这些内眷在看到他和柳氏亲昵的样子,肯定对事情始末已经猜测到了不少。
  此是祸患,不可不除!
  “葛先生当自有决断,不需要本世子在多加赘言。”王璞似笑非笑的看了葛朱白一眼,对着七喜身旁的侯府侍卫道:“你们现在唯葛先生马首是瞻,他要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想要将他当刀子,葛朱白还没那个本事。
  要说杀这些刘宅手无寸铁的内眷,也需得葛朱白开口,让他背了这个杀孽。
  或许这就是他的虚伪。
  放肯定是不能放的,至少要让刘家的血脉齐齐断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深明此理。
  “在下知道了。”葛朱白嘴角浮现一丝苦笑,但只存在不到一息,就转眼变为阴狠,他阴鸷的目光盯着内宅手无寸铁的内眷,咬牙道:“刘姓男子全都杀光,十岁以下的女婴可以留下,剩余者自谋出路去吧。”
  他终究不是狠辣无情的人。
  侯府侍卫点了点头,也不分说,径直进了内宅,不顾妇人的哭告求饶,如同最冷血的傀儡,拉出妇人怀里的孩子,查明是男是女,是男的一刀杀了,女的再次扔给妇人。
  片刻间,内宅留下了三五具尸体,其余者瑟瑟发抖,再也没有刘家的血脉。
  “走吧...走吧,赶紧滚!”葛朱白狠狠吸着气,让自己平复心情,他虽然毒杀了刘公子,但自身本就是个文弱书生,有哪里见过这般残酷景象。
  人心都是肉长的,想要狠起来得有个时间。
  妇人带着孩子做鸟兽散,内宅的钱财匆匆丢弃,也不敢多拿。在外面更有如狼似虎的百姓,吃绝户他们可比这群兵将还要狠厉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