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5章 争!

  武道上好功法,又哪里是这些寒族平民能有的。把持了武道功法,就相当于把持了阶层上升渠道。在大魏朝中,唯有一条路子没有被把持住,那就是科举!
  科举得利后,普通士族渐渐置办家产,和上流阶层沟通,就有机会获得武道功法。等拿到功法后,延绵几代人,归于世家大族这个行列。
  成为世家大族后,又会垄断武道功法。
  所以,世间流传的武道功法少之又少,平常人若想获得,唯有参军和成为大族附庸。
  魁梧汉子和王璞一样,也是明劲境武道修为,和铁衣卫伍长吴勇一样,若在军中,也能当个伍长或者什长。在刘宅里,也是赫赫有名的棍棒教头,掌管奴仆的生杀大权,算是刘宅的门客。
  但晋级明劲,魁梧汉子用了三年,再往后就再也难以精进。
  因为没有上好功法,走的弯路太多。
  资质上佳的人,早就被收为道童,入了修道门派,只有资质泛泛之辈,才会修习武道。但武道到了极致后,也有大成就,到了镇北侯这个境界,仙道也可平辈论交。
  。。。。。。
  “刘典司于我有恩,实不能弃之。”魁梧大汉苦笑一声,齐眉短棒呼哧一下,横在身前,扎了一个紧实的马步,将大半个宅院门子挡住了。
  往里看去,数十个仆妇丫鬟抱着包袱瑟瑟在门外蹲着,还有几名长得伶俐的孩童被几个妇人抱在怀里,好奇的朝着外面人群望去,但连忙又被妇人捂住了眼睛。
  “杀了他,抢刘家!”
  抢得盆满钵翻的百姓哪里在乎这个,内宅里的妇人能卖到娼院里值不少皮肉钱,孩童卖给牙子也是不菲的收入,就算世子不让,内宅的财宝也比外院的多得多。
  “刘典司出门的时候你没跟着,少给我说什么狗屁恩情。”王璞嗤笑一声,手里侯府侍卫制式腰刀砍了数人依旧没有卷刃,崭新如故。
  魁梧汉子微变,但什么也没说。
  “要真是有恩,刘典司出门你就会跟着,但你没跟,现在又装作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要真是忠心耿耿,半点废话也不会讲,和那几个家丁一样直接出手就行。”王璞道。
  葛朱白明悟道:“好个天杀的汉子!我差点也被你骗过去了,昔日有千金市马骨的旧事,你也打着这样的主意,看似忠心,但也仅是说了一句对你有恩。
  只要五世子让你报答了这个恩情......嘿嘿,你莫非就要投靠世子了。”
  刘典司又不是胆子多大的人,既然家里有这么一个武道好手,又怎么会孤身一个人上阵质问王璞。肯定是魁梧汉子不肯随刘典司出去,在刘典司被杀后,也没有立即出门报仇。
  若说不知,但魁梧汉子刚才开口就直接道出王璞是五世子,实在可疑。
  要是真想帮助内宅家眷逃走,就应该在王璞刚到前院的时候就出手阻止,趁着混乱让内眷逃走。
  现在这魁梧汉子直接挡住了内宅园门,让内眷进出不得,实是挟主邀名之举,其心险恶至极!
  “休要多言,想要过去就问某家的棍棒。”魁梧汉子脸色越来越青,低喝一声,如猛虎一般向前冲去,可刚到王璞身前数步之时,就猛然一个折身,向右急射而出,将挡住的百姓冲散开来。
  葛朱白脸色忽变,就想喊人挡住,但看到王璞嘴角挂着冷笑时,放下了心。
  不一会,在刘宅外面一声悲呼传进,紧接着是箭矢的破空声,毫无疑问,这魁梧汉子被外边的军队射成了筛子。
  “要是他境界再高些,哪怕是故作心机,我也会当没看见,但可惜他仅是一个明劲,讨价还价他还不配。”王璞晒然一笑,低声对葛朱白说道。
  对于王璞来说,虽然他也仅是明劲武道修为,但他已是仙道中人。
  仙道不同于武道。
  这一步踏上,已是不同凡俗。
  仅是脱胎境就已经相当于武道的明劲、暗劲、内壮三境,这武道三境是对内力的修持和运用。内力再强,比起法力来说都粗浅的可怕。
  这也是他敢独自一人来刘宅的底气。
  只需王璞丹田里用先天之炁凝练的剑气种子催发一丝法力,就可化为剑气,摧石断金,直接就能削死魁梧汉子。但这一丝法力可得来不易,他修持数天,有千年人参熬练法力,补精益气,也仅是得了三丝法力。
  仙道精进不易!
  脱胎之后则是凝窍,至少需得一百零八缕法力,合天罡地煞之数。而一缕法力需要三十六丝法力凝结而成,每一丝法力按照道书所言,都可相当一斛内力,亦可比一角蟒之力。
  更别说.....自家婢女七喜还是内壮武道境界。
  魁梧汉子放到侯府来给他看茶都不配。
  还想千金市马骨。
  首先马骨得是千里马,而不是驽马骡子,否则他王璞还不得被人耻笑。
  “世子高见。”葛朱白内心升起一丝骄傲,世子肯和他说这些,是把他当做心腹看待,哪怕他没有丝毫内力,但比魁梧汉子的价值高得多。
  正是有着比较,才能显示出世子对他的重视。
  要是乱收一统,他脸上虽不会有表现,但心底还是有意见的。
  同时葛朱白对王璞更加高看了一眼,能说出这一统话的绝不是什么浅薄之人。
  重情重义之人,以情驱之;薄情寡义之人,以利驱之。
  这才是一个合格上位者的修养。
  至于无能者……
  爱死那就死那去。
  就在此时,乱糟糟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自觉分成两列,让出了中间的通道,以便于外面的军队进来。
  “黑衣黑甲,啧啧,是铁衣卫啊,这下有好戏看了。”一个赌徒看到这显眼的军队标志,抱着一个青瓷恭桶,立刻明悟,又是大家族的争权夺利。
  虽然压在赌档的五十钱输了,但能看到一场惊艳至极的绝佳好戏也是不亏。
  其余百姓都是市井小民,心思可比乡野百姓活泛许多,趁着两边人马无暇顾及他们的时候,多抢些家当,多揽些财富,只是叹息内宅的财富是不可能的了。
  “三哥为何又要不告而来,莫非三哥哪里闻到骨头腥味,就要拍马赶过来?”王璞眯着眼看着骑着赤烈马的高大身影,铁衣卫统率——林昭!
  戏得演,不管是他,还是林昭。
  两人就是镇北侯手里的皮影,得打起来才能让操皮影的人开心、放心,以及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