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45章 积望 一

  话一说完,在场的诸位修士就议论纷纷。
  镇北侯先是皱眉,而后赞道:“此事可!本来我等就是担心皇帝痛恨戴南星,恨屋及乌,直接对小五下杀手,以至于计划失败。若是小五真能在此积累积累巨大的民望,想来朝廷和皇帝是要忌惮一二的。”
  “善!”
  “善!”
  ......
  在场的三十四名修士齐齐点头,并无异论。
  崇真观的一名老道垂首,白眉一扬,说道:“杀死虎精不知诸位道兄谁有办法?这虎精虽说你我任何一个人前去都能轻松斩杀,可周庄镇临近京畿,若是被朝廷发觉,就不妙了。”
  五官庙的紫阳真人嘴角一勾,“我五官庙有七杀咒术,可将此虎精咒伤,神不知鬼不觉。再说积累民望最好是五世子亲自动手,我等不好假手他人。”
  “可五世子才仅是内劲,对付虎精未免太过勉强?”玉泓子眉目一凝,有些担忧道:“寻常凡虎,内劲对付就是千难万难,五世子一劫内劲,难以服众。”
  “是啊,内劲斩杀虎精太过骇人听闻了。”
  其他道士纷纷赞同说道。
  蚂蚁挑战大象,哪怕成功胜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对于王璞和虎精就是如此,一个是武道内劲,另一个可能已经步入脱胎境。
  想想都不是一介内劲武者能杀死的。
  “不瞒诸位道长,我再需一两日就可突破到内壮境界。”王璞双眉一挑,连忙说道。
  内壮境界只需暗劲武者内力积蓄充盈后,打通任督二脉,就可突破。
  内壮境界在江湖中也可勉强称为一流好手。
  就如寒胆银枪左振雄,在武林中可是有称号的六扇门捕头。
  在赤峡川要不是王璞趁着左振雄大意突袭,一击得手。不然仅凭暗劲武道境界是难以比肩左振雄的。当然在那时也有紫阳真人远远观战,若是王璞不敌,紫阳真人就会暗中了解左振雄。
  王璞本身有比内力更精纯的法力,想要突破内壮自然极其容易。
  玉泓子顿时了然,神情隐有自得,“五世子在侯府早就用宝药洗身,又得贫道灵力打通经脉,虽初习青阳劲,任督二脉闭塞,可只要到了临界,突破自然是极其容易的。”
  两方使用同心蛊再交谈了数句后,就掐断了通讯。
  。。。。。。
  天刚蒙蒙亮。
  城隍庙经此一役,里面尽皆被烧毁一空,难以住人。
  庙外。
  戴南星摸了摸赵默、柳似二人的鼻息,叹道:“只能希望周庄镇有名医能救他们,不然以他们现在的身体状态,是撑不到岳安城的。”
  “岳安城有人能救他们?”王璞揉了揉眉心,勉强清醒了一会,使用同心蛊传讯也不是没代价的,他的精力消耗了不少,不然仅是半宿不睡,绝不会有这么疲惫。
  “说不定,但总好过没有。”
  “他们不是抢了老师你的饼吗?你这么好说话,不记恨。”
  “麦饼也是他们给老夫的,不是吗?”戴南星笑了笑,反问了一句,然后自己上了囚车,慢悠悠道:“两个小兵卒,还不值得老夫记恨。但毕竟是两条人命,佛家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王璞右手握住剑鞘,左手按住马背,翻身一跃就骑上了马匹,两腿一夹,又甩了一记马鞭,让另外两匹马驮着赵默二人缓缓走动,径直朝着周庄镇而去。
  他这才扫了一眼戴南星,说道:“要是老师在探鼻息的时候没有在他们脸上踩上那几脚的话,弟子或许还真个信了。”
  赵默二人趴在马背上,脸上还有漆黑的鞋印子,栩栩如生。
  戴南星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然,“还不允许老夫报仇了,老夫虽说他们两个不值得我记恨,但踩上两脚也是应有之理,要知道,书生是最记仇的,公羊派的书生更是说九世之仇,犹可报之。
  老夫与他们的仇才过了一夜,难道就不能报了?”
  “那把他们丢在这里死去不是更好?”王璞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个累赘,要不是他怕和六扇门的人解释麻烦,这两人早就弄死了。
  合理的解释千千万,只需戴南星入了玉京,六扇门的些许意见算什么。
  不过一个捕头的死而已。
  戴南星扬了扬眉宇,狡黠一笑道:“有时候结交一个不入流的朋友不是件坏事,地位高的推衣衣之,推食食之,地位低的就认为这是看重,视为知己,其实这只是地位高的手段而已,未必心诚。
  所以说你的再不幸,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没人会可怜你,正常人更愿意结交皇帝而不是乞丐。
  他们二人现在濒临垂死,这就是我赚利的机会。”
  “他们未必会感激你。”王璞有些不屑。
  “不,他们会的。”戴南星看了王璞一眼,双手撑着囚牢栏杆,有点正容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我是读书人,他们是屠狗辈,这就是我的赚头!
  屠狗辈或许穷,但只有一点值钱,就是他们的秉性,还没有遭到金钱的腐蚀。
  人就是这样,愈穷愈单纯。”
  就在这时。
  王璞体内传来一声爆响,仿佛雨后竹节破开一样清脆。
  他气息更加绵长,肌肤表面渗出一滴滴热汗,滴到地面啪嗒作响,胯下的骏马忍不住哀鸣了几声,却是被这股溢出的气劲给压的。
  内壮,水到渠成。
  “你突破了?”戴南星捋着长须,有些惊讶道。
  十七八岁,在这个年纪到达暗劲,算是一乡之地的天才。
  王璞现在突破到内壮,也能称作一州之地的人杰。就算是朝廷的武举,说不上都能考个不错的名次。
  气息重新归于平缓,仿佛刚才一切都没发生过。
  王璞点了点头,嘴角一勾道:“算是吧,若是再不突破,没足够的资本,被老师您卖了都说不定。不过老师也让弟子明白一件事,对于我这一个普通的武夫,老师能和颜悦色着实不多见。”
  “所以呢?要知道老夫见过武圣,也见过当今天子,区区内壮不算什么,放到以前,老夫的家门都进不了。”
  “所以弟子才要多读书,做一个既能杀人的屠夫,又能骗人的读书人。”王璞眼睛闪烁了几分,沉默道。
  想要获得玉京戴南星门下朝官的承认,仅有武道境界不够,他还需要读书,需要有才名。
  这样......
  那些人才不会把他当做屠狗辈简简单单就糊弄了!
  戴南星捋着长徐,眼里满是赞叹,就差说一句孺子可教也。
  两人沉默了一会。
  只剩下车轮碾地的辘辘声,以及马匹的喘息。
  “对了,昨夜老师说错了,我是看到敬山公不和我这个同辈说话这才生疑的,一个少年郎进城隍庙肯定和他同龄人搭话,而不是两个粗汉和一个老头。”王璞想了想,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