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9章 交易

  自己设计杀死李芸娘,一是印证梦中指引,开启莲花胎记,二是李芸娘本是作恶多端之人,在西风岭残杀山民。
  这是为民除害!
  王璞自认他自己心性凉薄,若不是有镇北侯在头上压着,早就成了恶少爷,欺男霸女、横行无道的行径也不会少干。
  “性命相关之物岂可寄托于他人之手,然而招大军前来围剿,虽有一定成功几率,但……”王璞低头状若思考。
  自己非是心善,而是止恶!
  恶迹一生,自己今后难道见到好物都要强取豪夺?那迟早要碰见硬茬子。
  至少要有个过得去的理由。
  他抬头一笑道:“闻道有先后,诸位……先生是先达之人,后生献些束脩也是应有之理。”
  “你这小子好生有趣。”胖员外肥腻的脸颊抖动了几下,小眼露出一道精光道:“自古常言道,法不可轻传,然而万物皆有价格,这妙法更是价贵,需得你的心肝肉来换。”
  心肝肉?!
  王璞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但随即一股寒意拢上心头,连忙退后几步。
  差点就喊有“刺客”,招暗中监视他的绣衣使出来。
  可这时望见春香楼栏杆上招蜂引蝶的姑娘。
  立即心里有所明悟!
  他故作愠怒道:“几位先生太过无理,在下只不过想求些房中秘术,你就要我心肝肉来换,我既已失性命,要此秘术有何之用?”
  “非也,非也!”中年儒生摇着软金骨折扇,微微一笑,却是解说了起来,“我等要你心肝肉无用,做下酒菜也嫌柴口,后生休要多情。
  世人情癫情痴,而在此其中不乏一些痴情种子。青梅?一见钟情?相濡以沫?
  这些都可。
  只需将她卖给我等,这妙术你就是拿走又有何妨?我等还可加些筹码。”
  “加筹码?”胖员外哼哼道:“老方你可真是个不会做生意的。”
  王璞听到这里,思绪飞舞。
  玉泓子曾言,这世间不仅有如他这般修持仙道的练气士,也有一些修持欲念的魔道修士。此类修士,常以凡人的七情六欲为资粮,加快修行。
  想来这些人蹲在青楼门口却不进,就是此理。
  “在下和内子情谊甚笃,你这牙子,休要乱语!”王璞脸上露出厌恶之色,甩袖欲走。
  “若真是这样,阁下又何必到青楼寻欢作乐呢?”老乞丐咧嘴一笑,发黄的大门牙看着瘆人。
  “这……”王璞脸色红窘,迟迟不言。
  良久后,踌躇说道:“寻欢作乐本就是常事,内子虽知,亦不多言。”
  “我等前些日子就见到一个秀才说是和妻子共度十余载,相濡以沫,让我等滚去。可不到半个时辰就巴着脸求我们。”
  胖员外哈了一口气,一摸大拇指上的翡翠指环,笑道:“他求我等帮他换一个聪明些的脑子。
  哎,他久试不举,人渐驽钝,文章没有以往的灵性,县学就快将他家的禀米停了。
  等秀才回家看到糟妻,心生厌恶,再也没有他初见时的年轻秀丽,二人之间已经半年没有房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
  夫妻之间,七年之痒。
  王璞心知,这胖员外并非乱语,世人之恶,常人难以度量。
  听起来骇人听闻,但实际细思,再善良的人也曾想过杀死欺负自己的人,再亲密的朋友,也想过他是否曾经对我有愧。
  但大多数人都有道德准线,虽思之,不曾做之。
  。。。。。。
  “阁下当知,妻若履衣,时可再娶,然而机缘可就这么一次。”中年儒生捋须微笑。
  王璞冷哼一声,不做答话,朝着刚来的方向走去,可走了一会,等巷角人影渐稀时,又顿足不前,脸色红窘羞惭再次回转。
  他以袖遮脸,低语道:“诸位先生,吾妻虽好,但却是家母做媒,我心不喜,这才到青楼寻欢作乐。
  若几位先生能除去吾妻,在下又有何不喜的呢?
  只不过这房中秘术锁精之法也太低了些,城外道观练的还阳丹效用可是不逊色于此。”
  一个字,想要可以,你得加钱!
  胖员外略一思索,说道:“我这里有五虎大丹,价值千金,世间罕见。仅一枚,可增若虎豹,保管你龙精虎猛。”
  “虎狼之药虽好,可我是个破烂罐子,猛药下去,还不得立即身死。”王璞晒笑道。
  “我这里有养身之术,可以固本培元,有五载之功,当若常人。”中年儒生深深看了王璞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帛书。
  王璞心里微喜,正欲接过帛书,但想到固本培元实在太宽太泛,就他所知,不下十部道书有此功效。
  人体精数,有所恒定。用一些,少一些。固本培元,顶多是让损耗不那么严重。
  可王璞现在的身体就像一个筛子,到处都是破缝破洞,就算堵住了,但里面的精元已经散落得一干二净。
  “此物太慢,五载之功?难道就此之后,我都要绝心绝欲,那是生不如死。”王璞脸色一板,挥袖就准备离去。
  “糟糠之妻不可弃,在下虽非良人,但也不至于禽兽不如。”他大言不惭道。
  和练心之法有所类似,魔门之人若是度人成魔,心生向恶,功法就有所精进。可若是不能度人向恶,那就对心境有所阻碍,虽问题不大,但修行本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佛家还好说,超度就行。可魔门本就心境不佳,又怎么能忍?
  这时候……
  王璞咽了一下口水,暗中贴上了玉泓子赠他的神行符,另一边则准备开口大喊。
  此处是蓟北城,还容不下魔门之人放肆,更别说他是五世子。
  中年儒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举起右手,就准备轻轻在王璞肩上一按。
  保管按下之后肠穿肚烂,病痛不绝。
  可在这时,老乞丐抖了抖衣裳,伸出破竹竿一挡,笑道:“后生好生雅人,这妙法就许了你又如何!”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骨玉残片,将其扔给王璞后,就脸色一变,拉着胖员外、中年儒生立刻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