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8章 劫道 一

  正午时分。
  蜿蜒山路上,一辆囚车缓慢向前行驶。
  在其旁有着二十多名身着铁甲的士兵,约有五骑。领头的是一戴着圆笠帽、捕快样子打扮的中年汉子,背后负着一根银胆长枪,帽檐上的两颗黑色长穗随着骏马颠簸不断抖动。
  “赤峡川!”左捕头眼睛一缩,挥手制止了随行的士兵。
  仅容马车匆匆行驶进入的赤峡川险要至极。
  斑驳的界碑上似乎都可以看到丝丝血迹。
  “赤峡川是前往岳安城最险要的地方,现今天下多宵小之辈,恐在此地截杀我等。”他缓缓说道,作为六扇门总部最精明的捕快之一,不仅懂得捉拿刑犯,而且也需懂得兵法形势。
  眼前的赤峡川在历代王朝中不乏战事,要是粗心大意贸然进入,少说丢了性命。可要丢了囚车中的这人,他姓左的可就万死难辞了,他一家老小可都在玉京。
  “赵默,柳似,你二人上前小心从侧面摸近,若是发现劫匪,切勿惊慌,缓缓退出。”
  左捕快一挥马鞭指出两名士兵,郑重言道。
  “领左统领之命。”赵默、柳似二人出列拱手行礼,然后放下身上的长刀,脱掉铁甲,在脚上包了两层软布,小心翼翼的从赤峡川一侧的山岭摸近。
  等待了大概一刻钟左右。
  两人脸露惊慌,匆匆出来,发髻和衣衫上也沾了不少棘草,看起来颇为狼狈。
  “回左统领,在左侧山岭约百米的山坳处,埋伏有三十五名劫匪,五名劫匪有长弓,但没有劲弩,并未着甲,领头的是一光头汉子,头上长着癞子,使宣花斧。”赵默单膝跪地道。
  “不过是一些流匪占山为王,那使宣花斧的,本捕也听过,疤头虎林三兴,惯使宣花斧。”左捕快稍一思索,就将山坳藏着的贼匪尽皆猜出了身份。
  “左统领可需我等带一队兄弟潜伏过去杀他个措手不及。”另一个看似很有身份的士兵策马走了过来,说道。
  左捕快正欲答应,但稍后摇了摇头,“贼者与我等人数差不多,要是分兵反而不妥,发挥不出我等优势,左右不过是一些贼匪,我等只需策马一冲,他们就会惊慌失措,左右奔逃。”
  在他眼中,这些劫匪不过宵小之辈。杀死他们是肯定的,但是作为一名统领,现在的左捕快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尽多的让麾下士兵存活下来。
  这时赵默迟疑道:“左统领,刚才我兄弟俩人查看此山坳时,发现这山坳虽适合藏人,但其旁多生树木,出口又仅有山路一条,只需我等在山上放一把火,守株待兔即可。”
  “好!”左捕快面露欣喜之色,他道:“他想要截杀我等,我等也在此地等他们,赵默、柳似你二人熟悉路径,这火就由你们去放,本捕给你们记一大功!”
  赵默、柳似两人领命称是,再次用布条绑住靴底,嘴巴咬着火折子,从山岭一侧攀岩上去。
  这时左捕快等的时间不长,仅是片刻之间就燃起熊熊烈火。
  赤峡川里面不断有哀嚎之音传来,等了约有半柱香左右,就觉有贼匪跑了出来。
  嗖!嗖!嗖!
  三支利矢恍若流星一般射进赤峡川,尽管有着烟雾遮扰,但左捕头眼如鹰隼,极其锋锐,弯弓搭箭,连续数次就射死五名贼匪。
  可就在此时,川口冲出一名巨汉,头顶长有癞子,赤着上半身,大叫一声就挥舞着宣花斧冲了出来。
  左捕头还没等将弓弦拉至满月,就被宣花斧拦腰将弓身砍成了两半。
  斧头力道极其凶猛。
  有如万钧之力!
  左捕头胯下骏马哀鸣一声,四蹄一软,就瘫软倒地。
  但左捕快丝毫不惧,冷哼一声,双脚脱离马鞍,背上银胆长枪如箭矢般射出,挡住了疤头虎向下的一砍,他身体略微前倾,右手握住枪尾,舞出了一个极为炫目的枪花。
  梅花数点。
  疤头虎胸膛绽裂出数道血口,令人触目惊心!
  “内壮巅峰,寒胆银枪左振雄!”疤头虎面露惊异,他哪怕自幼天生神力,可使宣花斧这一类巨型兵刃,但和内装巅峰的武道好手相比还是相差甚远,更别说左振雄这一类赫赫有名的捕快。
  “想不到竟然是你来押送戴南星。”他苦笑一声,宣花斧用力一扔,却欲直打囚车中的戴南星。
  和紫阳真人说的不同,疤头虎不仅仇视伪楚,更对戴南星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六年前戴南星任秦中总督,奉旨赈灾,可这赈灾款被官吏贪的贪、挪用的挪用,粮仓里都能跑耗子,又有什么本事赈灾,而疤头虎的老母就在这一场灾难中活生生饿死。
  疤头虎杀官造反成了盗贼,但最恨的还是戴南星,这位曾经的秦中总督。
  所以哪怕疤头虎在生命垂危之际,也不忘杀死戴南星。
  “不好!”左捕头眼睛骤然一缩,脊背生出寒意,想要阻止这一扔,却被疤头虎将腿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快救戴大人!”他连忙喊道。
  可疤头虎本就是天生巨力,再加上囚车距离疤头虎仅有数十步,其他兵卒都是肉身凡胎又有什么本事阻挡。
  然而......
  空中猛然生出一抹寒光,一道剑光径直击打在斧刃之上。
  一身着劲服的少年从山岭中一跃而下。
  左捕头顿时放下心来,一枪刺死心生绝望的疤头虎,拱手笑道:“多谢少侠协助,不知少侠是哪门哪派,本捕日后当携重礼登门拜访。”
  似这种少年侠客,他见过不少。
  在山门中修炼有成后,就下山行侠仗义,成为侠名。
  劲服少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将刺进地面的利剑重新放回剑鞘中,也拱手道:“好说,好说,似左捕头这样的武道好手也是不多。”
  两人仅仅距离半步。
  忽然间,一道银光乍现!
  人头滚动,在地面上晃来晃去,眼有不甘。
  “又是一个七喜而已,还什么寒面银枪。”劲服少年面色转冷的看向这群士兵,将剑刃上的鲜血擦拭干净,眼露杀意道:“好好的路你们不走,非要搞什么兵法战略,将我熏了出来。”
  数十士兵和从川口逃生出来的贼匪脸露惊诧,这劲服少年到底是哪边的,先是挡住疤头虎的宣花斧,又刺死了左捕头。
  “本来是不用死这么多的。”劲服少年幽幽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道剑光闪烁,快似流星,又有如银蛇吐息,角度刁钻。
  不一会,遍地死尸。
  场中活人仅剩戴南星和劲服少年。
  戴南星脸露惊恐,疯狂摇着镣铐,喊道:“救命啊,救命......少侠,放了本官,不,老夫,我许你家财万贯、良田千顷......”
  劲服少年露齿一笑,缓缓走到囚车旁,看着头发花白、一身囚服的老头,暗中想道:“这应该是那个降臣戴南星了,想不到看着就是个糟老头子。”
  他拱手行礼,脆生生说了声:“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