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15章 狐妖燕儿 三

  “五世子,你做什么?”她额上的青芒猛地增长一截,将老乞丐化作的恶鬼分魂从身上逼走,同时再也维持不了人相,变成了一尖牙利嘴的青狐。
  在瑶琴即将砸向一人一狐之时,王璞突然将瑶琴一丢,双手各拿一张闪着金芒的黄色纸符。
  正是他从玉泓子那里骗来的两张封禁符,对这等妖魔鬼怪有着奇效。
  狐妖本就对王璞暗含警惕,因此看到王璞动作有鬼之时,当机立断,舍了百年修为,成功脱离了恶鬼的纠缠。
  “哟,燕大家你无事就好。”王璞脸色不变,默默将那封禁恶鬼的纸符装入怀中,另一张封禁符则依旧放在手上。
  此刻他皮笑肉不笑道:“瑶琴未免太过冒险,在下还是认为用自己的方法更保险些。”
  王璞心里却是恼恨,刚才动作未免太过迟缓了一些。还是让这狐妖看出了端疑,早早跑开。
  今后他若是再暗算他人,一定要快准狠。
  也不至于落入如此两难境地。
  现在只能希望狐妖能既往不咎,对此事再不过问。不过他看狐妖此刻也是修为大损,不一定能对付了自己。
  “想来燕大家也是心里另有打算,我要真的用瑶琴砸开,倒霉的或许就是我了。”他晒笑道。
  青狐约莫两尺长,蓬松的尾巴占了整个身体的一多半,看起来眉清目秀,让人忍不住抱住怀中怜惜一番。可那双晶莹如玉的眼睛此刻却满是怨毒之色,死死盯着王璞。
  “姓王的,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青狐口吐人言,尾巴一扫,身体向后一转,正欲打开屋内窗户,跳到屋外。
  “不能走!”
  王璞脸色微变,上前一步准备拦住狐妖,他来到这里找狐妖鉴定《青阳劲》的事情决不能传出去,一旦传出自己就是个死字!
  他可不相信镇北侯会仁慈。
  幸好窗户距离狐妖尚有十数步,能争取到一点时间。
  可狐妖嘴角露出一丝讽笑,哪怕她现在修为尽失,可也不是王璞这一个凡人能捉住的,但突然之间王璞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如影随形,像是修炼了高深轻功。
  是那神行符之效。
  王璞也颇为感慨,他真是先见之明,早一步从玉泓子那里骗来了三张纸符。要不然到了此情此景,绝对一筹莫展。
  他眨眼之间,就到了狐妖身后,仅有一臂宽。
  但狐妖已经用前蹄打开窗户,双腿向前一蹦,大半个身子已经伸出窗外。
  “糟糕,决不能让狐妖逃走。”王璞神色一急,立刻向窗外一跃,也不管是不是有可能坠到地面,有命陨之危。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阻止狐妖逃走。
  耳边风声呼啸,王璞脑中顿时一空,腥甜的血液润湿嘴唇,舌尖的痛感让他意识暂归。
  他定睛一看,神色放缓许多。
  幸好春香楼二层有着飞檐,他没跌落到地面,而是瘫坐在青瓦上。不然以他现在病秧子的身体素质,可能掉下去就直接瘫了。
  “这是......”王璞一愣,看着双手猛抓不放的柔顺毛发,颈后忽然感到有危险降临,忙一偏头,一颗毛茸茸的狐狸脑袋就从他左肩飞过,整个狐狸身子压在了他的肩上。
  他抓住的正是狐妖蓬松的尾巴。
  狐妖一击不中,也不丧气,脑袋向后一转,就再咬去。但受限于体长,前肢架在王璞的肩上,那颗狐狸脑袋却怎么也偏不过去,距离王璞的头总有些距离。
  “啊~啊,我好恨!”
  狐妖试了好几次,却都是无功而返。
  负着气想要从王璞肩上下来,也是不行。
  原来狐妖的一只后腿被压在王璞的屁股下,尾巴被王璞双手拽住,两个前肢被架在空中,两只爪子完全没有借力的地方。
  被一个凡人以这种羞耻姿势禁锢住,狐妖越想越悲伤,眼睛渐渐蒙上一层水雾。
  那是委屈的难受。
  “时来天地皆同力,古人诚不欺我也。”王璞心里得意极了,右手直拍狐妖脑袋。
  可过了一会,狐妖还挂在他身上。
  “该不会......那张符.....”王璞紧张的看向街面,在旮沓角里有一张褶皱卷曲的黄色纸符,被微风吹起在空中盘旋一会,又落到地面。
  他刚才急跳出窗外的时候,那张封禁符也随之从手中脱离,掉到地面。
  “呵呵,王公子,此时没了那张符,你又能奈我何?”狐妖见柳暗花明又一村,心里的委屈瞬间消失不见,得意的笑了起来。
  等一会,她恢复了法力。
  一介凡人,随手就能斩杀。到时候她定然让这混蛋的五世子给她赔礼道歉,不,要他生不如死,悔恨对她所作的一切,让他从肠子里就悔青了。
  。。。。。。
  另一头,狐狸脸将魔宗三人尽皆斩杀后,担心骨玉残片是老乞丐设下的暗手,意图对五世子不利。他就一路马不停蹄的径直朝着春香楼赶去。
  可到了之前的街角时,却已经不见了五世子。
  他正欲发信报让全城的绣衣使尽快查找五世子的下路,可手刚摸到腰间别着的烟花时,就顿时迟疑了。
  “不行,不行,这是失职之罪。”狐狸脸努力说服自己不再去找五世子,但心里却又担心五世子的安慰,将那烟花拿起来又放了回去。
  但就在此时,春香楼飞檐上一阵低微的话声传来。
  “呵,待会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狐妖咧着嘴,森白的牙齿看起来有些娇俏可爱,威胁的话语听起来有些像是打情骂俏。
  前爪向后一拍王璞左脸,像是在宣告权威。
  但因为她爪子有些够不到,拍到王璞脸上时,就没剩多少力道。
  “这...是狐妖?”狐狸脸抬头一看,有些迟疑不肯定道,若说是狐妖,但这妖气也未免太弱了些,可能脱去喉中横骨的妖怪,修为也浅不到哪里去。
  “不管如何,五世子的安危最大!”
  狐狸脸心中暗道。
  他脚尖轻轻一踩,就借力上了飞檐,站在一人一狐之前,腰间雁翎刀出鞘,直指狐妖,低喝一声道:“敢胆害五世子,受死!”
  狐妖脸色大变,眼里溢出的笑容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这刀若是斩下去她焉能有存活的可能?
  如这等武道高手,内力收发于心,毫发虽细,但刀锋不断。
  “世子...世子,你说过的...你说过的,我们俩个同修燕好,既是夫妻,快.....快放下刀.....”狐妖瑟瑟发抖,将唯一的希望放到她身下的人儿,一双充盈着水汽的狐瞳看着王璞。
  狐在生死之际,哪里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之前的偷袭之恨也只能放到一旁、
  而王璞就是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愿修燕好?夫妻?”王璞古怪的看了一眼狐妖,上一个这么说的妖魔是谁来着。
  貌似死得很惨。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投下珍贵的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