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35章 得宝 三

  “多谢王道友成道之恩。”封燕面露欣喜,喜滋滋的收下了三枚紫真丹,贴身放到了怀里,然后安心的拍了拍胸脯。
  假若王璞真的不给她紫真丹,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之后事宜。
  这种先天宝丹,修士无不垂涎,修为高的修士就算自身用不着,也可赠给小辈或者用来交换其他宝物。至于修为低的修士,二桃杀三士也不是不可能。
  “恐怕这仙府前辈也存着让你我自相残杀的心思。”王璞微微苦笑,抬头看向白发老道的画像,这个老道士可是丝毫没给他徒弟机会,直接就灭杀了事。
  白发老道绝对不是什么容易说话的好好先生。
  “且看剩余两层有什么宝贝,说不定比紫真丹更好,封道友可不要后悔。”王璞收复心情,已经将紫真丹送出去了,现在懊悔有什么用处。
  “道友所言甚是。”封燕点点头,自告奋勇的飞向上二楼的阶梯,可刚到二楼口就被震落下来,鬓发乱飞,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神色惊慌道:“里面另有凶物,奴家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气息,不输于凝窍境,不...不,比凝窍境更高。”
  “糟了,那凶物要出来了。”她慌张道。
  只见在二楼阶梯口,伸出一毛茸茸的节肢触角,像是蜘蛛之属,有若成人般大小,直接将玉楼的一个台阶踏得粉碎,可刚要出来,此时的玉楼刹那间闪耀无数金色符文,化作一光障堵住了二楼阶梯口。
  但只是稍一闪耀,那蜘蛛就又伸出了第二条节肢,光罩隐隐有破碎之感,似乎下一时刻,就会破碎。
  “不好,你我以暗河将仙府的灵气耗尽,禁制崩碎,才得以进来。同时也意味着禁制再难以控制住凶物。”王璞眉头紧皱,连忙说道。
  他见情况紧急,二楼想进再难,但心里隐有不甘,左右扫了一眼就将白发老道的画像收到了莲花空间,然后阴魂缩到封燕的袖中。
  “快退!你我绝难是此凶物的对手。”
  封燕听到王璞这样说,点了点头,也不顾擦干血迹,就招出锦缎法器,不假思索地向玉楼外面跑去,到了外面后,一挥衣袖刮起大风将玉楼朱门关闭,然后钻进山洞岩壁洞口,顺着暗河不断飞行。
  只是瞬息之间,两人就已经回到了山巅之上。
  嘭嘭嘭......
  山河震碎,天池崩裂。
  此时山巅天池像是被煮沸一般,水汽不断升腾到空中,化作云气,而且池中也生出一漩涡,搅动不断,无数水流顺着此漩涡消失不见。
  其中生长的游鱼也疯狂的跃出水面,在岸边胡乱蹦弹,山林间的野兽察觉此变化,成群结队朝着山下奔去,百鸟振翅翱翔向空中逃走。
  “不到凝窍境,决不能踏足此地。”封燕拍了拍丰腴的胸脯,脸色潮红道。
  说完之后,她想及两人在此地也耽误了不少时间,命香和还阳丹也快消耗光了,就驾着锦缎法器化作一道惊鸿径直朝着蓟北城而去。
  。。。。。。
  数日后,天朗气清。
  前院住所。
  “五世子,侯爷请您过去一趟。”侯府大总管郑云推开了院门,看到王璞正在小院练着剑法,不由心生欣慰,嘴角挂上笑意道:“老奴从小看五世子长大,如今世子练武不再是那副病秧子样子,着实令老奴欣喜。”
  王璞单手执剑,剑法飘逸,舞起阵阵银光,矫若惊龙,似水波微漾,又有如银蛇吐息,角度刁钻。
  细碎阳光洒在剑锋上,映出凛冽寒光,令人心悸。
  “云叔谬赞了。”王璞接过七喜寄过来的毛巾,收剑回鞘,擦干脸上的汗水,喘息道:“我习武不过半月,还是多谢玉泓子道长替我疏通经脉,这才精进容易。”
  这些天不断精炼剑法,他的武道修为水到渠成突破到了暗劲,只差临门一脚就可到内壮境界。出了侯府之外,也能称一声武道好手了。
  同时他脸色不再苍白无力,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不过若有修士运用灵识便可察觉到王璞身体上的丝丝病气,缠绕在身体内部,是久苛顽疾之症。不到三十,就会暴毙而亡。
  当然这只是王璞伪装出来的景象。
  他趁着这段时间,寻找到了水莽鬼的生长之地,采摘了十一株水莽草。再用七株熬练法力,现在丹田内部的法力已经有两缕九丝,算是真正稳固了脱胎境。
  至于武道境界,若他真想突破,今夜就能连破数境,到达化一境界。
  但万丈高楼平地起,他若心急之下突破,就如七喜一样是个花架子,只能在境界低的武者中取个巧,万不能比肩军中的武道好手。
  “老奴可不是胡说,这剑法高低我还是能看出来的。”郑云呵呵一笑,以他在侯府的资历,哪怕真自称老奴,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真的敢小觑了。
  他的一身武道修为已经到达了罡煞之境。
  指教这么一个小小暗劲武者,还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让郑云也暗自心惊,五世子使用的剑法比侯府收藏的任何一本剑术秘籍都要厉害得多。
  “还请云叔带路。”王璞不欲再往下攀谈下去,便拱了拱手说道。
  两人都是修炼有成,侯府虽广厦千间,屋舍阡陌连横,但仅用了数息时间就到了侯府的正堂。
  和以往侯府正堂人迹渺渺不同,今日正堂坐满了不同道袍样式的道士,有丰神俊逸的少年道士,也有神采昂然的老道士,亦有面色沉稳的中年道士。
  细细数来,足有三十四人。
  “好强横的气息,这是青羊宫、崇真观、羽衣门、上清宗、五官庙.....总共十三个门派的道人,每一个至少都有凝窍境的修为,亦不乏练罡境修士,我原以为厉害的玉泓子只能列为中等。”
  王璞抬眼打量了一眼两列的道士,同时谨守心神,努力将自身的法力死死压在丹田内部,然后运转青阳劲让充盈的内力散布在经脉之中。
  根据修为不同,各派道士坐的位置也不同。越是强横的气息坐的离正中越近,反之亦然,修为薄弱的更贴近门槛。
  他最为熟识的玉泓子只坐在左列第四。
  但!
  正中仅坐一人,那就是镇北侯。
  “和我想的不同,镇北侯和仙家门派联合是占了主动权的。”王璞暗自心惊,对镇北侯的实力越加难以揣测。
  武圣不同于其他武道境界,已经算踏入仙道修行之列。
  如果将仙道比作通往长生的大道,武道是旁边扭扭曲曲的羊肠小道,那么武圣就已经是这羊肠小道的终点,甚至更进一步。
  天下间换血境武者千数百,可武圣境仅有不到一掌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