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之接引传承 > 第22章 欺骗

  人与人是不同的,尤其是狗与人。一条狗对谁都忠心那它就不是一条好狗,迟早要被主人扫地出门或吃进了肚里。
  一名武将只对上司忠诚,而对上司儿子不屑一顾,那他就会获得上司的信任。
  铁衣卫统率林昭就是这样的人,镇北侯忠心耿耿的狗,也是他最信任的武将。
  自从王璞从西峰岭回来时,他就对林昭暗含警惕。
  这样的人,不容小觑。
  不过,却也是最容易利用的对手。
  当一个人盯在方寸之间,那么……就容易遗忘更深远的东西。
  王璞提着腰刀,走在街上。他走过了最繁华的小永巷,对着赌档的赌徒笑了笑,走过了白日人最少的花街巷,对着青楼姑娘舔了舔嘴唇………
  一把垂下来能抵到小腿肚的利刃,寒光凛冽。再加上背后被马鞭鞭笞后衣衫褴褛的血痕,足以让蓟北城的百姓议论纷纷。
  自昨天正午,五世子用和这把腰刀类似的长刀当街杀了骑在马上的铁衣卫伍长吴勇后,他的相貌就藏不住了。
  整个蓟北城,可以不知道皇帝,却唯独不能不知道镇北侯。十二名义子他们兴许只见过三四个,但不妨碍他们对最神秘、最废物的五世子好奇。
  明劲境武者,力能达五百斤,一刀斩下,连马带人尽皆整整齐齐的断成两半,分厘不差。
  杀人!立名!
  五世子就这么彻底暴露在蓟北城百姓眼皮底下,此刻他又提着刀朝着宿州县走去。
  一时之间,景从者如云。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缺不了好看热闹的看客,尤其是杀人的活计,更让他们在惊恐、惧怕之余,又心生一丝期待。
  蓟北城极大,是北疆十三州最大的城池。城中隔着中轴线划分出宿州、客北两县。
  两县分治的好处就无须赘言。
  。。。。。。
  “那是刘典司的家,天啊,五世子跑到刘典司家里干什么?还提着刀,杀气腾腾的。”
  “难道是……”
  “听说刘典司公子被水鬼溺死了,柳氏成了新寡,莫非这位世子和柳家小姐有过渊源?”
  一个白脸书生怯怯懦懦的猜测道。
  这下好了,一下子有了仇杀、悬疑、情爱、侦探等等情节,蓟北城的百姓整个全都轰动了,没人管这消息是怎么传出的,但是谁都想去看看。
  “这是刘典司家里?”王璞提起白面书生的衣领,像是捏只小鸡一样。
  他自踏入脱胎境后,耳聪目明,谁挑衅谁发动,一目了然。
  白脸书生双腿瑟抖,脸色发白,忙道:“是,就是宿州县刘典司家里,世子若是想找柳寡妇,那得在二进院的厢房,柳寡妇刚进刘家的门,估摸着还没等到洞房,新郎就死了。”
  “你怎的知道这么清楚?”王璞皱着眉头狐疑地看了白面书生一眼,但想到柳寡妇与他又无关系,想这些作甚。
  在没成为修道士之前,他想着就是脱离镇北侯的掌控。
  可脱胎成功后,站的角度不同,目光更加深远,想的角度也更不一样。
  劫难,往往就是福运。
  青羊宫、崇真观等等修道门派为何要与镇北侯府有着牵扯,躲起来修炼不好吗?
  无外乎是修道资源。
  现在他倚靠这棵大树,哪怕有倾覆之危,但在此之前,乘荫纳凉也是极好的。
  有人算计于他,他也可算计别人。
  封燕可怜巴巴的修道百年没见过五百年份的宿涵芝,可在侯府里这些天才地宝仅是他平日里养蕴身子的宝药,直接煎了吃,无需用来熬炼法力。
  “小生……小生与那柳氏有着总角之约。”白脸书生讪笑一声,低声解释道:“小生家境清寒,老母供养上私塾已是尽力,又有何本钱娶县令家的千金小姐。”
  “所以你就让柳氏善妒的名声传出来。”王璞隐隐猜到了一些,顿感这个白脸书生是个妙人,他在借镇北侯的势,白脸书生也借他的势。
  “你就不怕我见柳氏美貌,心生绮思,强纳她为妾?”
  “要是世子真有这个想法,就不会当街斩杀铁衣卫伍长了。”白脸书生偷偷看了王璞一眼,见他不语,心思安了些。
  “世子在此之前赫赫无名,在下窃思之,应是韬光养晦之举。昨日斩杀铁衣卫是为了树立威信,和林统率分庭抗礼。”
  “现今世子正值关键之时,正要展现自己的贤明,又怎么会强纳一寡妇入内宅?”
  “我寻思着这柳氏善妒的名声定然是你宣扬出去的,寻常小姐哪有那个本领鞭责小妾。”王璞似笑非笑,放下了白脸书生,拿着腰刀在白脸书生俊俏的脸庞上拍了拍。
  白脸书生脸色有点发青,吓得够呛,嘴里念叨着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人。
  可在王璞冷哼一声后,白脸书生仆的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在地。硬拉扯着王璞的袖子,没有丢人,竟有些大胆了起来,说道:
  “柳氏虽倾慕于我,但事不能定,我只有逼她一逼,事情做绝了,她才有机会下嫁。”
  “可她没下嫁。”
  “所以刘公子就死了,死得很惨。我差人将他沤在粪池里,淹死了他。”
  “还有呢?”王璞感觉这世界愈发奇妙了,这小小书生手无寸铁之力,却算计了一切,把镇北侯和自己都算计了进去。
  “朝廷也是。”白脸书生贴着王璞的耳朵小声道:“他一个小小典司,哪里会分不清局势,又怎敢和镇北侯为难。只是没想到靠的是五世子你,而不是侯府大军。我……”
  “打住!”王璞见身边百姓如潮如海,难免有泄漏出去的危险,他沉声道:“你今后就是我的幕僚,柳氏给你,你值这个价钱。”
  王璞心里明白过来,白脸书生辍使他去找柳氏,也存着算计他的心思,就连说出实情也在白脸书生的意料之内。
  他!
  自推自荐!
  如此之人,合该为他王璞所用。
  这世间有一种东西可以无视境界的差距,那就是脑子。
  脑子王璞有,但他不介意有个军师为他出谋划策,将这谎言的网编织得更加绚丽一些。
  “在下葛朱白,见过世子!”白脸书生整了整衣襟,脸色如常,拱手道。
  PS:求推荐票,新书期推荐票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