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影视世界赏金猎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袭

  这两天,整个江都城的上空都似笼罩着一大片的阴云一般,整个江都城内的气氛都十分的微妙,哪怕是街上的王家军更多了,但城内的百姓依旧心中惶然。
  到了现在,江都城的百姓已经不仅是晚上不敢出门,甚至连白天也开始减少出门,让原本就少的街道之上更加萧索。
  这两天,督卫府的王家军也不是真的没有作为,除了增派城内的巡视人手之外,还派人进行全城捕查,想要找出可能藏在城中的凶手。
  可惜的是,哪怕是如此,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人,仿佛凶手会不在城内一般。
  对于这一切,叶玄一直在冷眼旁观,他并没有去告诉督卫府的人这件事是妖做的,更没有去告诉他们妖就在督卫府之中。
  这并不是他冷血无情,只是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去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自己。
  以九霄美狐的手段,怕是早将整个督卫府之人迷倒了,就像是原剧情之中的庞勇一般,要知道庞勇曾经可是督卫府的将军,可是他去又如何,根本没有任何人相信他。
  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督卫府的夫人,王将军的原配陈佩蓉,他千方百计的想要证明小唯是妖,可是弄到最后不仅其它人不相信她,就连她的丈夫王生都弃她而去。
  叶玄可不相信自己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一去督卫府那个王将军就对自己纳头便拜,随便说句话,王家军的人就急吼吼的为自己冲锋陷阵,争先恐后的去杀九霄美狐。
  曾经有这么一句话,叶玄听了感觉十分有道理:人心的成见就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喜欢之上,只要喜欢一个人,便是连他放一个屁,都有人说真香。
  叶玄不相信自己在王家军那些士卒心里比得上庞勇和陈配蓉,就算他去督卫府说出真相,说不定最后反而将自己陷入进去。
  他可不会忘记第一次见九霄美狐所化的小唯,只一个眼神,就让自己失神,甚至于差点出丑的经历。
  因为挖心剑客的关系,酒楼现在生活冷清了很多,甚至于整个二楼都只有他一人而已。
  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独自吃了一会儿之后,见到下面来往巡视的王家军,叶玄看了一眼,而后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下酒楼。
  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也不知道这半个多月,这座江都城还要死多少人?
  叶玄不是真的冷血无情,眼看着江都百姓人心惶惶而无动于衷,只是他很清醒认识到,哪怕是自己出手干预,不仅可能无法杀了那蜥蜴妖,而且还可能还自己也一起搭进去。
  脸色微沉的朝着客栈走了回去,只这一路上,叶玄便遇见了两队街上巡视的王家军,可见督卫府那位王将军对于城内百姓的安危还是十分看重的。
  只可惜他做这一些只是一些无用功而已,真正的大妖就在他的府内,他又怎么可能想得到呢?
  “嗯?!”在回到客栈之前的一条街道之上,叶玄突然感觉如芒在背,仿似有一种莫大的危险在提醒着自己。
  脚步一顿,叶玄陡然转过头望向身后,不过除了见到不远处的几个行色匆匆的百姓之外,似乎并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之人。
  “刚刚那种感觉……”回想着刚才那种感觉,叶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可以感觉到刚才似有一股目光在盯着自己,而且这股目光似乎充满了恶意,令他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危机。
  这就像是如果一个人在野外遇到一条蛇,哪怕再大胆的人,都会脚底发寒,更甚者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炸起来。
  这是人的身体自有的反应,因为在那一瞬间,人的认知让身体产生了一种可能危及自己生命的预感。
  这并非什么玄幻的事情,就算是在生活当中,一些敏感的人,走在大街上,若有人注视着自己,也会产生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但叶玄知道刚才他这种感觉不一样,刚刚那种感觉不像只是普通的注视,而像是在目光中夹杂着杀意。
  是的,他可以肯定这道目光中包含着杀意,因为那种感觉他曾经在黄家村那天晚上山魈的身上感受过。
  问题是,他来江都虽然已经有不短时间,可是一直都很少与人交流,出入的地方大都也是客栈与酒楼。
  这两个地方,叶玄感觉自己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他到酒楼都是去收集江都城的消息,全部都是一个人点菜吃饭,而在客栈的话,除了店小二与客栈的掌柜,也没有与人交流过。
  难道是自己这阵子打赏得太多,让客栈的掌柜或者店小二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稍微想了一下,叶玄便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出手都有节制,而且就算是店小二与客栈掌柜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地点也应该是在客栈里才对,而不应该是在这外面。
  如此的话,那就是之前他去找的那个算命先生赛神仙?
  想来想去,好像如果算他在江都得罪的人,应该也就赛神仙勉强算一个吧?
  不过,那件事都过了那么久了,而且当时自己只与赛神仙说了两句话,难道赛神仙会过了这么多天才来报复自己?
  虽然不排除这种可能,可是难道仅凭着几句话就想要杀他?
  除非这赛神仙是那种心胸狭窄到极点之人,又或者是疯子,否则这根本不能成立。
  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可能了……
  转过身,没有再去看身后,叶玄继续朝着客栈走了回去。
  “爷,您回来了,热水小的已经准备好了,您稍等一下,小的马上给您送去。”见到叶玄回来,店小二马上便谄笑的迎了上来。
  店小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知道叶玄经常每天晚上都需要沐浴,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不过,这一次叶玄却摆了摆手道,“不必了,小二哥,今天我有些累,想要先休息一下,你不必麻烦了。”
  “呃,好的,好的爷,那您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您再叫小的。”听到叶玄的话,店小二微微一怔,但还是笑着道。
  “嗯,你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随手打发走了店小二,叶玄随后便回了房,将门关上,而后便躺到了床上。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江都城中虽然街道之上灯火通明,但除了巡视的王家军之外,街上根本连一个百姓的身影都没有。
  夜渐渐深了下来,哪怕是在街上巡视的王家军此时也渐渐的减少了巡逻的频率,所有人都似陷入了沉睡一般。
  漆黑的夜空之下,一个身影突然如同鬼魅一般的在屋顶之上闪现着,这身影隐现在屋顶之上,躲过了几次街上的巡视士卒,而后终于来到了一家客栈二楼的窗户之下,看着窗户上还透露出了微黄火光,这身影先是稍微倾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又用手指在窗户纸上戳了一小孔往里看了看,看到了房间中没有人之后,而后才小心翼翼的掀开窗户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