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影视世界赏金猎人 > 第五十四章 疯狂雇佣兵

  三艘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内河小轮在马哈坎河之上缓缓航行着,两岸全部都是茂密的树林,清脆的鸟鸣声不绝于耳。
  马哈坎河是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省的重要河流,全长约有650公里左右,支流多而长,是河上出行的必要河流之一。
  叶玄站在船头,看着河中不时来往而过的轮船以及两岸茂密树林,一座座山峰,一股苍莽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老板,请过来一下!”这个时候,船内传来瓦伦的声音,令叶玄回过神来,转过身见到瓦伦和几个之前顾来的当地向导正站在一张桌子之上,便走了过去。
  “什么事,瓦伦?”
  “老板,你看,这是他们三人商量过后的行走路线,从这一条路线可以最快到达萨坦盆地。”瓦伦指着当地买的一张地图,上面用一条红线画了一条弯弯的线路。
  叶玄看了一下这张地图上的线路,眸光闪烁了一下,而后抬头看向三个特意顾来的当地向导问道,“这条路你们什么时候走过,河流的情况如何,要知道现在可是雨季,要是出了一点差错,我们这些人可就要喂河里的鳄鱼了。”
  他可不会忘记,在电影剧情之中,杰克·拜龙雇佣了一个不靠谱的向导,然后走了一条有瀑布的河道,那艘船直接从瀑布上冲了下去,摔得个稀巴烂,这些人也不得不走路穿过丛林,然后还遇到了大蟒蛇的危险。
  这一次他来只是来采摘血兰,而不是来冒险的,这种事情他可不想遇到。
  要是真的在水下遇到大蟒蛇,若被缠上,他不觉得自己能活下来。
  “老板,这条河道在上个月我曾经走过,没有问题。”其中一个皮肤被塞得跟非洲兄弟的中年人,用蹩脚的英语看着叶玄道。
  听到这中年人的话,叶玄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好,既然这样,那就走这条河道,大概多久可以到达萨坦盆地?”
  “现在是雨季,很多河道会被淹没,所以我们不能太急,如果顺利的话,大概三天左右。”还是那个当地中年人道。
  “行,时间还足够,告诉船长们小心一些,不然船要是出问题了,我可不会付钱。”叶玄笑道。
  时间的确还足够,据之前他从杰克·拜龙手中买到那张地图时候打听到的消息,血兰开花的时间总共有半年左右,大概是在每年的6月到12月。
  原剧情之中,杰克·拜龙等人出发的时间应该是在十一月末,也就是血兰即将凋谢的末期,而今天的时间才11月8日,距离血兰凋谢的十二月才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所以留给叶玄的时间还有很多。
  谁有钱,谁老大!
  在这种资本主义社会之下,金钱的能力被无限的放大,叶玄出了400万美元雇佣了20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出了十五万美元雇佣了三艘船和三个当地经验丰富的向导,他的话在这三艘船上自然是最有用的。
  更何况,没有人想着去死,能够安全的到达,能够安全的赚到钱,谁不喜欢呢,所以按照他的话,船在河流之上慢慢的前进着。
  雨依旧在断断续续的下着,可以看到河流两岸的水流更加的湍急,有一些地方甚至淹没了河岸,若非他花了大价钱雇佣了三个当地经验丰富的向导,恐怕在这样的原始雨林之中,没有谁能认出这些被淹没的河道。
  不过,既使如此,船还是遇上了几次麻烦。
  最主要的麻烦还是来自于河面上那些被雨水冲刷断裂,随着河水飘浮的树枝。
  这一次要去的萨坦盆地里面并没有什么大河流,所需要经过的河道都是比较狭小,所以只能雇佣较少的装散货的小货轮。
  这种小货轮并不像那种大货船用机械发动机推进,而是使用较原始的机械化螺旋浆推动前进,而且这种小货轮的机械螺旋浆一般来说都没有什么保护,最害怕就是在河底卷进枯枝、石头之类的东西,好几次都出次了这种情况。
  幸好的是,这一次他总共雇佣了三船小货轮,每一艘船的船长都是当地经验丰富的舵手,几次小小的险情都轻松的渡过。
  除此之外,这几天他们还遇到了两三次的鳄鱼袭击。
  不过,最终这些鳄鱼全部都成了给他们加餐的食物,毕竟这三艘船上可是总共有着二十个全副武装的国际雇佣兵,这些人的身手在叶玄看来的确很是狠辣,哪怕是不用枪,只用一把匕首,都能轻松的猎杀在水里的鳄鱼,就像现在……
  “哈哈,科尔克拉夫,加油!”
  “科尔克拉夫,你的动作太慢了,刺它的眼睛,对,刺它的眼睛!”
  “科尔克拉夫,小心,要是被鳄鱼咬到,我们今晚就只能连你一起吃了,我可不想吃你的肉!”
  水花迸溅,两个身影在水下河中翻滚着,凶残的撕杀着,而面对着这样的情景,三条船上的那些雇佣兵不仅没有下去帮助下面那个与他们一起的同伴,反而站在船边像是在看一出戏一般,高呼嘻笑着。
  叶玄同样站在船边上看着这一幕,看着水下正与一条至少三米长的鳄鱼博杀的黑人青年,眸光再扫过站在船边正嘻笑怒骂的其它雇佣兵,嘴角微微一挑,扫过一抹冷笑。
  在他看来,这些雇佣兵就像是一些疯子一样,明明可以直接用枪轻松的干掉那一条鳄鱼,结果竟然直接跳进去与那一条鳄鱼肉博。
  当然,还有更疯狂的是,这一条鳄鱼可不是自己找过来的,而是这些疯子故意杀了几条鱼,用鲜血引来的,原因是他们感觉鳄鱼的肉味道还不错。
  这样的思维,在他看来简直无法理解。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颗子弹飞过来要了我们的命,所以,我们需要疯狂,需要热血,这样才能让我们觉得自己还活着,感受活着的快乐!”这个时候,瓦伦走了过来,似看出了叶玄的心思,嘴着烟,吐了口气,而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