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影视世界赏金猎人 > 第九十二章 审问

  咔!~~
  房间的的门被打开,一抹灯光从外面照射进来,而后一个身材削瘦的黑人青年走了进来,嘲弄的瞥了一眼那缩在墙角的高大青年,而后随手丢了一个袋装面包和一瓶水在地上,“嘿,黄皮猴子,吃饭了!”
  那高大青年在门打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人,但却一动不动,直到那个黑人青年无趣的撇了撇嘴,将门关上之后,这个青年这才转过身来。
  看着关上的房门,借着窗户外面射进来的微光,叶德华这才将眸光放到了那地上的面包与水上面,然后起身飞快的从地上捡起面包和水,一把撕开面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才两天的时间,原本他光滑柔顺的头发此时宛若鸡窝一般,算得上英俊的脸上也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原本昂贵的西装此时更是变得皱巴巴的,上面沾满了灰尘,比一块破布好不了多少。
  可是,此时叶德华已经顾不上这些,他已经差不多一整天没吃过一粒米,一口水了,哪怕现在嘴里吃的这个面色是他以前连看都不看的粗面包,可依旧吃着津津有味。
  “咳,咳……”吃得太急,差点噎到,叶德华一边捶着胸,一边将水打开,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后又被呛了一下。
  喘了几口气,终于将自己的气理顺了,而后叶德华这才又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起手中的面包。
  只是,又吃了起口,叶德华叹了口气,看了看手中的面包,脸上露出一点苦笑,朝着房间之中唯一一个窗户走去。
  这个窗户不大,外面用铁条焊死了,只能透过铁条看到外面一片荒芜,全是杂草,没有任何人烟。
  其实,这些在被绑来扔进来的第一天,叶德华已经观察过了,只是他总是不甘心。
  外面至少有五个绑匪,而且这些绑匪每个都有枪,看他们五大三粗的模样,不要说他们手上有枪,就是没枪,就是只有一个,他都打不过这些绑匪,想从这些绑匪手上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还有另外一点,叶德华其实已经察觉到了,这些绑匪绑架自己绝对是有预谋的,否则不可能随便抓个人就勒索五百万美金,那不符合逻辑。
  甚至于,叶德华还猜到,就算这些人拿到了赎金,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因为他们自始自终都没有遮过自己的脸,这样就代表着他们根本不害怕自己在获救之后报警指认他们。
  可惜的是,据他所观察,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厂房,周围根本没有人烟,窗子又被焊死了,外面又有五个持枪悍匪,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生路存在。
  说实话,对于这一趟来梅国之行,叶德华也有些,不对,是深深的后悔,不就是来采购一些仪器吗,结果竟然遇到了绑架,而且被绑的还是自己。
  不是都说梅国注重人权,梅国人民都很善良,纽约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很多社会主义人民都想投入资本主义怀抱吗?
  “唉!~~”看着外面的荒芜之地,叶德华不由叹了口气,难道是老天见到自己太帅,连一条活路都不给自己了吗?
  “咦?下雪了?!”站在窗外,看着那天空中慢慢飘落的雪花,叶德华不由眨了眨眼睛。
  瑞雪兆丰年,莫非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
  漆黑的公园之中,叶玄手中的匕首轻轻的架在格雷戈里·阿诺德有脖子之上,脸色冷漠的听着格雷戈里·阿诺德述说着自己的动机。
  之前曾说过,格雷戈里·阿诺德除了是德州高科仪器有限公司的经理,年少多金有才华之外,还有两个缺点,那就是喜欢晚上去勾女和赌博。
  众所皆知,十赌九输,格雷戈里·阿诺德这家伙在上一个月去拉斯维加斯的时候,不小心嗑药嗑嗨了,输了一百万美金,而更要命的是,他这一百万美金还是借高利贷,那些吸血鬼在格雷戈里·阿诺德输钱之后自然不可能放过他,先是打了他一顿,然后让他一个月内连本带利要还一百五十万美金,否则就剁了他扔沙漠喂蝎子。
  格雷戈里·阿诺德被吓得不轻,可又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叶德华突然带人去德州高科仪器准备购买仪器,而且一开口就是价值几百万美元。
  这让格雷戈里·阿诺德不由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打探了这一行人全部来自华夏之后,心中更是火热起来,然后联系了几个胆大的劫匪,在盯了叶德华等人几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将叶德华给绑了。
  听着格雷戈里·阿诺德所说的过程,叶玄心中不由微微的摇了摇头,感觉叶德华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出国买仪器,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谁能想到,一个高科技公司经理,社会精英,竟然会对自己的客户动歪心思,勾结匪徒,想要勒索巨额赎金。
  “好了,那些人现在在哪里?”听完了格雷戈里·阿诺德的话,叶玄也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道。
  “你,你放了我,我可以马上打电话让他们把人放了。”格雷戈里·阿诺德咽了口唾沫道。
  “格雷戈里·阿诺德先生,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你现在马上告诉我那些人的位置,然后让我来决定要不要杀了你,第二个则是我现在杀了你,然后再去找那些人,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一!”
  说着,叶玄以手中的匕首刀尖抵在格雷戈里·阿诺德的喉咙上,只需要轻轻的用力就能够直接捅进去。
  “不,别杀我,我说,他们现在在布鲁克林郊外的一个废弃工业区的一间厂房里面,地址是……”还没等叶玄数第二个数的时候,格雷戈里·阿诺德吓得连忙直接将地址说了出来,而后一脸惊恐的道,“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求你不要杀我……”
  “好,放心,不会杀你的!”还没等格雷戈里·阿诺德说完,叶玄一指点在他的哑穴上面,然后拿出墨镜和记忆清除器,将他见过自己的记忆清除,而后又一指点在他的肾俞与命门两穴。
  看着躺在地上的格雷戈里·阿诺德呆滞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叶玄冷冷一笑,而后也没有再理会他,直接起身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