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地球大融合 > 第二十二章 沐浴着辉煌

  关系能不好么,卓群在发现自己给二货系统卖了之后,就下定决心,死皮赖脸的抱大腿求包养了,玩玩儿小手段还可以的,但是一定紧紧的靠上组织,毕竟诸夏和其他的国家比起来,安全了辣莫多。
  毕竟这个世界,国内是鼓舞生平,国外是战火滔天。
  看看南美那边一个叫巴尼·罗斯的佣兵头子带着自己的雇佣兵小队,攻击了一个小国推翻了那的政府,我去,一个小国让雇佣兵给推翻了,好吧,这是白头鹰的锅。
  不过白头鹰那里也是幸福白头鹰,枪战每一天的节奏的,不是今天的海军陆战队偷窃VX神经毒气导弹来劫持人质,就是明天退伍士兵大战国民警卫队的。
  都乱的一踏糊涂的,所以卓群更是要紧紧的包大腿求包养的。
  卓群听了一号的劝诫,不在参与新世界的开拓活动,转而开始从北方的重工业城市群,招收那些下岗工人。
  卓群在招工的时候不经又为自己的远见鼓掌,不管到了那里只要把国企的牌子一亮,招工的布告一贴,不用自己去招人,当地的政府就带着大批的工人找上门来了,往门口一坐,人带来了,就问你要不要,说不要就带人蹲在门口不走了,说要好么,几万几万的往卓群这里塞人。
  卓群说了一句人品不好的,不要,打架闹事的,不要,干活不认真的,不要,那帮人就自己把这三种人都给赶出去了。
  俩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司马他们从全国的下岗工人里挑挑拣拣的选了上千万人,卓群坐着飞机在这些地方一一开设临时传送门,将他们全部送到了北宋世界,发展第一产业去了。
  而全国大会也通过了开放计划生育的计划,并向全国公布了这一事件,政策刚一施行,就有大批的夫妻开始孕育二胎了。
  预计未来几年会是一个人口增长的高峰期。
  不过这些都与卓群没有关系,他现在正疯狂的在全国撒钱,一个月呀就是上千亿的工资砸出去,虽然那些下岗工人的工资不高,但是该给他们的福利那就高了,食品,劳保,保险,公积金,旅游福利,节日福利这些都是有的,还有家里孩子上学,买车,住房等等各种补贴,都是一一要有的。
  不过这些人干起活来也是不含糊的,干的是又好又快,这样的又要给他们发奖金。
  各种福利砸下去,百万退伍大军在身边,再加上隔三差五出现的各级军政领导(李昌,麻端,李盛),还有大家签下的保密协议,这些人感觉自己又收到了国家的重视,又找回了那种工人阶级主人翁的感觉,一个个工作干的那叫一个认真。
  不过也难怪,下岗工人,一直都是一群被污名化的人。
  很多人都在媒体和某些专家学者的描述下认为,这些人没文化,没技能,好吃懒做,死要面子,脏活嫌脏,累活嫌累,干活嫌钱少,宁愿在家打牌搓麻将、上网发帖诉苦喊冤,一心沉浸在过去那种游手好闲不愁吃喝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甚至还有人认为,正是这些工人的懒惰,才导致了国企大量倒闭最终破产,而下岗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而实际上当年的下岗工人很多还是技术能手,甚至都是各个工厂里的台柱子。
  那时候国企改革的一个词就是减员增效,可是很多企业只有减员,没有增效。
  很多人质疑,下岗工人为什么宁可吃低保,也不出去打工再就业?
  实际上不是他们不想去打工再就业,而是,没有地方让他们去打工再就业,下岗职工平均年龄42岁,这时候是他们的子女初次就业的时候,你让他们怎么再就业,何况在老工业基地,下岗潮爆发的时候几乎影响了整个城市,他们又能去那里打工再就业?
  还有这些人的养老问题,很多人从下岗的那一天开始企业就停止了为他缴纳保险,如果补缴需要个人承担全部28%的费用。补缴十几年的养老保险需要数万元,这对于很多下岗之后就没有正常收入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体改办在98年做过一个估算这些人的养老保险欠帐可能是2万亿。
  2000年初,国家体改办曾设计了一个计划,拟划拨近2万亿元国有资产存量‘做实’老职工的社会保障个人帐户,然而,几经波折,这一计划最终还是流产。反对者的理由是‘把国有资产变成了职工的私人资产,明摆着是国有资产的流失’。
  而实际上这些下岗的技术工人,才是国有资产的最大流失。
  其实很多的时候,上面说的事和下面做的事,完全是俩件事。
  上面想的是,减员增效,减掉那些不能干活的人,减掉一大批坐办公室的喝茶看报的人,可到了下面,减掉的就是实实在在干活的人了。
  那些坐办公室的喝茶看报的,是不能减的,大家不是谁的亲戚,就是谁的朋友,谁好意思对自己人下手,怎么办,那就去对不是自己人的下手就好了,至于他们没了,谁来干活,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反正上面会掏钱养我们的。
  而那些被下岗的人呢,没有人想过他们的应该怎么办,他们的日子要怎么过。
  他们从国家的主人翁的地位一夜之间成了一群被抛弃的人,从努力干活的人变成了游手好闲的人,从人人羡慕的工人阶级成了无业游民,这种心理落差是能把人给逼疯的。
  现在,卓群站出来要接受他们,要让他们加入国家开拓世界的大计划,又让他们签下了终生制的合同和保密协议。
  看到协议上第一页的那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这十个大字的时候,这些人有感觉回到了那个他们父母描述过的那个火红的年代,那个刚建国的时代
  他们不像建国时的那些人,那些人从艰难困苦中建立了国家,和国家一起沐浴着那种辉煌。
  也不像他们的子女那一代,经历着国家从虚弱走向强盛,即将去沐浴那种辉煌、。
  他们经历的是从辉煌到虚弱的那段时间,经历的是长久的迷茫,他们没有沐浴过辉煌,强盛的道路上,他们也道路颠下车的石子,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而现在卓群他们给这些人带来的,不是简单的一份工作,一些福利,而是带来了那种让他们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他们的父辈感受过,他们的子女即将感受到的,而他们从来没有感受到的,那种辉煌。
  而现在他们也将要沐浴着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