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41章 南山

  “这里……怎么了?”女性声音中,带着不解。
  “我听一个朋友说,每到深夜,关闭的双河站台内,可能会出现一些异常的动静。”
  男声边走边说:“早就关闭了的地铁站内,出现了别的动静,你说,这吓不吓人?”
  男人说的明明不怎么吓人,但可能是在深夜环境加持下,还真能吓到一两个本就胆小的人。
  “你要死呀!大晚上的说这个。”女声似乎有些害怕,伸手打了一下身旁的男人:“死鬼,晚上你就睡书房。”
  ……
  听着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陆峰确认没有任何意外,才从里面翻了出来。
  这个点,已经过了午夜时分。
  除了街道上的红绿灯以外,连路过的车子都没有一辆。
  “没想到,双河站很邪门的事,就连一些路人都知道。”
  走在人行道上,回想着刚才那一男一女的交谈,陆峰思考。
  或许是那个男人的朋友,就在双河站内工作。
  对于站内的工作人员而言,工作时间久了,指不定会发现一些异常。
  半路上,他拿出了手机,登上论坛,想要看看原先那个帖主有没有更新。
  遗憾的是,帖主再也没有出现。
  这个点想打车,估计是不太可能。
  想了想,陆峰找到一家宾馆,打算在里面住上一晚。
  在前台开房,拿着房卡找到房卡编号上的空房间。
  随后,陆峰刚刚从洗浴室简单冲了个凉走出。
  有人从房门缝隙中,塞进来一张巴掌大小的小卡片。
  拿起来一看,却是一张快餐卡片。
  陆峰脸一黑,果断的将其扔了出去。
  现在快餐业务这么厉害了吗。
  才刚刚入住,立刻就有卡片送上门来。
  在宾馆之中,也不适合修炼。
  陆峰强忍着修炼的冲动,打算先休息一晚。
  说来也怪,自从那天晚上遇见麒麟臂小鬼以后,他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再做那个梦境了。
  好像,以往的事,真的都是南柯一梦。
  ……
  与此同时。
  幽城,南山殡仪馆中。
  刘财坐在殡仪馆门卫室内,正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此时的外界,早已一片黑暗,万物俱寂,连虫鸣声似乎都不存在。
  之所以会选择做一个门卫,刘财主要是看中了殡仪馆门卫的清闲。
  毕竟,对于殡仪馆而言,除了有需求的客人会过来洽谈事情。
  其余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而且,殡仪馆门卫的工资,也不算低。
  每个月足足4000块钱,比起大多数普通工作,工资都要来得高一些。
  清闲的工作,高额的工资,这也是刘财愿意在这里干下去的原因。
  至于殡仪馆不吉利,阴森无比什么的,则是完全被他忽视了。
  坐在门卫室内玩了一会手机,看着外面夜空上的毛月亮,刘财心中忽然有些发毛。
  他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小时候,在农村里,也听过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传闻。
  其中,就有关于毛月亮的故事。
  关于毛月亮的说法,指的是挂在夜空的月亮看似很亮,有着阵阵月华散出。
  可当你仔细去看的时候,就会发现,月亮表面上,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的感觉,令人看不太真切。
  而出现毛月亮的时候,则代表着今晚阴气大增。
  在鬼片恐怖故事当中,毛月亮一出,必定伴随着鬼物出没,僵尸现形。
  回忆着脑海中听来的故事,刘财身躯忽然抖了抖。
  “玛德,我在乱想些什么?”
  这世界上要是真有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还得了?
  而且,殡仪馆的门卫还好,那些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火化师,以及负责给死人化妆的殓容师才是最恐怖的。
  刘财自认算是胆子不错的人,不然也不会敢来殡仪馆当门卫。
  可在他看来,那些火化师、入殓师才是真正胆大的人。
  月黑风高,对着一具死人尸体化妆……想想都让人寒毛直竖。
  摸出手机看了会搞笑段子,刘财算着时间,打算去殡仪馆内巡逻一番。
  将靠在墙壁旁的柜子抽屉打开,从里面摸出一个手电筒。
  只不过,这个手电筒,和现在常见的电筒并不一样。
  现在流行的,都是充电式的led手电。
  而刘财从抽屉里拿出来的这个,则是一个铁电筒。
  并且,也不能进行充电,需要在电筒内装上两截特大号的电池,才能使用。
  一开始,刘财也有些疑惑。
  据他所知,殡仪馆可是很赚钱的。
  没道理连一个充电式的手电都买不起啊。
  怎么还会使用用这种……早就淘汰了的老物件。
  可殡仪馆的上一任门卫却跟刘财说,晚上巡夜时,一定要带着这个老式手电、外加门卫室内的一件老旧军大衣。
  当即,刘财就想问个究竟。
  可上一任门卫当时支支吾吾的,说反正不会害他,让刘财穿着大衣、带着老式手电巡逻就行了。
  刘财当时察觉有些不对,可对于这份工资,确实有些舍不得。
  于是,从三个月前,一直干到了现在。
  好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殡仪馆风平浪静,没有出现任何状况。
  披上一件大衣,刘财带着老式手电,走出了亮着灯光的门卫室。
  呼……
  刚刚走出门卫室,外界忽然吹来一股冷风,让得刘财浑身温度快速下降。
  按下手电开关,刘财举步朝着黑暗如死寂无人区的殡仪馆内部走去……
  呼呼……
  再次吹来一股阴寒夜风,四周栽在花坛当中的大树摇曳,发出哗哗响声,如同夜鸦刺耳鸣叫。
  几片树叶,从树枝上脱落,随着夜风飘然而落,最终落在地面之上。
  哒……哒……哒……
  一阵微不可察的脚步声,突兀的从寂静如同一潭死水的殡仪馆内传出。
  夜色黝黑,无边无际,刘财走在馆内的道路上,一手举着电筒,光亮射向四周。
  哒……哒……哒……
  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自寂静馆内传来。
  “哪来的脚步声?”
  微微愣神,刘财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侧耳仔细倾听。
  然而,当他仔细倾听时,刚才出现的脚步声,仿若从未出现过一样。
  偌大的南山殡仪馆,依旧如同幽冥鬼蜮。
  ps:(・ω・)=つ你们投的是金票票,还是银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