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23章 拉鬼车!

  无情剑客:“这种外人根本无从了解的末班车,也被称作……拉鬼车!”
  赛利亚的老公:“拉……拉鬼车?”
  居然是拉鬼车?
  看着这条消息,陆峰沉思。
  无情剑客说的话,虽然略显惊悚。
  但陆峰觉得,可信度极高!
  毕竟,他是真正登上过那辆猩红如血的血腥列车。
  列车上,除了他以外,压根就没有活人存在!
  说它是拉鬼车,倒真的是名副其实。
  想了想,陆峰打字。
  西门铁锤:“太吓人了,拉鬼车上面的鬼,肯定都很凶残。”
  赛利亚的老公:“那是必须的,你见过有不凶的鬼没有。”
  秃了才能变强:“ghyregfdghfdjhgj”
  赛利亚的老公:“这是什么,神秘代码?”
  等了一会儿,秃变强的消息才发了出来。
  秃了才能变强:“不好意思,刚才在教训媳妇,将她的头按在键盘上,不小心按出了一堆乱码。”
  无情剑客:“……牛皮!不愧是秃哥。”
  小仙女才不要吃饭呢:“哇,秃叔叔这么厉害嘛ᕦ(・ㅂ・)ᕤ”
  赛利亚的老公:“秃哥,说反了吧?你确定不是嫂子将你的头按在键盘上?”
  秃了才能变强:“呵呵!她敢yergdfgfjkefasdfsddggt”
  赛利亚的老公:“???”
  小仙女才不要吃饭呢:“秃叔叔,你又被按在键盘上摩擦了嘛。”
  这回,秃变强久久没有回话,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静静看着这一幕,陆峰也是有些无语。
  西门铁锤:“秃大佬这是……”
  赛利亚的老公:“不用管他,应该是跪电子秤去了。”
  西门铁锤:“电……子秤”
  赛利亚的老公:“嗯,需要跪出520的数值,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
  陆峰:“……”
  大佬的世界,都是如此恐怖的吗。
  简单的跪电子秤,居然都能玩出新花样!
  而且,看群里众人一脸平淡的模样,显然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小仙女才不要吃饭呢:“多情叔叔,能接着说说拉鬼车的事情嘛(。・ω・。)”
  无情剑客:“……”
  无情剑客:“据我朋友说,拉鬼车,主要就是给鬼乘坐的。
  活人上车,大多数都是没有好下场。
  而且,关于拉鬼车,似乎有着更深的故事,只是我朋友对此,也只是一知半解了。”
  谢过群内大佬的解答,陆峰选择下线。
  随后,拿起手机,在浏览器输入了几个字符……
  拉鬼车。
  点击查找。
  一番查找下来,都是些无用的信息,和拉鬼车根本搭不上边。
  拉鬼车的消息没有搜到,不知为何,页面中好像夹杂了两个奇怪的网址。
  不小心点进去,两分钟以后,陆峰退了出来,淡然的擦了擦自己的鼻血。
  嗯,最近有点上火,不能吃得太辣了。
  都辣出鼻血来了。
  确实没在网上找到丝毫有关于拉鬼车的消息,陆峰在想,关于拉鬼车的事情,普通人的确无从得知。
  毕竟,让普通人知道有这么一辆诡异、血腥的拉鬼车存在。
  除了会增加不必要的恐慌,也没有什么用。
  很快,时间流逝,到了傍晚时分。
  再次外出,在外面解决掉晚饭,陆峰转悠了一圈,才是慢吞吞的回到住所。
  晚上10点钟左右,外界已经是万物俱静,街道上一片空荡。
  偶尔有着一两个沿街摆摊的小摊贩,也是匆匆骑着三轮车驶离。
  哒……哒……哒……
  再过了半小时左右,无比寂静的昏暗楼道中,忽然响起了阵阵脚步声。
  陆峰居住的这栋步梯楼,共有七层高。
  上下都有住户存在。
  听到脚步,他没有在意。
  楼上的住户下楼,在寂静环境下,脚步就能传至屋内。
  过了两分钟以后。
  哒……哒……哒……
  那道脚步声再次出现,好像就在陆峰大门外不远。
  微微皱眉,陆峰没有打开门去看。
  但在心中,他已经对脚步声简单分析了一通。
  脚步声偏沉,女人脚步不会有这么沉闷。
  听起来,像是一个男人走路的声音,穿的是皮鞋。
  哒……哒……哒……
  大门外的脚步声,第三次出现了。
  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外面走来走去,这是有病?
  陆峰有些生气,从椅子上站起身,也在屋内走了起来。
  哒……哒……哒……
  哒……哒……哒……
  一时间,两个不同的脚步声交相辉映,宛如……两个智障在比赛!
  呼!
  突然间,屋子内吹来一道冷风,将一些份量轻巧的东西吹动。
  咔哒!
  金属锁舌回弹的声音,陆峰站在大门后,伸手打开了紧闭的大门。
  而后抬眼,看向幽黑深邃的楼道。
  楼道内的景象,通过房间内倾泻而出的灯光,尽数倒映进了陆峰的眼底。
  “你找谁。”
  看着站在楼道内、踏着一双带着点点泥土皮鞋的中年男人,陆峰直接问道。
  这种老式步梯楼,每层都是两户人家。
  面对面对着,一开门就能看到对家。
  只不过,陆峰对面的房子,好像没人居住。
  至少,陆峰来到平行世界这段时间,没看到过对面有人走出来。
  看着站在门口的陆峰,中年男人看了看四周,说道:“我来找我女儿。”
  找女儿?
  心头疑惑,陆峰说道:“这层楼,只有两家住户,对面好像暂时没住人,我是……单身居住,你应该找错人了。”
  找错人了?
  再次扫视一圈环境,中年男人确认道:“没有认错,就是这里。”
  看着中年男人信誓旦旦的模样,陆峰摇了摇头,道:“那你可以去上下其余的楼层看看,或许可以找到你的女儿。”
  闻言,中年男人点点头。
  他浑身着风尘仆仆的模样,到处都是沾染了一些像是红油漆的液体颜料,将一个好好的衬衫弄得一团糟。
  正打算往楼梯口走,中年男人似乎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陆峰,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刚准备转身进屋的陆峰闻言,疑惑说道:“有什么事,可以说。”
  “我女儿在这里,我感觉到了。”
  中年男人盯着陆峰,一字一句道:“为什么,我老婆的气息,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