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16章 真正的末班列车

  敏锐的看到了这几个代表着重点的小字,陆峰双目微微一凝。
  这就是在侧面说明,深夜下的双河地铁站内,或许会有着……某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忽然间,似是想起了什么,陆峰恍然大悟。
  难怪,站内售票员的下班时间,正好是晚上10点30以前。
  想来,其中多少有些关联的意味。
  西门铁锤:“原来如此,多谢大佬解惑。”
  无情剑客:“不过也没事,你现在已经出了地铁站,直接回家就可以了。”
  看着这条消息,陆峰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他说自己现在就在双河站外。
  不仅打算进去,还是打算深夜11点进去,会不会被当做一个莽夫?
  西门铁锤:“对了,双河站我听说……末班车有些怪异?”
  无情剑客:“这点,确实早有传闻。”
  西门铁锤:“末班车都要到11点20去了,谁会在里面呆那么久,等末班地铁啊。”
  群里有一瞬间的沉寂。
  无情剑客:“其实,你说的那趟,并不是真正的末班地铁。”
  不……不是末班地铁?
  初次看到这条信息,陆峰有些懵逼。
  几乎所有对幽城地铁交通时间段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时刻表上,标明最后一班地铁,就是于11点20正式停止运行。
  然后,在始发站内进行一些日常的必要检修、清洁等工作。
  怎么到了无情剑客口中,居然变成不是真正的末班地铁了。
  难不成,一个末班地铁还有真有假?
  西门铁锤:“大佬,此话怎讲?末班地铁,还有真有假?”
  秃了才能变强:“这个事,我好像也听过一些隐约的传闻。”
  无情剑客:“关于末班地铁的事情,确实有这么回事。”
  无情剑客:“但末班地铁……却不是晚上11点20分。”
  站在双河站外,陆峰回头望了眼夜深人静下的建筑,心中愈发好奇了。
  公示出来的末班车时间,居然不是真的末班收工的列车?
  秃了才能变强:“多情剑客,你能不能不要在关键时刻卖关子,我特么裤子都脱了!”
  无情剑客:“你们再叫我多情剑客……”
  无情剑客:“跟你们说吧,末班地铁确实存在,只是……它是晚上11点30分才从始发站出发!”
  无情剑客:“至于20分钟的那趟,只能算是夜班地铁,算不上真正的末班列车。”
  这一串信息,宛如天降惊雷,将陆峰雷得一怔一怔的。
  深夜11点30分,地铁站台早就关了啊!
  正常人这个时候,早就进不去站内了。
  这样一列无人问津的地铁,开出来给谁坐?
  难不成,是给鬼坐的吗!
  不到十秒钟,果然有其余的人打字了。
  秃了才能变强:“……”
  秃了才能变强:“特么大晚上的,你跟我在这讲鬼故事呢?”
  秃了才能变强:“20分就闭站了,30分的末班地铁,难不成是给鬼开的吗!”
  一连三条信息,都是秃变强发出来的。
  由此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无语。
  大晚上的,尤其是在鬼气渐渐复苏的时候,你居然给我大半夜的讲鬼故事!
  无情剑客:“我骗你干什么,你要是不信,有时间可以去双河站坐一趟真正的末班车。”
  秃了才能变强:“我特么有什么不敢……”
  秃了才能变强:“不好意思,刚才是我老婆拿着我的手机,被我一巴掌呼开了。”
  赛利亚的老公:“……”
  无情剑客:“……”
  一堆大佬打架,陆峰只能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看着群里的消息,陆峰沉思。
  如果真正的末班地铁,真的是30分才会出现……
  岂不是说,这个20分的地铁,其实就是推出来的假末班列车?
  弄出这样一个假末班地铁,用意是什么?
  突然,陆峰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
  陆峰记得,在前面看到的一篇,被火星人带走的网络新闻上,小崔好像无意间提过,关于他登上地铁的时间!
  怀着疑惑,陆峰点开那个灵异论坛,翻了好几页,总算是找到了那篇即将被淹没的转载新闻帖子。
  直接拖到想看的位置,陆峰仔细看了两眼。
  “果然!”
  在帖子中,陆峰找到了关于时间上的信息。
  小崔当晚乘坐上地铁的时间,正是深夜……11点40分!
  按照无情剑客的说法,这才是真正的末班地铁!
  小崔居然……阴差阳错的,乘坐着这列隐藏极深的真正末班地铁,回到了家。
  “只是,弄出这么一辆鲜为人知的真正末班列车,到底有何用意?”
  这点,是陆峰暂时想不通的。
  此时,群里的群聊也是快到了尾声。
  无情剑客:“行了,我再找一些朋友,打听打听关于双河末班地铁的消息。”
  无情剑客:“等有新的消息时,再来和你们说。”
  打完这句话以后,无情剑客显然是潜水了。
  看着正主潜水,陆峰没有继续聊天,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深夜。
  已经是11点了,夜风不时吹拂而来,站台周围的街道上,早已没有一个行人。
  就连车辆,都是仿佛彻底失踪了,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这样说来,我应该也要和小崔一样,乘坐40分的真正末班地铁才行。”
  心中思考,陆峰依旧打算先进地铁站。
  毕竟,到了11点20左右,就会有地铁工作人员,从外面将站台大门关闭了。
  那时想进入站台里面,显然不太容易。
  看着不远处通往站台的昏暗通道,陆峰缓缓朝着通道内部走去。
  进站口,有着一个工作人员的岗位亭。
  此时的亭内,好像正趴着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员。
  看样子,是趴在桌子上休息片刻。
  乘坐电梯,陆峰身躯下沉,正式进入地铁站里面。
  当下了电梯以后,陆峰眉头微微一皱。
  此时的地铁站,四周都是一片昏暗。
  如先前了解的信息一样,几个售票的岗位,早已经灯灭人走。
  隔着好几米才有一个灯光出现,根本不足以照亮整个地铁站。
  偌大的站内空间,此时只有陆峰一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