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80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只要您今天能来,四十万,一分不少!”
  原本,刘雄和法华大师谈好的报酬,是三十万。
  这个驱邪价格,即使在幽城当中的,都算是不低的了。
  堪堪算是顶尖驱邪价格!
  而现在法华大师透露自己来不了的讯息,让刘雄一咬牙,再加了十万上去。
  凑够了四十万!
  这笔钱拿出去以后,刘雄公司里,除了工人工资以外,已经没有什么现金流了。
  毕竟,先前的几家赔偿,加起来花了好几百万。
  任何一家公司的现金流,都不会预备得太充足。
  四十万?
  听到这个价格,陆峰眉头微微一挑。
  这刘雄也是被逼急了,若不然,哪能一加价就是加十万的。
  然而,在陆峰听力当中,那位法华大师…居然依旧拒绝了。
  说自己来不了。
  四十万都来不了,看样子,这法华大师,貌似是真的有事在身。
  挂断电话,刘雄表情有些阴沉。
  一早就谈好的事情,到现在居然变卦了。
  对法华大师来说,可能只是推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但是对刘雄而言……却是要命!
  即使已经将诡异三号楼暂时封闭,谁知道……它还会不会继续出现幺蛾子。
  “叶大师,法华大师,暂时来不了。”将手机收回,刘雄情绪不高:“你看……你是留下来,帮助我们解决此次事件?”
  虽然心里依旧对年轻的叶大师不太信任。
  可这个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死马当活马医。
  想了想,刘雄继续说道:“只要你确实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报酬同样是四十万!”
  先前刘雄在加钱的时候,陆峰就在一旁。
  索性刘雄干脆就将这个价格说了出来。
  无论是谁,只要真的能解决这件事情,四十万,一分不少!
  “刘老板,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对这些身外之物,不是很在意。”
  闻言,陆峰正色道:“我这人,只是喜欢助人为乐。”
  “是,是。”点了点头,刘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没有了法华大师在场,刘雄总感觉有些慌。
  看着刘雄的表情,陆峰在心里微微思量,就知道,刘雄并不是很信任自己。
  如果不信任自己,接下来让他今晚打开诡异三号楼的封锁,想必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要让刘雄对自己有信心。
  不管多少,至少得有一点,才方便接下来的工作。
  淡然的从身上取出一块强化至二阶的玉佩,陆峰拿在手中。
  二阶玉佩,其中蕴含的神韵气息,要比一阶强上不少。
  在陆峰伸手摸玉佩时,刘雄就已经注意到了。
  看着叶大师手中的玉佩,刘雄忍不住双目一亮。
  作为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刘雄自然也见识过不少的玉石古玩。
  叶大师手上这枚玉佩,看起来貌似不是什么名贵的材料雕刻而成。
  但是,它就好像是那种……萦绕着很特别的气息。
  究竟是什么气息,说不上来,给刘雄的感觉,却是很奇特。
  “叶大师,你这是……”盯着那块玉佩,刘雄开口了。
  “哦,没什么。”似是才回过神来,陆峰拿着玉佩,平静的塞回口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家师留下来的。
  我平常思考事情的时候,习惯把玩一番,让刘老板见笑了。”
  家师?
  闻言,刘雄双目一亮:“不知叶大师,师承何处?”
  “咳咳!”咳嗽两声,陆峰摇头:“刘老板,抱歉,家师曾经说过,不让我在外面随意说出他老人家的名号。”
  随后,陆峰神秘一笑:“不过,我倒是可以给刘老板露一手。”
  露一手?
  刘雄精神一振,说道:“那太好了,叶大师,这里不太宽敞,咱们需要换个地方?”
  “不需要。”微微摇头,陆峰伸手,轻飘飘的一指:“刘老板,看好了!”
  “急急如律令!”
  提醒刘雄之后,陆峰嘴里低喝一声。
  片刻后,一道肉眼不可查的微弱波动,自其指间凝聚,而后暴射而出!
  陆峰手指的方向,是摆在靠墙位置的一块砖。
  与乡下使用的红砖不同,高层建筑使用的,是一块块灰白色的方砖,体积比红砖要大得多。
  之所以要在出招前,加上一句急急如律令……这样显得专业啊!
  这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一瞬间,摆放在地上的灰白方砖轰的一声,直接四散炸裂开来!
  碎石纷飞!
  突如其来的动静,使得在场的其余数人都纷纷吓了一跳。
  一指隔空碎石?!
  一些碎石落在刘雄脚下,刘雄却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呆呆的看着四散炸裂纷飞的方砖,刘雄呐呐开口:“叶大师,您……”
  不自觉的,刘雄已经将“你”换成了“您”!
  这回,刘雄已经彻底相信,叶大师……果然是一位真正的高人!
  轻飘飘的一指点出,相隔两米的石块直接爆炸,这不是高人,谁才是?!
  将数人的表情尽皆收入眼底,陆峰心里满意点头。
  不枉他没有动用掌法拳法、而是多耗费了些内气,制造出一指点出,石头爆炸的场景。
  没办法,不如此来一手,刘雄心中,总是因为陆峰的年龄,而对其有些小小的偏见。
  一脸淡然的收回手掌,陆峰淡淡一笑:“雕虫小技,让刘老板见笑了。”
  雕……雕虫小技?
  闻言,刘雄表情一僵。
  “叶大师这是哪里的话,您乃是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挤出一个笑脸,刘雄此时对什么法华大师,完全已经抛到脑后去了。
  眼前就有一位真正的高人,还管什么法不法华的。
  法海都不顶用了!
  先前,法华大师推脱有要事在身,不便前来,刘雄心中就没有怨气?
  肯定有的!
  只不过,那时在刘雄心目中,只有法华一个合适的人选。
  顶着盛名在外的名头,法华确实颇有名气。
  如今,有了叶大师这样的高人在身侧,刘雄心中的怨气,也是压抑不住,释放了出来。
  “叶大师,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刘雄说道:“从现在开始,工地上的人手,全部听您的指挥!”
  一旁的工地负责人,则是偷偷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渍。
  一指隔空碎青石,这叶大师还是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