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30章 跟她是不是富婆…毫无关系

  正打算回头走出古玩街时,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
  女人面容姣好,穿着得体。
  只是身上好像带着一缕疲惫,使得整个人气息低沉,有些萎靡。
  看到这女人的时候,陆峰眼神微凝。
  在她身上,陆峰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是阴气!
  女人身上,居然带着丝丝阴气!
  正是这缕阴气的存在,使得女人神情不佳、气息萎靡。
  这种情况,应该是普通人不小心、遇见了阴邪鬼物的症状。
  已经两天没有能量入账,陆峰考虑片刻,似是无意,低着头,撞在了神情不佳的女人身上。
  “啊!”
  一声轻呼,毫无防备的女人直接被撞得身躯不稳,朝着后面退了两步。
  听到轻呼,陆峰才是抬头,看着女人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看路。”
  稳住身形后,女人看了眼陆峰,发现其表情真诚,想来也不是故意撞人,便摇头说道:“没事。”
  “旁边有家茶楼,我请你进去喝杯茶吧?”指了指街道一侧的一家两层茶楼,陆峰说道。
  喝茶?
  女人摇了摇头,说道:“抱歉,今天暂时没有时间,日后再说吧。”
  “你的气色不佳,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眼看请喝茶不行,陆峰便转换了思路。
  稍微靠近女人,陆峰低声说道:“想来,你是遇到……脏东西了。”
  此话一出,正打算离开的女人姣好面容上一脸惊讶,嘴巴微张。
  “你……你……”
  她看着陆峰,一连说了两个你,显然被惊住了。
  看着女人一脸惊讶的样子,陆峰微笑道:“如果有时间的话,咱们可以去茶楼里谈谈。”
  “……有时间。”
  这回,女人沉思片刻,并没有拒绝,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这家茶楼。
  上了二楼,找了个幽静的角落,两人对立坐下。
  “你……”坐下后,女人狐疑的看了陆峰一眼。
  “先自我介绍,我叫叶峰。”笑了笑,陆峰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当然,用的是化名。
  “薛容。”简单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薛容有些焦急的问道:“小兄弟,你刚才说我身上……有脏东西?”
  陆峰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茶楼的服务员已经走了上来,打算询问两位喝什么。
  点了壶便宜的茶,等到服务员退下后,陆峰才说道:“薛小姐,你是不是这几天,都无法入睡?”
  “你怎么知道?”
  闻言,薛容略微诧异。
  这两天,她确实没怎么睡好,每次到了晚上,明明睡意很重。
  可闭眼沉睡以后,总是会做一个梦。
  梦里,薛容不知道发了什么疯。
  踩在凳子上,居然想要上吊!
  好在每次上吊之时,薛容就会被惊醒。
  她已经有两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所以看起来神情憔悴。
  “很简单,你沾惹上脏东西了。”没有废话,陆峰直接开门见山。
  “小兄弟,你有办法解决?”沉默片刻,薛容出声问道。
  摇摇头,陆峰没有立刻打包票,而是说道:“暂时还不好说,要等我去现场看看,才知道能不能解决。”
  跟人交流,也是一门学问。
  要是一开口就是大包大揽的全部揽下来,肯定会给人心中留下一些怀疑。
  而这种比较老成的处理方式,反而会让人生出一种心安的感觉。
  迟疑了片刻,薛容就点头道:“那好,咱们现在就走吧,去我家。”
  说完,薛容打了个响指,叫道:“服务员,结账。”
  “要不,我来?”这壶茶是陆峰点的,虽然一口没喝,按理来说,应该是陆峰结账。
  瞄了眼陆峰,薛容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在卡机上一划,说道:“走吧。”
  两人走出茶楼,来到古玩街的停车场中。
  薛容摸出钥匙,按了解锁,立刻就有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应声响了两声。
  陆峰:“……”
  没想到,这居然是个富婆。
  看走眼了。
  “上车。”率先拉开车门,薛容淡淡说道。
  在副驾驶坐下,玛莎拉蒂立刻驶出停车场,朝着外面街道行去。
  二十分钟后,玛莎拉蒂驶进一个高档小区。
  对于薛容的住处,陆峰却是不好奇了。
  虽然这款玛莎拉蒂总裁不是家用车中间最贵的,但也不便宜,全套落地,也要两百来万。
  并且,后续保养车辆的费用,也不是一笔小的开支。
  这样的身家,住在高档小区内,一点都不意外。
  在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前停下,片刻后,电子门缓缓打开,薛容驾驶玛莎拉蒂驶了进去。
  “到了。”解开安全带,薛容说道。
  推开车门下车,陆峰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见到了活生生的富婆。
  论:该如何巧妙的利用平淡话语,隐晦问出富婆的爱好?
  看她是喜欢玩钢丝球,还是喜欢玩火?
  而且,薛容看起来很年轻。
  虽然其脸上有着淡淡的成熟妆容,但依旧掩饰不了,她本身年纪不大的事实。
  估计,最多也就是二十二三的样子。
  没有将车开进车库,薛容走在前面,带着陆峰朝别墅内走去。
  原本,陆峰以为薛容家里有不少人,或许有她爸,或许有她……老公。
  再或许,有几个佣人。
  可进去以后,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幽静。
  “富婆……不是,薛小姐,家里就你一个人住?”看了眼安静的一楼客厅,陆峰问道。
  刚才叫快了,一时间将心中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了。
  下次要注意这个问题。
  “嗯,怎么了?”进门后,将外面的外套脱下,挂在一侧的衣架上,薛容说道:“有两个佣人,一个是负责做饭、打扫家务的,还有一个负责院子清洁。”
  富婆强者,恐怖如斯!
  “你刚才说,需要看看才能确认,看吧。”坐在沙发上,薛容示意陆峰随便看。
  想看哪里都行。
  得到了薛容的许可,陆峰当即在房间内四处查看起来。
  他之所以来帮薛容解决脏东西,完全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富婆的原因。
  对于陆峰而言,什么富婆不富婆的,他一点都不在意。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