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65章 一截纸

  贺斌看着回到烧烤架旁的肉装妹子,一脸好奇:“你不去陪陪你朋友?”
  “她可能想一个人安静安静,我就不去打扰她了。”肉装妹子一脸正经,完全看不出是因为怂。
  贺斌点点头,这所学校他们傍晚进来的时候,也大致逛了一圈,并没有找出什么异常情况。
  数分钟后,齐微站起身来,轻声说道;“我去上个厕所。”
  赵思敏说道:“要不要我陪你过去?我在外面等你?”
  想了想,齐微点头。
  毕竟,大多数女生的胆子都不算大。
  一个人在黑漆漆校园中走动,真的有些压力。
  那种黑暗中的未知,确实会给人带来恐惧。
  两个人的话,那股无形恐惧感就会减弱不少。
  随后,两人起身,结伴离开。
  数分钟后,一声隐约尖叫,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
  听力最好的陆峰眉头一皱,说道:“那边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了。”
  闻言,钱林放下啤酒瓶:“过去看看。”
  贺斌起身的时候,顺手捞了一个空的啤酒瓶拿在手中,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赶去厕所。
  然而,当众人赶到厕所时,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
  齐微脸色微红:“不好意思,没什么事情,我就是……在厕所里听到些动静,好像是个老鼠。”
  听到这话,赶来的人都是有些无语。
  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原来是一只厕所里的老鼠。
  但转念一想,没发生事情,才是最好的结果。
  真要出现什么异常情况,那才是最令人心惊的。
  一行人转身返回宿舍楼前的空地。
  这个时候,带来的东西也被解决得差不多了。
  将最后的剩余解决完,贺斌提议上楼休息,其余的人没有意见。
  “对了,薛柔好像还没回来,要不要去找找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刘佳佳说道。
  其余的人刚想说话,一个女声,从楼上传来:“不用了,我已经回来了。”
  听到声音,楼下的人抬头往上一看,恰好看到薛柔站在二楼宿舍窗户前,正静静的双眼注视楼下所有人。
  若不是她自己出声,站在漆黑一片的二楼宿舍当中,楼下的人都没有发生她的身影。
  “那行,咱们将这里收拾收拾,也上去吧。”
  既然所有人都回来了,他们也都没有耽误时间,简单收拾一番地面,也都打算稍后上楼。
  收拾过程中,陆峰眉头微皱。
  他感觉,自从听到宿舍二楼的铃声,薛柔上楼接了个电话以后……好像变得有些怪了。
  一个女生,居然敢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独自在寂静黑夜校园当中转悠。
  只不过,单凭这一点,也说明不了什么。
  毕竟,有些女生,胆子确实不小。
  想到这里,陆峰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二楼某间宿舍。
  在他抬头的瞬间,恰好看到……薛柔正在冷冷注视着刘佳佳的身影!
  “好奇怪的眼神。”
  陆峰心中猜测,薛柔莫不是跟刘佳佳有仇?
  若不然,为什么会露出那种眼神?
  只是,陆峰再次看去时,薛柔已经离开了窗户口,隐没在了昏暗宿舍当中。
  心下暗自注意这个情况,陆峰跟着上楼。
  等到所有人都上楼以后,时间来到了晚上九点。
  夜空今晚的月亮,带着一层似有似无的朦胧,也正是民间流传的毛月亮。
  传闻当中,出现毛月亮的夜晚,是鬼物格外活跃的时刻。
  只不过,这类有关于诡异故事的传闻,大多数都流传于乡下,城里人大多数不知。
  堵车堵了一个白天,众人都是有些疲累。
  在第一间宿管居住的宿舍当中,找到了一些被子和垫子,都是看起来挺新的,并没有被时间所腐蚀。
  估计是最后一批住宿生留下来的,收集在了一起。
  学校也不知因为何事,彻底荒废下来,被子便再也没有使用的机会。
  这些被子,都被优先让给了同行的女生。
  至于宿舍分配,为了安全起见,分做了四间居住,平均两、三人住一间。
  一番忙活下来,等到正式休息时,已经是晚上将近十点。
  陆峰和贺斌两人,同在一间宿舍当中。
  好在现在气候不算寒冷,虽然他们没能分到被子,倒也不觉得受不了。
  “老陆,我先睡了啊。”打了声招呼,贺斌躺在清理一番的木板床上,慢慢睡了过去。
  点了点头,陆峰也是躺在床上,闭眼睡下了。
  另一间宿舍当中。
  刘佳佳躺在床上,感觉肚子有些难受。
  “好像吃坏肚子了。”一脸难受的摸了摸肚子,刘佳佳感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微微抬头看了眼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隔壁隐约传来的男人鼾声。
  一波接一波的痛感不断侵袭着肚子,刘佳佳有心想要叫同住一个屋的王小小起来。
  可轻轻叫了两声,王小小却是早已经沉睡过去,毫无反应。
  “算了,我自己去吧,受不了了。”捂着肚子,匆匆穿上衣物,刘佳佳下床。
  打开紧闭的宿舍房门,朝着楼下飞快跑去。
  握着手机,打开背后的手电筒功能,刘佳佳下楼之后,直接朝着宿舍楼后的厕所跑去。
  废弃中学的厕所,采用的是二楼模式,上到二楼,底下一层全是沼气池子。
  拿着手机,冲进女厕当中,刘佳佳找了个坑位,舒舒服服蹲下。
  厕所中,在最里面墙壁靠天花板的位置,开了两扇小小的铁窗。
  通过生锈的铁窗,可以勉强看清厕所外后山的景象。
  令人诧异的是,厕所外面,居然好像是一片……坟山。
  一个接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坟包,在毛月亮月光照耀下,显得隐约浮现。
  不经意抬头看见铁窗外的景象,刘佳佳脸色忍不住一白。
  寂静深夜下,独身一人来上厕所,刘佳佳心中本就有些恐惧。
  如今再看到厕所后面的坟山,那种无形恐惧,不禁加重了不少。
  暗自给自己打了个气,刘佳佳低头,不敢再往铁窗方向去看。
  两分钟后,刘佳佳开始往身上寻找卫生纸。
  “糟了,我好像没带纸。”
  浑身口袋都没能摸到纸,刘佳佳一脸欲哭无泪。
  下来的时候过于匆忙,根本没想着要带纸的事情。
  在她刚刚一脸哭丧时,周围坑位中,突然伸出了一截纸,递了过来。
  ps:提前更新,能把你们那个……榨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