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38章 地铁站内还有人

  哒……哒……哒……
  沉闷的脚步声,在空荡的售票大厅内回荡。
  路过早已闭亭的售票亭,陆峰取出磁卡,顺利进入站内。
  来到地下站台,今晚的站台上,居然还有着几个等候列车的乘客。
  目送一个个的乘客登上驶来的地铁列车,陆峰持续等待。
  随着乘客离开,偌大的地铁站台空旷如鬼蜮。
  阵阵夜风,从两侧漆黑隧道不断吹出,使得站台之上气温低下。
  公告上的最后一列末班车轰隆隆驶离站台,空旷候车站台渐渐恢复死寂。
  “差不多了。”
  陆峰看了眼时间,发现距离11点40分愈加接近了。
  此时偌大的站台之上,只有陆峰一人存在。
  伴随着偶尔吹来的冷风,在站内呼啸而过。
  正当陆峰静静站立,等待真正的血腥列车到来之时。
  不久后,除了外面工作人员大喊关门的声音,居然还响起了一阵轻微脚步声。
  “这个点了,怎么还有人到地铁站来。”
  皱了皱眉,陆峰有着微微的疑惑。
  脚步声愈加接近,那人显然也是在往候车站台这边走来。
  站在石柱一侧,陆峰转头,看向站台处的楼梯口。
  来人如果真的想要下到候车站台来,想必会从步行楼梯下来。
  半分钟后,脚步声出现在楼梯口边。
  哒……哒……哒……
  一阵富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那人下楼了。
  下来的人,是一个和陆峰年纪差不多的干瘦青年。
  看着站台内还有别人,干瘦青年显然有些意外。
  “朋友,你也是没赶上末班车的人吗?”
  彻底走下楼梯后,干瘦青年朝着陆峰问道。
  想了想,陆峰答道:“嗯,我也没赶上末班车。”
  看了看四周寂冷无人的环境,干瘦青年突然打了个哆嗦。
  瞧着干瘦青年脸色突然白了白,陆峰有些不解,但他没有问出声。
  这个时候,公告上的末班车早已经过去了。
  地铁倒是还有一辆,可……那并不是给人坐的地铁。
  这个青年,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进入幽静地铁站?
  等了片刻,脸色苍白的干瘦青年抿了抿嘴,却是开口了。
  “朋友,你也是来乘坐……那辆地铁的吗?”
  那辆地铁……
  心中一动,陆峰有些明白过来。
  干瘦青年所说的那辆地铁,指的是什么。
  只不过,陆峰没有想到,干瘦青年居然也知道,关于末班地铁的事情。
  沉默片刻,陆峰疑惑说道:“什么那辆地铁?我是没赶上末班车,而且地铁大门也关上了。
  打算在这里面将就一晚上,明天再去上班。”
  沉默片刻,干瘦青年说道:“地铁么……倒是还有一列。”
  他果然知道真正末班地铁的事情!
  闻言,陆峰眼底闪过一丝光亮,而后,脸上露出诧异神色:“还有一辆地铁?末班车不是收工了吗?”
  “是收工了,但我知道,再过不久,确实还有一辆地铁,会开到双河站来。”干瘦青年说道:“那辆地铁,我乘坐过。”
  听着干瘦青年的话,陆峰沉思。
  干瘦青年不仅知道末班地铁的事情,居然还乘坐过那辆血腥列车?
  陆峰也是坐过血腥列车的人,自然知道那辆列车的恐怖之处。
  像陆峰这种普通人,在列车上完全就是最弱小的存在。
  干瘦青年,如果真的登上列车,想必也是弱小如羔羊。
  “怎么说?”这下,陆峰也来了兴致。
  看了看四周无人空旷地带,干瘦青年说道:“这辆列车,我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
  有一回,我加班加得太晚,一路急赶到地铁站时,已经错过了最后一辆末班车的时间。
  当时,我并没有发现,以为自己登上了那辆收工的末班车。
  直到正式上车后,我才发现,车上情况有些不对……”
  听着干瘦青年的讲述,陆峰内心缓缓一动。
  他隐约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与这个故事差不多的版本。
  只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看到过。
  站在离陆峰不远的地方,干瘦青年继续道:“那辆车……怎么说呢,很怪,上面的车厢灯,大部分都是关闭的。
  我看了看,每节车厢,只有一盏灯是亮着的。”
  这个情况,陆峰自然也有印象,干瘦青年说得丝毫不差。
  干瘦青年:“车上的乘客不多,都不太爱讲话的样子,我找了一个空的座位坐下,才发现情况不对。”
  说到这,干瘦青年的语气干涩,带着丝丝颤抖的道:“座位上,好像有些潮湿,我一屁股坐下去时,就已经感觉到了。
  在气氛诡异的列车上,我也不敢大呼小叫,只能慢慢伸手,往座椅上悄悄摸了一下,打算看看座位上的潮湿是什么。”
  慢慢转头,看着陆峰,干瘦青年脸色苍白,眼里带着丝丝恐惧:“你猜,我在手上,看到了什么?”
  陆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干瘦青年的表情,明显不是装出来的。
  如果,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是他装出来的……那可真是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了。
  很显然,干瘦青年在列车上,绝对看到过一些……很不好的东西。
  “我在……格格……我在自己手上,看到了满满一手掌的血!”
  说话间,干瘦青年嘴里牙齿打颤,蹦出这么一段话。
  “那辆列车的座位上,居然有着大量血迹!”
  “而且,我敢确认,那……就是人血!人的血!”
  座位上有大量血液?
  闻言,陆峰眉头微皱。
  关于这个现象,他暂时倒是没有注意到。
  毕竟,陆峰登上血腥列车后,并没有找寻座位坐下。
  从一上车开始,就被那对母女吸引住了目光。
  “你既然如此害怕,怎么还要来乘坐这辆列车?”
  瞧着干瘦青年满脸恐惧的模样,陆峰好奇询问。
  换做是陆峰,在列车上遇到了如此恐怖的事情,打死都不会再来双河站。
  更不用说,还敢再次乘坐明显诡异万分的血腥列车。
  而干瘦青年这个点前来,表明了…就是要再次登上末班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