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81章 二阶强化玉佩

  要求么……
  摇了摇头,陆峰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要求,只是想尽快帮刘老板解决工地上的事情。”
  拍了拍胸膛,刘雄说道:“需要怎么做,叶大师尽管开口!”
  视线扫视周围,陆峰说道:“既然如此,将三号楼的防护,撤了吧。”
  刘雄迟疑道:“叶大师的意思是…不再封闭这栋楼?”
  陆峰点头:“正是如此。”
  听到陆峰的答复,刘雄低头沉思。
  片刻后,刘雄抬头,咬牙道:“那好,我马上就吩咐人,将铁门撤掉。”
  工地负责人就在一旁,刘雄与其说了两句。
  然后,负责人便是急匆匆的乘坐电梯,下到地面一层。
  要不是陆峰露了这么一手,刘雄绝对不敢听从陆峰的意见,将诡异三号楼的防护给撤掉。
  此时正是白天,在上面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随后,其余的人等另一个工人操作电梯升上来后,进入电梯,回到地面。
  ……
  办公室内。
  “叶大师,请坐。”
  一进办公室,刘雄就热情的招呼陆峰落座。
  与一开始的时候,态度截然不同。
  距离晚上乃至深夜,还有一段距离。
  闲着无事,陆峰开口询问:“刘老板,不知先前那位法华大师,是哪里的高人?”
  陆峰也在好奇,那位法华大师,会不会也是一名…觉醒者?
  或者,其真的是一位寺庙高僧。
  听到陆峰的询问,刘雄说道:“对于法华大师,我也不是了解得很清楚,只是知道,他是幽城百里外一座寺庙的高僧,名气不小。”
  真是寺庙高僧?
  陆峰坐在座位上,思考片刻后,询问:“不知是哪座寺庙?”
  微微摇头,刘雄说道:“我平时就是专注于公司上面的事情,哪里有时间去了解这类事情。”
  苦笑一声,刘雄接着道:“这位法华大师,是我一个朋友介绍过来的,说是有些本事。”
  暗自记下这个名字,陆峰没有继续问下去。
  数个小时后,天地间开始变得昏暗下来。
  工地上的一众工人,也都纷纷结束了手头上的工作,打算各自返回宿舍。
  稍微吃了点东西,填了填肚子,陆峰站在办公室外,举目看向那栋三号楼层。
  在逐渐昏暗夜幕笼罩下,已经好几天未曾开工的三号楼,整体透露着一丝诡异与死寂。
  没有丝毫活人生机。
  “叶大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一旁,刘雄小声问道。
  自从三号楼的防护撤开以后,就没工人敢往那块经过了。
  怕沾染上不祥气息。
  “你们不要靠近,在原地等候就行。”看着工地远处宿舍出现的灯光,陆峰说道:“一会,我单独进去看看。”
  单独……一个人?
  嘶……
  闻言,刘雄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可能,这就是艺高人胆大。
  听见陆峰的话,刘雄暗地里也松了口气。
  虽然表面上是在询问陆峰需要什么帮助,但刘雄就怕陆峰突然开口,需要其余的人陪同,一块进入诡异三号楼。
  听见叶大师说要独自进入,刘雄安心的同时,又有些犹豫:“叶大师,您一个人可以吗?”
  “无妨。”微微摇头,陆峰倒是早就有了考虑。
  那张四阶小五雷符,也被他带在了身上,放在系统空间内。
  这是绝对的底牌,即使诡异三号楼当中,突然生出变故。
  暗藏的乃是一个超越了阴鬼的强大鬼物,陆峰也有把握脱身。
  或许一开始,刚刚获得金手指时,陆峰一些行为,看起来有些莽撞。
  但人总是会成长的,他此时的举措,都是拥有一定把握,才会去做。
  不会再轻易的,将自己置于险地。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陆峰一脸平静的从身上摸出一块…玉佩。
  拿出玉佩后,陆峰也没有多说什么,将其拿在手中把玩。
  一旁,再次看到这枚…仿佛带有丝丝神韵的奇特玉佩,刘雄这些天的焦躁情绪,好像也因此平静不少。
  “叶大师,您这玉佩,卖吗?”纠结了片刻,刘雄开口了。
  他摊牌了,他馋叶大师手中的玉佩。
  卖?肯定卖啊!
  不卖我拿出来干什么。
  心下想卖,但表面上,陆峰却是有些愕然。
  “刘老板,你想要这块玉佩?”
  刘雄一脸的渴望:“想!”
  站在玉佩旁,刘雄感觉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一块宝贝。
  和那些什么得道高僧开过光的法器,完全有的一拼。
  刘雄也知道,开光法器那种,水太深了。
  和玉石古玩一样,没点经验,会被人忽悠得裤子都不剩下。
  如今,眼前的玉佩,却是真切感受到的,能够感觉到那种奇特韵味。
  “不瞒刘老板,这块玉佩,乃是家师所制,我平常也颇为喜爱……”
  陆峰面有一丝难色:“即使是家师那种高人,想制作这么一块玉佩,也需要两三月时间,且不一定能成。”
  叶大师的师父所制?
  叶大师就已经如此厉害,他的师父……岂不是更厉害!
  制作一块,需要两三月,还不一定成功?
  绝对要买下来,好东西啊!
  “我懂,我懂!”刘雄搓了搓手:“按道理来说,这是叶大师师父所制,我不应该横刀夺爱,但……我确实很喜欢,叶大师,您看能不能让给我?”
  拿着二阶玉佩,陆峰没有说话,似是在思考。
  片刻后,其再从口袋,摸出另一枚玉佩,说道:“刘老板真要喜欢,我这里还有一枚,同样是家师所制,只不过没有我手上这块如此神韵。”
  闻言,刘雄先是一愣。
  随后,他举目看向陆峰另一个掌心,确实看到了另一块玉佩。
  两枚玉佩,从外观上来看,大致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两枚玉佩上蕴含的神韵气息,有不小的差距!
  叶大师先前拿出的那枚,明显是精品!
  后拿出来的这枚,则要逊色许多。
  一手一块玉佩,陆峰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将其卖给刘老板,实在是……玉佩制造过于困难。
  即使我手上,也只有这么两块。
  第一种类型的玉佩,也是家师偶尔会卖出去,换取一些生活物资的,五万一块,即可带回去。
  另一块么……则价格有些高了,我是为了刘老板着想。”
  五万一枚?
  闻言,刘雄忍不住看向后拿出的一阶玉佩。
  这块玉佩,若是与那块精品相比,肯定是黯然失色。
  但工地出事以后,其也去了解过一些所谓的开光法器。
  从低档几百块钱的,到所谓高僧开光,数千上万的,几乎就没看到真货!
  一阶玉佩与二阶玉佩相比,肯定是有些不够看的。
  但和那些假开光法器相比,无疑是高下立判。
  五万块一枚,真的不贵!
  叶大师……良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