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强化万物开始 > 第43章 故事

  “你……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存在着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中年男人声音干涩,艰难的说出了一段话。
  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内心一动,陆峰疑惑道:“你说的不可思议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沉默片刻,中年男人吞了吞口水,干涩道:“比如说,只存在于恐怖片当中的……鬼。”
  听到这个字,陆峰精神一振。
  “怎么说?”
  街道上车辆川流不息,中年男人视若无睹,眼神好似没有焦距。
  “我感觉……我的老婆,她好像不正常。”中年男人低下头,痛苦的抓着已经不剩多少的发量。
  “怎么个不正常?”陆峰继续追问。
  “如果我说,我发现了生活在一起两年的老婆,其实并不是我的老婆,你……会不会相信?”转头看着陆峰,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道。
  中年男人身上的压力太大了,大到几乎可以将他压垮。
  所以,中年男人急需一个听众。
  倾听中年男人心中压抑着的恐惧,以及无助。
  老婆不是老婆?
  听着这个有些绕口的话,陆峰脑海中,忽然有着一道闪电划过。
  他想起来了,自己前不久,曾经在论坛上看到一篇帖子。
  其中讲述的,正是这件事情!
  “你是……马茂德?”
  中年男人有些诧异,憔悴的道:“你认识我?”
  “我在论坛上,曾经看到过你的帖子。”陆峰说道。
  “原来如此。”中年男人马茂德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也是知道那个论坛的存在,想必,应该会相信我说的话。
  我当初知道了这个论坛的存在,在上面发了一帖,只是想诉说自己遭遇的一切。”
  “能详细说说这个事情吗?”
  “可以。”马茂德没有拒绝。
  他的眼眶深陷,眼睛里面可以看到大量血丝,这是极其缺少睡眠的状况。
  “不瞒你说,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苦笑一声,马茂德说道:“其实,我也是最近才发现,孙梅好像……并不是我的老婆!”
  “那你的老婆是谁?”
  “我老婆就是孙梅。”沉默半晌,马茂德说:“只不过,不是这个孙梅!”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冒充了你的老婆?”陆峰询问。
  “没错,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马茂德从身上摸出一包利群,后者示意不抽烟,便独自一人抽了起来。
  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以后,马茂德狠狠的抽了一口,似乎是要化解心里沉重的压力。
  一根烟直接燃烧到一半时,马茂德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老婆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个人的。
  她的变化,是在两周前开始的。
  一开始,变化很小,我也没有察觉出来。
  等我真正察觉出不一样时,是在四天前。
  大约两周以前,我被迫加大了工作量。
  我原本以为,这应该就是极限了。
  可没想到,此后的几天,孙梅好像无时无刻都想要索取。”
  马茂德苦笑道:“小兄弟,你也知道,人到中年,有些事真的身不由己。”
  瞄了眼马茂德稀疏的发量,陆峰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个发量,即使保温杯里泡枸杞,估计都是救不回来了。
  没救了。
  马茂德的话,潜台词就是不是我不行。
  而是年纪大了,许多事情,开始变得力不从心了。
  光听这个说辞,陆峰暂时没有从中察觉出什么异常。
  唯一的异常,可能就是马茂德工作量变大,需要的工作时间变多?
  只不过,仅仅从这个改变,就判断“孙梅”不是孙梅,是不是稍微有些牵强。
  陆峰没有说话,知道马茂德肯定还有后续的话要说。
  果然,在平复情绪以后,马茂德道:“如果,仅仅只是这一点,我还不会对她产生怀疑。
  但是,两天前,我曾经在浴室内,无意间发现了一些血。
  当时我也没有过于在意,可是,直到昨晚,我知道我错了。
  孙梅半夜前去洗澡,我当时困得要死,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听到浴室内响起水声,便抬头看了一眼。”
  咕噜……
  马茂德吞了吞口水:“浴室门并没有关上,而是半打开的状态,你猜我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双目一亮,陆峰知道,重点应该要来了。
  “你看到了什么?”
  脸色重新变得苍白,穿着一身睡衣的马茂德再次摸出一根烟,以此来镇定自己。
  “血,我看到了大量的血!”马茂德声音带着丝丝颤抖:“浴室地面上,全是鲜血和水流混合的血水!”
  浴室里有着大量的血水?
  重点来了!
  “接着,我在浴室当中,隐约听到了类似于“撕拉”的奇怪声音,我当时在想,孙梅在里面,究竟是在撕什么?”
  撕拉声?
  “后来,我看着那滩血水,忍不住抬头,往浴室里看了一眼。”马茂德说着,突然转头,死死盯着陆峰:“你猜,我在浴室里,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孙梅将自己脸上的人皮,直接活生生撕了下来!”
  “撕下脸皮后,孙梅的脸上全是坑坑洼洼,到处可以看到腐烂的痕迹!”
  “那个恐怖的容貌,我压根就不认识!”
  马茂德身躯发抖,颤声说道:“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敢确认,这个孙梅,根本就不是我老婆!”
  看着马茂德如此恐惧的模样,陆峰本想出言,安慰两句。
  “放宽心,你这样想,其实,你一开始认识的孙梅,有可能本来就不是人。
  从开始一直到现在,很有可能都是这个孙梅,只是到了前两天,才不小心被你看到了她内在的一面。
  所以,你的老婆,没有变。”
  这个安慰,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太合适。
  于是,陆峰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保持沉默,等马茂德自己调节情绪。
  重重喘了两口气,等到脸上的苍白消退一些,马茂德说道:“当时,我发现了这个现象,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睡衣就冲出了家门。
  从昨晚出来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敢回家。
  但我有预感,一到天黑,她……肯定会来找我的!”
  ps:(´・ω・)ノ(._.`)不要撕票,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