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 第48章 污损指标

  司幼序:“虽然说得很不准确,但也可以这么理解,污染指数达到满值也就是人类和污染物之间的界限,如果在这条线上你没控制住自己,那你就是下一个污染物,所以每次进阶对于断罪师来说都有生命危险。”
  叶听白疑惑看向另外几人。
  “所以你们都疯过几次了?”
  林念花:“我六级。”
  孙恩:“我五级。”
  小黑:“我五级。”
  尽管不太清楚这个等级在整体断罪师中处于什么地位,但司幼序一个人拉起这么一个班子,还让阳城平稳运行了十五年,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个世界对于污染是很公开的,毕竟这本就是一个建立在污染世界之上的文明,所以这个世界有一个人口污损指标,就是全球非自然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
  说白了就是每年因为污染死多少人。
  每年都有0.1%,这个数字听起来并不高,但在这个拥有百亿人口的世界里,百分之0.1那就是一千万人,也就是说这一千万人死了没人会在意,死就死了,属于自然损耗。
  而一旦某一年的污损指标超过了0.1%,那世界政府将被问责。
  世界政府是明面上这个世界除天宫外等级最高的政府机关,而天宫这个东西很特殊,它一直在民众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但却从没听说上边真的下来人过。
  至于公民之上的王族和贵族更是只闻其名,叶听白刚刚在那个神秘的世界中看过天宫路过的场景,甚至都有些怀疑,这天宫上生活的到底是不是人类了。
  世界政府被问责,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换血,而且大换血,估计世界政府得换一大半人,历史上世界政府被问责是很少发生的,但也不是不存在。
  也只有在这种情况,才会出现天宫的一些迹象,在世界政府被问责之后的下一年,全世界各种污染能基本降为0。
  这些数据都是在历史书上明明白白的写下来的,在三千年的历史中世界政府被问责总共十五次,而这十五次之后的那一年污损率全部近乎为0,这也是天宫作为世界守护者的最强力证据。
  首先明确的一件事,世界政府全是最普通的人类,而且是公民,没有任何贵族王族亦或者断罪师的参与,虽然是名义上最高领导,可实际上种种迹象表明,世界政府对秩序所的影响有限,秩序所大多时候都是我行我素的。
  根据这个数据可以看出,人命在这个世界并不是很重要,而司幼序却凭着一己之力,自己保护了这座城这么久,难以想象没有官方支持,这个城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而且最让人不解的是,到底是谁在背后保下的司幼序,十五前,就算司幼序的特质和能力相性在完美,也不可能有碾压一切的能力,天宫想要的东西,难道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叶听白思来想去,突然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没有真正脱离秩序所?”
  司幼序看了一眼叶听白没有说话,而是扛起了花莉的尸体。
  “笑笑去统计一下,所里死了多少人,孙恩去把监控调出来,念花去准备报告,花莉死了估计会很麻烦。”
  林念花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也不是我们动的手,我直接写成意外死亡不行吗,而且本来就是天宫路过,污染物失控。”
  司幼序敲了敲空枪打出来的那个球形缺口。
  “但这是我们的人开的枪,如果没死人,咱们还可以扯皮他没入籍,但现在死人,扯皮是没用的。”
  看的气氛有些沉重,似乎花莉死了很严重,虽然想法有些幼稚,但叶听白还是问了出来。
  “监控作假可以吗,把责任推给花莉?”
  孙恩:“视频作假很简单就会被识别出来,到时候更说不清了。”
  叶听白摆了摆手,拿出了自己新获得电影票。
  “这张票可以模拟任何我想象的场景,给我一台录像机,我直接拍真实场景,稍微嫁祸一下就好了,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司幼序摸了摸下巴,仔细斟酌了一下。
  “也许真的可行,你这个污染物还没没有被记录过,它的能力没有人知道,可以试一下,不过也只能搪塞世界政府用,基金会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来找茬。”
  几人分头开始工作,他们进入电影世界已经超过一周,可在现实世界中仅仅过去了才半天时间,叶听白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张电影票,但就是知道它的作用,就像刻在脑子里一般。
  创建一个完全虚假的场景非常简单,重要的是这个虚假的场景可以和实际进行交互,这才是最离奇的事情,现在叶听白仅仅可以录个像,但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在叶听白的幻想中,花莉拽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带着手下步步紧逼,甚至想要出手逼迫司幼序,叶听白拿着空枪被多次挑衅,愤怒的按下了空枪,这其中主要是对花莉挑衅的添油加醋,还有抹掉司幼序下令开枪。
  虽然变化不大,但这在之后的判责中,结果一定会颠倒过来的,跑进别人家里用行动挑衅,已经越界了,到时司幼序在报告一下隔离所被人动了手脚,扰乱视线,基金会多半也是不敢乱来的。
  最关键的是司幼序没下令开枪,而是花莉自己的挑衅造成的。
  模拟幻境拍视频很简单,但叶听白这一番折腾下来还是感觉非常疲累,使用污染物似乎极其消耗体力和精力,视频交给孙恩后叶听白就被被李笑笑开车送回了家,虽然今天依然是抱着铁罐子,但总感觉没之前那么凉了,抱着也舒服了很多。
  小区门口
  李笑笑停下车摘下头盔,对着叶听白郑重的说道。
  “真的谢谢你,在你出现之前,我已经半年没有看到司大哥笑了,好了,我先回去了忙了,你好好休息吧。”
  叶听白看到李笑笑这个小大人的模样,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总感觉一堆五六级的人里带着一个二级,她更像是一个开心果,在不熟悉了之前就像个刺猬一样,熟悉了之后,反而是跟叶听白最亲近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