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荒上尊 > 第一百七十九

  
  
  元气还剩下一成,可血印只凝聚了七分,看样子风麟是完全没有希望成功了,可看其样子却是一点都不急,如胸有成竹一般。
  
  也就在这时,风麟体内剩余的元气竟是开始自发顺着九转妖身诀的经脉迅捷运转,比之风麟自己修炼时竟是还要快上一倍多
  
  内部的元气如此快速的运转形成了一个极快的内循环,以此形成了一个绝强的引力,周遭的天地元气皆被吸引而来,如虎吞鲸吸一般涌入风麟的身体,然后在极快的内部循环中其中杂质完全是被其甩了出去,然后剩下精纯的元气,顺着经脉而上,来到风麟腮部补上元气的后继,继续与着气血进行着碰撞,支撑着血印的凝聚。
  
  三年前风麟刚刚修炼九转妖身诀时就发现在自己元气接近枯竭时功法会自发运转,其吸收元气之快是自己修炼的近三倍!依靠这种特性,风麟已经不止一次在自身元气不足之时凝聚血印。可这样的运转功法也不是没有副作用的,在这样自发运转功法之后,风麟发现再修炼九转妖身诀会十分的凝滞,比之修炼培元功时的速度还要慢,而这种现象则要等到第二天才能恢复。风麟猜测这种运行功法的方式可能对于自身经脉是一种透支,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才能恢复。
  
  风麟以这般恐怖的速度吸收元气,在据点上方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元气漩涡,覆盖了方圆百丈的据点的范围。元气虽未无形,但对于修行之人却是必需品一般,所以在风麟所引起的元气漩涡出现的瞬间,整个据点都被惊动。
  
  “元气?
  
  “这元气怎么化成了漩涡?”
  
  “这是什么?敌袭?”
  
  整个据点在被惊动的瞬间运转起来,据点所建之处非常隐秘,但也不是没有敌袭的可能。
  
  “肃静!”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压下了据点内所有嘈噪声,所有的人们也在则一声的震吼中冷静下来。
  
  此人身穿和众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同样是一身兽皮,但不同的是其身上散发出一种凶厉之意,一双虎眼炯炯有神,一道爪伤从上往下贯穿了左眼,全身露出的部位更是散布着深深浅浅的各色伤痕,为其凶厉之意更是添上一份证明。
  
  狼村的狩猎队一直是由风雷还有狩首一手承担,两人一直以来都是错开狩猎的时间以作接应之用,狩首外出狩猎时,风雷留在据点负责据点的安全;那么风雷带领狩队外出狩猎,留在据点的就只剩下了狩首。
  
  那么这个出现的汉子就是在狼村祭宴中出现过的狩首了,见自己一声压住了众人之后,狩首没有犹豫,当务之急是确认这元气漩涡是怎么一回事。
  
  狩首抬步,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只是一息间,狩首就已出现在风麟的帐篷之外。
  
  看着面前的帐篷,狩首深色一凝,如果这漩涡出现在据点外还有可能是敌袭,可这出现在了据点内部说不得是哪位族人修炼出了岔子,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面前的这顶帐篷,狩首依稀记得这是风麟还有风雪衿这两个孩子的帐篷吧。
  
  既然这元气的漩涡出现在这里,那说不得要进去查看一番了。
  
  “狩首!”在狩首想要抬步进去查看时,一声喊住了狩首。
  
  风雪衿抱着一盆衣服跑了过来,她在洗完衣服之后就感受到了这元气漩涡,在察觉到这元气漩涡来自据点的方向之后,风雪衿也是大惊,当即就向着据点赶来。
  
  “雪衿?”狩首转头望向赶来的风雪衿,问道:“这是你和风麟的帐篷吧?”
  
  “是啊。。。”刚刚赶来的风雪衿有些气喘,但还是第一时间回答了狩首的问话。
  
  “那你在外出前,帐篷内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人?”狩首追问。
  
  “帐篷里除了我哥风麟在其中修炼没有其他人了。”
  
  “风麟?那小子回来了?”狩首大概摸清了事情,“那这动静就是风麟搞出来的了?看这动静,这是在修炼?”
  
  “所有人戒严!”狩首大声吩咐道。既然是自家孩子修炼搞出来的动静,不过凝血境的小子,就算是出了岔子,有他在就万不可能出什么问题。
  
  狩首原地盘膝而坐。面对着风麟所在的帐篷,一旦有任何问题他会第一时间冲进去。
  
  风雪衿见状,也就地放下手上的衣服,跟着狩首盘膝而坐,面对风麟所处的帐篷。
  
  麟哥哥突破了吗?我记得麟哥哥已经是九十道血印满了,也是狼村同龄人第一个到达九十道血印的,那么现在这是在突破聚气境?
  
  想到这里风雪衿的眼中露出了期待。
  
  再回到帐篷中,风麟此刻脸上的血印已经凝聚了近九分,就还差最后一点,但最后这最后的一点却让风麟焦头烂额。
  
  在风麟的估算中自己的元气再加上九转妖身诀自发吸收的元气是完全足够这两道血印的消耗的,但风麟没想到的是自己是在帐篷中,是在室内,元气的吸收被帐篷所限制,虽然限制的不多,但这一点的影响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风麟的血印凝聚差上了那么一点。
  
  就是这一点却阻隔了成功,阻隔了第一重关血印与风麟的距离,虽是一点在风麟眼中却是天涯海角。
  
  只能如此了吗?气血还剩余不少,但元气供给的速度开始有点补给不上,虽然血印依旧还是在凝聚,但风麟自己清楚地知道,这是不够的!
  
  风麟也想过抽取自身的生机元气来强行进行着血印的凝聚,但之前风麟在向阿公问及这件事情时被阿公狠狠训了一顿。
  
  自身的生机元气是最为宝贵的本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本身的生机元气就是寿命。修行本就是打磨自身的过程,追求长生追求圆满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只是为了一时之需就做出这种自断前路的事无疑是自断前程!
  
  自那之后风麟就再也没有打过自身生机元气的主意了,就是现在这种可能只差这么一丝的情况下风麟还是谨遵阿公的话,对于生机元气毫无想法。
  
  只能.....放弃了,风麟叹了一口气,但他没有灰心,在他的估算中自身的元气是足够这九十一道血印的凝聚的,既然这次不行......那下次再试就是了!
  
  就在风麟已经打定了主意准备放弃的时候,坐在风麟帐篷外的狩首眉头一皱,虽然他看不见帐篷内的情况,但他注意到帐篷的布料微微内陷,据点上方的元气漩涡也在此刻似是有些消散?
  
  狩首眉头微皱,小麟修炼遇到了问题?
  
  是这帐篷的原因?才使得这元气漩涡运转滞涩?狩首禁不住想到。
  
  不管这会不会阻碍,劈了就是!
  
  对于村里的后辈,他们一向是小心呵护,因为他们才是村子的未来,那么有那么一丝影响后辈突破的可能也要将其杜绝!
  
  狩首右手一翻,一柄雪花刀赫然在手,青色云纹从刀柄之处萦绕直到刀尖,其上更有煞气弥漫,显然跟随着狩首不知宰杀过多少的妖兽和敌人。
  
  只见狩首之处刀光一闪,三道青色刀气风刃向前扑去!
  
  撕拉~~~~~
  
  只是瞬间风刃就已掠过,毫无阻碍的一掠而过,然后就看到风麟所处的帐篷赫然崩塌!
  
  但帐篷的崩塌却没有影响风麟分毫,整个帐篷像是一朵花一般“绽放”开来,风麟就盘膝而坐在花朵的中间。
  
  狩首的刀术可见一般!
  
  原本有些凝滞的元气漩涡此刻好像是找到宣泄口一般,旋转的速度突然加快!一股股庞大的元气输送给盘膝而坐的风麟。
  
  风麟面前的最为急迫的困难,就在狩首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之举之下直接破解。
  
  本来已经准备放弃的风麟一愣,陷入血印凝聚的风麟并不是对于外界没有任何感知,帐篷倒地的声音他也听到了,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做的,但这却解决了风麟的燃眉之急。
  
  愣神只是一瞬间,当即风麟便操控着蜂拥而至的元气补上了血印的消耗,原本已经稍显暗淡的血印,此刻大亮!
  
  风麟心中大喜,再无保留,元气气血加速补上,原本已经很快的凝聚速度此刻再度加快,还差一点的血印正在迅速地补全。
  
  成了!
  
  虽然血印还未完全凝聚,风麟已经可以预见这九十一道血印的成功。
  
  时间不长,本就不差多少的血印凝聚到最后只差一丝的地步,风麟心中大定,元气和气血扑上。
  
  但令风麟错愕的事情发生了,血印在还差一丝的情况下却不在吸收元气和气血所化的血气。
  
  血印就在这只差一丝的情况下戛然而止,风麟心中一惊,对于这九十一道血印他也是第一次进行凝聚,完全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这种突然的情况出现,风麟也很慌张。
  
  但好在这种停顿没有持续多久,这两道血印竟是自发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阵极强的引力,波及到风麟的全身!
  
  风麟腮部的两个本来是用来凝聚血印的漩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不见的波及了风麟全身的漩涡。在漩涡出现的同时,风麟全身的血印也不由自主的一一浮现,整整九十道血印布满了风麟颈部以下的身体。
  
  一眼看去,风麟布满血印的身体,竟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仿佛镌刻着天地至理。
  
  九十道血印在这九十一道血印主导的漩涡下微微闪动,翁的一声,风麟全身一痛,九十道血印齐齐一震,各自重血印之上分出了一丝,随着漩涡而去。
  
  风麟脸色一白,虽然这分出的只是一丝,但九十道血印各分出的一丝还是让其感到了虚弱。
  
  同时,这九十道血印的血印之力分成两个部分,分别钻入第九十一道还有九十二道的血印中去,完美填上了那一丝的缺陷。
  
  两个血印在风麟腮部大亮,原本只是无神的血印,此刻却是注入了神一般,在有生命的律动。
  
  风麟也终于看到这两个血印的模样,在其眼中这血印却是真的活过来一般,一头血狼在仰天长啸!
  
  一声狼啸声突然出现在风麟的脑海中,更有一幅幅画面在风麟眼前闪过,看其正是三年前,风麟失去意识之后其血脉出现,一声狼啸秒杀众多妖兽的那一幕。
  
  许是受到这狼啸声的触动,风麟不由自主地张嘴,一枚血色符文在风麟的嘴中浮现,接着一声狼啸从风麟嘴中响起!
  
  至此,元血为本,血印成神,风麟的第一重关,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