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三百八十二章母子之间
    燕文帝此时不愿去见臻美人。
  
      莫名有些内疚的感觉。
  
      “去见见圣母皇太后。”
  
      燕文帝轻声下令,总要同母后好好说说,阿泽娶妻不容易,顾嘉瑶诸多安排也是为……顾贵妃。
  
      他期待顾贵妃给自己的惊喜了。
  
      “阿泽相中女孩子不容易,哀家虽是说过只要他喜欢的,哀家就不反对。”
  
      圣母皇太后对着燕文帝说道:“那可是睿王妃的位置,他就轻易给了英国公的孙女?”
  
      “难道他不知道他忘了英国公曾经做过的事?”
  
      “何况福宁当初可是差一点被英国公夫人一拳头打死。”
  
      燕文帝抿了口茶,等到圣母皇太后发泄过后,说道:“英国公世子的嫡长女都做不了睿王妃的话,朕不知谁有资格。”
  
      “你嫡亲的外甥女不比她适合?”
  
      圣母皇太后顺势说道:“阿泽喜欢她,哀家不说什么,不过怀玉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倾慕阿泽,每次他征战,怀玉都心神不宁,哀家亲眼看过她为给阿泽祈福,在佛前跪了三天三夜,阿泽这些年的功勋,有如神助的战绩,哀家看少不了怀玉的诚心。”
  
      燕文帝眸子微沉,“幕后的意思是?”
  
      “怀玉身上有皇室血脉,哀家嫡亲的外孙女,人品贵重,大度贤惠,满京城谁能说出怀玉一个不字?”
  
      圣母皇太后满口的夸奖,“哀家不是拦着阿泽娶顾家女,不过这睿王妃还是怀玉当,如此哀家才能放心,怀玉一准能管好中馈,不让阿泽分心。”
  
      “至于英国公的孙女做个侧妃,以她姿色也能伺候好阿泽,怀玉郡主有名分,血统高贵,足以压住她,娇妻美妾,世人都得羡慕阿泽的艳福,哀家同陛下也能更放心。”
  
      圣母皇太后给了燕文帝一个你懂得眼神。
  
      “若照母后这么说,朕把大公主嫁给阿泽岂不是更好?”
  
      “大公主可是您亲孙女,比外孙女更亲近。”
  
      “……”
  
      圣母皇太后嘴角僵硬,“哀家可把阿泽当作亲孙子,这大公主同他不适合。”
  
      “既然您把阿泽当亲孙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非要让怀玉留在阿泽身边?”
  
      圣母皇太后看过去,燕文帝眸子深沉,她有点慌乱。
  
      “朕从未怀疑过阿泽的忠诚,朕能坐在龙椅上,在一众兄弟中脱颖而出,阿泽功不可没。”
  
      “可是……”
  
      “若没有母后皇太后点头,您是无法封太后的。”
  
      燕文帝说道:“父皇当年就曾想过同英国公联姻,福宁嫁得却不是英国公亲子,阿泽娶了英国公孙女做正妃,正合父皇的心意。”
  
      “母后,朕已经愧对英国公,只封了他女儿为贵妃,上头还有皇后压着,如今朕再让英国公孙女做阿泽侧妃,让怀玉再压他一头,您真以为英国公是个好脾气的?”
  
      “实话同您说,朕准备大用顾熙,朕不能让顾熙寒心,何况阿泽所求,朕无不答应。”
  
      燕文帝放下茶盏,“事情闹大后,英国公去哭先帝陵寝,您让朕如何面对那群老臣?朕的兄弟看似老实,实则野心勃勃,一旦母后皇太后听信他们的话……”
  
      “她是你亲姨母,还会支持外人?”
  
      “都是父皇的儿子,谁听话,谁孝敬,就支持谁,您把亲姨母看得太轻了。”
  
      圣母皇太后面色一暗,“她的亲生儿子一死了,连她亲女儿都知道奉承哀家,她一个吃在念佛的人还能做什么?”
  
      “母后!”燕文帝眼底闪过失望,起身说道:“睿王妃必须是顾嘉瑶的,谁也动不了,除非您能让阿泽改变主意,您最好劝怀玉放弃,惹出乱子,朕只认阿泽,到时候您别说朕无情!”
  
      “……”
  
      圣母皇太后后怒道:“你这是什么话?阿泽重要,怀玉就……你的心也太偏了。”
  
      “您可以让怀玉去做侧妃,只要阿泽同意,朕也不会拦着。”
  
      “皇兄,怀玉怎能去做侧妃?被顾嘉瑶压着?她配吗?”
  
      福宁公主甩开怀玉郡主的拉扯,从侧殿冲了出来。
  
      怀玉郡主带着尴尬无奈,眼底闪过委屈,却依旧大度端方行礼屈膝道:“皇帝舅舅。”
  
      娇俏明艳的美人,让赏心悦目,她眸子宛若清泉,唇瓣粉嫩,舍不得她委屈。
  
      燕文帝微怔,想到了柔中带刚的臻美人。
  
      穿衣打扮上,怀玉郡主同臻美人很相似。
  
      “皇兄竟然这么说,您难道不知我的苦楚?”
  
      “当日朕册英国公之女为贵妃,你是如何安慰她的?”
  
      “我……”
  
      “你说,只要有朕的喜爱同愧疚,何须名分?在后院谁得宠,谁才能站稳脚跟。”
  
      燕文帝说道:“当日你还是英国公的长媳,顾贵妃听了你的劝说,轮到你女儿身上,你就觉得委屈?”
  
      “有句话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燕文帝冷冷说道:?“朕答应不干涉怀玉去做侧妃,已经很给你留情面了,若论出身的话,顾嘉瑶是真正的功臣勋贵血脉,以父系论,她比怀玉更为贵重。”
  
      “皇兄……”
  
      “往后你没事少进宫来,母后不缺人陪。”
  
      燕文帝面沉如水,原先圣母皇太后谦卑安分,对母后皇太后很尊重,也不会过于插嘴朝廷上的事。
  
      自从福宁常往皇宫跑之后,圣母皇太后的野心大了起来。
  
      他也不想生母永远落母后皇太后一头,等他稳定朝廷,彻底掌握天下,他自会慢慢抬高生母的封号。
  
      然而生母现在就同母后皇太后明争暗斗,显然不符合燕文帝的利益。
  
      燕文帝直接让人收回赐给福宁公主随时入宫的令牌,“你若是在母后跟前搬弄是非,让阿泽抓到把柄,你别怪朕不给你留情面。”
  
      福宁公主:“……”
  
      “皇帝舅舅,我娘一时想不通,我,我会劝她的。”
  
      怀玉郡主提着裙摆追上燕文帝。
  
      “你是个好的。”
  
      燕文帝眼底闪过欣慰,“比你娘明白事理,除了阿泽之外,你嫁谁都是正妻,朕送你一份厚厚的嫁妆,也可给你赐婚。”
  
      “我不会去做侧妃,等过几日,我亲自恭喜睿王表哥娶得美人,以后同她友爱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