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家爹娘超凶的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渣皇帝
隐瞒住顾贵妃,燕文帝顺利去了臻美人的住处。
  
  臻美人姿容绝俗,身体柔韧,要知不可盈握,娇娇软软的,肌肤赛雪,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老天精心雕琢的地方。
  
  多日不见,臻美人也没再端着往日的公主般清高的架势,同燕文帝不在浪费时间叙旧情同探讨诗词歌赋。
  
  臻美人知道机会难得,她如今更想用自己的身体吸引燕文帝。
  
  毕竟男女走到最后一步,不都是在床榻上?
  
  何况她最近侍寝的次数太少了,被顾贵妃欺辱得连门都不敢出,圣母皇太后同皇后娘娘对她也颇有放弃的意图。
  
  她得证明自身还是有价值的,否则一个亡国公主迟早会被后宫吞噬。
  
  燕文帝来得正好,这几天正好是臻美人容易受孕的日子。
  
  以前臻美人没想过给燕文帝生儿子,毕竟他们之间有亡国之恨,生下儿子后,她处境会艰难。
  
  可燕文帝只有两个皇子,身体病弱,才学平庸,臻美人动了心思,她的儿子有两朝血脉,是当世正统,可以促进南北融合,巩固大燕统治根基。
  
  臻美人想要儿子了。
  
  她比往日更热情,燕文帝沉迷在她营造出的柔情之中,宠爱顾贵妃时多了,偶尔碰见柔媚的,燕文帝依旧很是痴迷。
  
  当皇帝还需要压制自己欲望?
  
  百花齐放才舒心。
  
  燕文帝梅开二度,将臻美人折腾得娇喘微微,连连求饶。
  
  彰显他不老的雄风。
  
  同顾贵妃相比,含泪欲泣,雨打海棠后的娇软格外让燕文帝满足。
  
  燕文帝爱怜般娇蕊般臻美人搂在怀里,仔细抚摸她一身细腻肌肤,臻美人有点怕在同燕文帝行房,不敢有任何的动弹。
  
  两人心怀各异体会纵情后的愉悦。
  
  直到第二日起身,臻美人如同妻子一般伺候燕文帝梳洗更衣。
  
  她微微蜷缩的长颈上还残留着欢爱后的痕迹。
  
  燕文帝眸子微沉,手指抚摸着白皙肌肤上的吻痕,“今儿你去给皇后请按时,穿一件高领的衣裙。”
  
  “陛下?”
  
  臻美人不解抬头,静静望着燕文帝,“您是怕婢妾侍宠而骄?”
  
  “你的性子,朕还不明白?”
  
  燕文帝拦住臻美人的肩膀,胡须蹭着她柔软的脸颊,“朕看中你的除了容貌才学之外,更喜你的安静同本分,无欲无求,只陪在朕身边。”
  
  臻美人捏紧帕子,这话的确是她说的,以往她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燕文帝竟然相信了?
  
  倘若没有要求,她为何要入宫?背负骂名同燕文帝行房?
  
  是她表现得太好,还是燕文帝有意装傻?
  
  “你同顾贵妃不一样,她那性子,骄横跋扈,又是一个醋坛子,朕不在意你身边,她一旦犯浑寻你的不是,朕担心你又要受苦了。”
  
  燕文帝瞒着顾贵妃偷偷宠爱臻美人,他享受到了臻美人的好,却不想平息顾贵妃的醋意。
  
  “朕心里有你,那点虚荣就让给顾贵妃。”
  
  燕文帝亲昵温柔,深情款款牵起臻美人的手,“你又不求专宠,理解朕的诸多不易之处,你是朕放在心上的人,而她……”
  
  此时,燕文帝脑子里浮现明艳火辣的顾贵妃,如同一团火,靠得太近,容易同她一起燃烧。
  
  臻美人眼底闪过阴郁。
  
  “她是朕放在后宫的宠妃,迟早有一日,她会被朕搬开。”
  
  “婢妾明白了,陛下真心对婢妾,对顾贵妃却是多有利用。”
  
  臻美人羞哒哒垂头,盯着同燕文帝交握在一起的手,柔声说道:
  
  “婢妾不该让陛下为难,只要陛下一直有婢妾,婢妾就知足了,只是皇后娘娘……一直希望婢妾能好好伺候您,倘若连她也瞒着,婢妾没法子同皇后娘娘交代,婢妾宁可忍受被贵妃娘娘寻仇,也不愿让太后娘娘同皇后娘娘失望,以为婢妾对陛下您不尽心,婢妾身份尴尬,若无陛下宠爱维护,早就香消玉殒,或是沦落风尘。”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如同羽毛一般轻轻拂过燕文帝心头。
  
  “婢妾本无意卷进皇后娘娘同顾贵妃之间,她们都是陛下明媒正娶的女子,比婢妾贵重,可婢妾不得不深陷其中,一是因为感激皇后娘娘,二是因为皇后娘娘对您用情更深,三……”
  
  臻美人鼓足勇气,同燕文帝对视,清澈明亮的眸子盛满复杂又深刻的情分:
  
  “为了您,我已一无所有,已是没脸去见父母,我不曾后悔,也不怕被人误解咒骂,一如顾嘉瑶说过,我不忠不孝。”
  
  “这些我都不怕,难不成我还怕顾贵妃因我侍寝而故意搓磨我?”
  
  “这几年,我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的醋意大发,嚣张跋扈。”
  
  臻美人抬手轻轻抚摸上燕文帝的脸庞。
  
  燕文帝虽然不再年轻,五官硬朗,成熟稳重,做了皇帝后的帝王光环加成,再加上不曾发福依旧有力的身体。
  
  这都是臻美人愿意以身侍敌的原因。
  
  倘若是个老头子,皮肤松弛,老态龙钟,哪个年轻姑娘肯在老头子身下承宠。
  
  “倘若连陛下的爱豆没了,我活着还有何意义?”
  
  臻美人的清咛,她的无怨无悔,让燕文帝心头颤了一瞬,
  
  两人深情对望,燕文帝头越来越低,即将吻上臻美人。
  
  而臻美人高昂着天鹅般的脖颈儿,微微合眼,等待热吻的降临。
  
  顾贵妃对她的惩罚不可怕,没有燕文帝的爱,臻美人在后宫寸步难行,再也无法保持独特的地位。
  
  “陛下。”
  
  大太监在门口低声说道:“英国公世子带着调查结果入宫了。”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碎。
  
  臻美人心中恨死了顾家人,连忙后退一步,秒目盈盈,带着几分期盼同羞涩。
  
  顾嘉瑶看到一定会说,奥斯卡欠她一座表演奖。
  
  燕文帝嘴角轻抿,沉吟半晌,迈步出门,上了轿子,“去御书房。”
  
  “遵旨。”
  
  大太监悄悄看了一眼臻美人,争宠成功了?
  
  “准备护膝。”臻美人对婢女吩咐,眼角眉梢带了一抹得意。
  
  “小主,陛下送您赏赐。”
  
  太监婢女端上几个托盘,除了书卷之外,一个托盘上放着高领衣裙格外刺眼。
  
  臻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