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二哈的不简单修行 > 第十七章 润物之雷

  空气寂静了数秒。
  看着恼羞成怒的中年男子,吴限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惹上事情了。
  再看他众星拱月的样子,想来他的身份应该不低。可惜了,似乎脑子不太好。
  苏胜男也摸了摸头,面对几乎整个演武场的人的视线,紧张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本以为是自己与胖子间的一场恶战,但到头,这场比赛似乎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不过,灵兽伙伴强应该也算是强的一种吧!”苏胜男这样自我激励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副府主不愧是老油条,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语气平静中带着一丝威严,“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接着,他运转灵力,一身狼狈气息一下子,就是头发似乎少了不少。
  边上的人立马猴叫似的把刚才各自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听着周围人嘈杂的声响,张副府主也大概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仅仅是新生排位赛里,这只二哈的火力有点猛,一时走火了而已。这么说来,似乎这几个人还有这条二哈都是无可厚非的。
  唯一能拿来出气的似乎就是那个正准备偷偷溜走的裁判了。
  “站住!你来跟我说说,作为一名裁判有什么义务?”张副校长的话就像是一面无形的墙,堵在了裁判的身前。
  那位裁判自然认识副府主,细碎的小脚步不情愿地停住了。
  他搓捏着手,手心满是冷汗,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是这样的,刚才……刚才这只二哈打出一个本垒打,我一时兴奋就跟着跑了起来……”
  张副府主正了正衣襟:“你看我像个傻子吗?如果我记得没错,两年前你毕业的时候似乎在我身后做鬼脸吧?”
  “不,张副府主,我没有!”这位不知道名字的裁判顿时慌了,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啊!
  而且他是一年前毕业的啊!
  可这一声“副府主”彻地把张副府主的身上的小火山点着了。
  “不,你有!”
  “我……”
  还没等这位裁判解释,张副府主就摆了摆手:“先关个几天,新生排位赛继续!”
  ……
  ……
  “给我把这个叫苏胜男的安排一下!”回到办公室的张副府主虽然神色平静,但起伏的胸脯却表现出了他内心的愤怒,“我就不信这进入第二轮的学生里,还没有人能对付这只二哈!”
  这是他当副府主以来,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这么大的丑。
  面子比天大,这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完了。
  别的事情他不屑于去做,在新生排位赛的次序上暗箱操作一下倒是没什么问题的。
  秘书思虑片刻,就低着头附和道:“这只二哈的那一招虽然破坏力惊人,但是命中率很低。我相信只要给它找个速度够快的对手,它就难以招架。”
  “嗯,那就这样吧!”漫不经心地说完这话,张副校长就背负着手,闭起眼思索起来。
  秘书愣了愣,对领导的反应有些捉摸不透。
  他挠了挠头,凑过脸投去询问的眼神:“再爱都曲终人散啦?”
  张副府主扯了扯嘴角,朝秘书脑袋就是一巴掌:“闭嘴!”
  秘书缩回头,扶了扶有些歪了的眼镜:“那府主大人您是在想什么?”
  “我是在想,这二哈到底是什么来头?”张副府主轻咳一声。
  “哦,这我略有所闻,它几日前在灵兽认证中心里大放异彩,还引起了一段时间的轰动。它不仅修行天赋百年难遇,智力开发更是前无古人。”秘书接话道,“不过嘛,似乎没什么背景。”
  “愚昧!有这样的天赋,卧龙之地那些老妖怪不得快疯了!”张副府主顿了顿,继续说,“我曾观古籍,知道有一门名为《奔雷咒》的天阶上品功法,与这只二哈爆发出来的那种力量极为相似。能拥有这种功法,这只二哈绝对不简单。”
  秘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张府主英明,所以?”
  张副府主闷声道:“所以这些都做得干净些,万一这二哈背后有什么人,也不要扯到我身上。”
  “可是。”秘书又插嘴道,“就算被知道了,这种小事还能有什么后果呢?”
  张副府主摸了摸胡子,沉默片刻。
  似乎是这么一回事哦!
  于是,他眼睛一瞪,朝秘书头上又是一巴掌:“闭嘴!”
  ……
  两天后。
  熟悉的演武场。
  新生排位赛800进400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下一场就是苏胜男的对决的了。
  比赛还是八场同时进行,然而这一次,苏胜男的这场比赛却吸引了绝大多数观众的目光。
  毕竟,观众们对吴限的表现十分期待,盼望着看到一场与众不同的精彩表演。
  为了安全起见,裁判由原来的毕业生换成了一位空玄境的老师,之前那位此刻正在刑法堂地下那层里蹲着。
  苏胜男的对手叫何非凡,是新生中为数不多的听雨境修行者之一。
  那是个瘦小的阴翳男子,佝偻着背,像是一把收鞘的刀,没有携带灵兽,仅仅一人。
  “我看过你们的比赛,你的二哈很强,但是你们的排位赛也就到此为止了。”走上演武场的何非凡挺起背,负手而立,声音中透着理所当然的自信。
  吴限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他并没有把眼前的男子说的话当做膨胀。凌云学府里傻子不多,既然何非凡在见识过自己的实力之后依旧自信满满,显然这个男人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苏胜男似乎听说过这人的名头,表情也不那么好看。
  何非凡是单土灵根,但与其他人注重防御的修行模式不同,他的土灵根修行注重一个快字。
  承蒙江湖上兄弟抬举,得了个“岩雀”的名号。
  何家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却也有着自己的独门传承——地阶上品灵技《踏石》。这个灵技的作用无他,能让你在岩地上如同水上行走般来去自在。
  而随着评委一声令下,吴限提起汇聚的一发三相奔雷咒就朝着何非凡爆射而去,但何非凡身形一动,便如同兔子般闪避开。
  紧接着,他脚下的土地中翻滚起石浪,整个人脚踏石浪,舞龙般环绕着吴限和苏胜男旋转起来,时不时有几块碎石从那石浪中弹射出来,威力不大,但胜在数量。
  吴限有些恼羞成怒,但是,三相奔雷咒的命中率不高,连续三发都放得跟放烟花似的,全部打空了。
  天空中的场面十分壮观,但是没有什么用。
  何非凡却如同脚踏七彩祥云般在地面上穿梭,还时不时拿石头扎他们。
  很显然,这个岩雀的被动在战斗状态中依旧保持,应该是开挂了。
  在场的观众的小心脏都被揪得紧紧的,感觉只要打中一发,就赢了,但又似乎不太现实。
  何非凡犹如带着电动小马达,速度不曾有丝毫减弱,而吴限和苏胜男的身上却多了很多伤痕。
  不过,苏胜男可不是花瓶。
  他挥一挥衣袖,释放出了润物之雨。
  紧接着吴限和苏胜男的脑袋上,多出了两朵绿色的小云朵,开始落起淅淅沥沥的绿色小雨。
  之所以是绿色的,这与苏胜男的木灵根有很大关系,虽然丑了点,但是效果更佳。
  何非凡看到这一幕,原先气定神闲的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了。
  本来想慢慢把他们磨败,但现在看来得速战速决了。
  而感受着绿色的雨水的滋润,吴限和苏胜男的伤口开始逐渐发痒、愈合,吴限自身的灵力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充。
  然后一人一狗对视了几秒钟。
  吴限拿鼻子指了指那个在演武场上绕圈圈的何非凡,眨了眨眼睛。
  苏胜男抿了抿嘴,心领神会,向吴限点头示意。
  于是,下一刻,一朵绿色的小云朵也浮现在了何非凡的脑袋上,随着何非凡的移动也跟着移动。
  观众席上,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这慌了?”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我可以绿你?”
  何非凡也有些懵圈,感受着舒适的绿雨斜吹在自己身上,他有些空乏的灵力竟开始恢复。
  他心中冷笑一声。
  若是苏胜男凭借小绿云来跟他拼消耗,那样说不定还有一丝胜算,谁料他竟然失误给自己也来了一朵小绿云。
  看来,是时候决出胜负了!
  然而,下一刻,一发三相奔雷咒朝着头上那朵绿云袭来。
  三相奔雷咒内的暴虐灵力汇进云层,原本的小绿云一下子变成了乌黑色。
  然后,原本的蕴含生机的绿色雨滴变作了暗紫色的雷电。
  何非凡脸色变了,但无论他如何快速地移动,这朵乌黑色的云朵依旧紧随左右。
  然后,一道雷劈下,像是一把阔斧砍向了何非凡的脑袋。
  此时的三相奔雷咒已经经过了云层的缓冲,威力大大减弱了。但即便如此,随着一道亮眼的电光,何非凡倒下了。
  即便他及时给自己套上了岩铠,但作用并不明显。
  场上的观众们沉默了。
  这是——
  润物之雷?
  还有这种操作?
  裁判长呼了一口气,宣判:“胜利者,理学院苏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