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农家皇后太古怪 > 209
“知不知道,问问不就知道了?”雪山圣子撇了曲安一眼,对他那个狼狈的样子颇为不喜。
  大伯母现在眼泪鼻涕往外冒,嘴里哀嚎着,似乎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来。
  “既然这舌头无用,不如直接割了吧。”其中一个雪山的人开口道,似乎对哭哭啼啼的邓春枝很是厌烦。
  “我觉得也是。”立刻有人附和。
  这群人,真的就是穿着白衣索命的鬼,曲小琦的视线一直都没有放在两个人身上。
  她的动态,也被雪山圣子看在眼中,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身为雪山的人,怎么可以如此弱?
  雪山圣子靠近曲小琦,将手放在了曲小琦的耳边,这样看着像环抱一样,不过目的确实让曲小琦的脸对准邓春枝。
  紧接着就对雪山的人点点头,刹那间,邓春枝的小指便断开了,鲜血猛地涌出。
  曲小琦脸色煞白,见到血涌出的那一刻,满脑子全都是彩凤婶子的后心被短刀插进去的场境。
  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甚至因为心理的不适导致她想要干呕。
  雪山圣子眯起眼睛,然后轻轻抚摸曲小琦的后背,低声道:“你这样我带回去两天就会死掉,还不如当时便不救你。”
  曲小琦只感觉周身发寒,虽说这雪山圣子话语轻柔,但是这内容倒像是给她判了死刑。
  稳定了心神,曲小琦面色肃然,看向邓春枝的目光带着些许的坚定。
  “东西放哪了?”雪山的人问道,“是不是太过仁慈了?原本想着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怕给他弄死了。不过这样明显不太够啊,要不在剁几根?”
  “剁吧。”雪山圣子开口道。
  邓春枝吓得直摇头,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手,结果两根手指落下,她吃痛几乎要昏厥过去。
  曲小琦胃中一阵翻涌,不过立刻忍了下来,看着邓春枝的视线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大活人。
  “我说,我说……在那边……被埋在那边……”邓春枝颤颤巍巍的指了一个方位。
  雪山的人从院子里拿出锹,在她所指的方位开始挖掘起来。
  原来内力也不是万能的,至少不能用来翻土。
  没多久,就挖到了一个木板。
  这个画面似曾相识,之前柳圣书他的娘似乎也是将宝贝这么藏在地底的。
  是不是村子里的人都有将东西埋在地下的习惯?
  里面翻出来一个大箱子,打开之后也没见剩下什么东西,只有几件看起来不怎么值钱的首饰,还有书籍和书信。
  这么点东西用这么大箱子装?
  曲小琦面色沉了下来,“看来曲安你儿子这几年读书的银子,可不是从她们娘家里拿的。”
  这直呼名讳让曲安面色一白,突然间他也有些悲愤,这些年在邓春枝家里抬不起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箱子里原本的东西呢?”曲小琦看向邓春枝,问道。
  “我都当了……”
  “原本都有什么东西?”
  “一些金首饰……说是给你……当嫁妆的……是你娘临走前跟我说的,然后就把这些东西给我了……”邓春枝现在还敢撒谎?再撒谎估计小命都不保了。
  “曲安,这么多年,你对你的枕边人可一点都不了解啊。”曲小琦嘲讽着,自己娘给自己留下的东西现在只保住这些,这让她很是气愤。
  曲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曲小琦蹲下来在箱子里翻了翻,然后近到屋中随便扯了一块布,也不管那布是否是邓春枝喜爱的,直接铺在地上,将自己娘亲留给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放到了布里。
  期间雪山圣子也在旁边看着,经过这几年,这里面也不剩下什么东西了。
  还有一两个做工精致的银首饰,不过这相比较起来肯定是没有那些金首饰价值高。
  毕竟是自己娘留给自己的,曲小琦当时就要将其中一个银簪子戴到自己头上,被雪山圣子阻止了。
  “这物件做工精致,看样子不像是凡品。”雪山圣子拿在手中,不知道触碰了什么,那银簪子顶端摊开,然后一根银针从中弹出。
  雪山圣子看着那银针并没有变色,低声道:“应该没有涂上毒药,银针还是原有的颜色。不过这种设计若是涂上毒药,确实能轻易的杀死一个人。”
  说完,便将银针放回簪子里,然后替曲小琦盘了头发。
  “那这些……”曲小琦双眼一亮,自己娘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应该都不是凡物。
  果然,翻看了一下,这些首饰都有自己的小机关。
  可能是因为怕伤了自己,所以里面的东西都没有涂毒,就算是不小心触动了机关打到自己身上,也没事。
  “果真是雪山的前圣女,喜爱的暗器还是银针这些小物件。”雪山圣子轻声道。
  那些书信曲小琦没有打算看,不过最让她好奇的还是那几本封皮没有名字的书。
  打开了其中一本,曲小琦就更加兴奋了,这里面有图画和字注解,这是武功的修炼方法!
  只看了一页曲小琦就合上了,将这些收起来,然后背在了自己背上。
  现在曲小琦身上银头饰银项链银耳坠还有银手镯,因为曲小琦没有耳朵,这耳坠是她刚才用银针扎开,然后戴上去的。
  雪山圣子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带着些许欣赏的神色,这个女人还不是那么无药可救。
  “这两个人你想怎么处置?我都听你的。”雪山圣子开口。
  曲小琦走到曲安面前,“要么休书给她,要么死。你的命反正也是我爹救得,现在还回来就是了,希望你见到下去见到我爹的时候,不会羞愧难当。”
  如果曲小琦现在不说这些话侮辱曲安,或许那位雪山圣子就代劳了。
  “我不会写字。”曲安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邓春枝一脸惊恐的看着曲安,然后突然上前去抱住曲小琦的腿,手上的血全都蹭到了曲小琦的衣服上,哀求着曲小琦放过她。
  一个被休的女子将面临什么,她实在是太清楚了。
  曲小琦看向雪山圣子,雪山圣子不明所以,问道:“你不是认字吗?”
  “我不会……写。”
  曲安家里就有之前曲中山留下的笔墨纸砚,曲小琦帮着磨墨,雪山圣子这边写了休书。
  “没想到你竟然连休书都知道。”
  “之前在书中看过。”只是他没有想到有那么一天自己竟然也会写。
  雪山圣子的字迹很好看,曲小琦见过的字迹也就是阿香、孟羽卿和眼前这位的。
  阿香的字可以说是秀气干练,孟羽卿的字可以说是锋芒毕露的,一看就有那种上位者的霸气,到是没想到这性子阴狠的雪山圣子的字迹竟然如此柔和,让人看着就心旷神怡,似乎所有的锋芒全都被抚平了一样,也可以说是大气。
  字可以体现人的心境,但是这雪山圣子的字是不是和本人差太多了?
  邓春枝和曲安按下了手印,这印子是用邓春枝的血按下的。
  好在曲安将邓春枝扫地出门之后,雪山的人十分‘好心’的给了邓春枝一份止血的药,还很客气的给她洒在了伤口上。
  院子里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曲小琦头也不回的走开了,怀中抱着自己娘亲留给自己的东西,这些都是她的宝贝。
  曲安选择活命,休弃邓春枝这一举动并没有出乎曲小琦的意料。
  她现在想的是,就算是她知道了修炼武功的方法她也不能留在临溪村。
  反正左右都是离开,去一趟自己娘亲所停留的雪山也无不可。
  就在雪山圣子说银针是雪山常用的武器的时候,曲小琦就已经信了几分娘亲是他们那的前圣女。
  孟羽卿说过,雪山也有可能是被自己娘亲牵连的,不过现在是隐门,应当……
  不过那也只是可能而已,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曲小琦现在还不清楚。
  曲安的事情也就是在临溪村最后的一件事情了,曲小琦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就被雪山圣子拦腰抱起,然后运用轻功离开的临溪村。
  他走的是大路,所以没有被山林拦住。
  中途雪山其他的人示意自己要帮助雪山圣子抱曲小琦,都被雪山圣子拒绝了。
  曲小琦这才想起这位雪山圣子是没有办法近女色的,曲小琦低笑出声,果然这种天赋极高的人都不会听话。
  出了临溪村后没多久,他们就骑上了马。
  曲小琦全程都是被雪山圣子抱在怀中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是在急着赶路,这也导致曲小琦的屁股可是遭了罪了。
  别说屁股了,就连大腿都被磨破了,也不知道这雪山究竟有多远。
  她还以为这些武林中人都是会飞的,结果依然还是需要交通工具,这工具还这么不友好。
  雪山圣子还算细心,怎么说也是给了曲小琦疗伤药,效果还算是不错,也不至于让这段路这么难挨。
  最遭罪的应该是那个蒙面人,也不知道雪山圣子怎么想的,竟然打算将人带到雪山来,这也导致那人浑身是上还要趴在马背上受颠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