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温柔以臻 > 第138章 不止一个
顾慕臻拉着温柔进了西厅,温老太太刚好带着管家转过来,吴锦易亦步亦趋地跟着,温老太太在跟管家说哪个细节没处理到位,让他抓紧时间改,管家一一记下,吴锦易也一一记下,吴锦易是觉得每来都能跟外婆学很多东西,哪怕是听外婆说一些碎事,也觉得是学问。
  
  温老太太见温柔领着顾慕臻进来了,连忙伸手把他二人唤到身边,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妥当。
  
  温柔刚刚看了一圈,觉得到处都装修的极讲究,她真没觉得哪里不妥当,便冲温老太太摇头。
  
  顾慕臻之前也来看过,他对这些没讲究,也不甚在意,温家的地盘,他也不会指手划脚。明天晚上宾客们要看的也不是这些外在的装饰,而是温柔,所以他也冲温老太太摇了摇头。
  
  温老太太见他二人都不给意见,冲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哪里凉快呆哪里去。
  
  吴锦易瞅了温柔和顾慕臻两眼,随着温老太太转身。
  
  温柔拉着顾慕臻出去,在外面的花园里散步。
  
  想到吴锦易跟在温老太太身边毕恭毕敬的样子,她轻微地叹了一口气。
  
  顾慕臻问她:“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
  
  温柔没说话,只忽然停住脚步,看着满院的鲜花,鲜花分散在碎石路两边,隔远连着湖,另一侧连着宽大的游泳池,再过去,就是一小片树林,那一边是张医生和孙嫂以及管家们住的地方。
  
  别墅很大,视野很开阔,她手边的花延伸很长,看似杂乱地自由生长,却不难看出被人精心打理过的痕迹。
  
  温柔看着这些花,内心喜爱,面上却无端的生出几丝心疼。她伸手触了触近在手边的一朵五月红葵,心想着温老太太没有亲孙,那些外孙看似跟她也亲近,可单从吴锦易这里不难发现,这些外孙,对温老太太的态度,恭敬远大于亲近。
  
  这不是对待亲人的态度,这只是对待长辈的态度,或者说,是对待上位者的态度。
  
  温柔将心中的想法说给了顾慕臻听,顾慕臻瞅着她:“心疼你奶奶了?”
  
  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脑袋:“就算你心疼,我也不会让你留下来陪她。在这样的豪门里,这样的相处很正常。”
  
  温柔内心一刺,反问道:“我嫁给你后,也会是这样?未来我的子孙们也会这样对我?”
  
  顾慕臻额头一抽,没好气地戳了她一下:“我们顾家的子孙才不会这样子呢!”
  
  温柔不信:“你刚说了,豪门里都是这样的相处。”
  
  顾慕臻白她一眼:“我们顾家一向人丁单薄,没那么多是是非非,而且,我父亲到我,从不沾染别的女人,未来我的儿子也一样,这样纯正的家庭,哪是温家能比的。”
  
  他凑近她耳边:“你看过温家的资料了,这温家的女儿们虽多,但多数都不是温老太太所出,既不是她所出,跟她肯定不会太亲近,女儿们都跟她不亲近,更不说女儿们的子女了,这么多年她都过来了,哪可能有你说的那么惨,你太小瞧你这个奶奶了。”
  
  轻轻将她搂到怀里,顾慕臻郑重地说:“顾家永远不会这样,相信我。也相信你儿子,更要相信你的孙子。他们一定会将这纯正的家风遗传下去的。”
  
  温柔:“……”
  
  一句话把儿子和孙子都扯出来了。
  
  孙子……感觉好遥远。
  
  儿子……
  
  温柔抬头,看着顾慕臻问:“你很想要儿子?”
  
  顾慕臻笑:“我能不想吗?你问的什么话。我当然想要你和我的儿子。”
  
  温柔翻白眼:“我的意思是,你不想要女儿?”
  
  顾慕臻一下子笑出声:“还没结婚,你之前不是说不结婚,不给你名份,不给你保障,你就不给我生孩子吗?现在倒谈论的欢。”
  
  温柔说:“我只是问问,又没说现在给你生。”
  
  顾慕臻笑的欢畅,拉着她朝更加僻静的地方去,一路上笑着说:“你想现在生,我现在也给不了,在外面你也放不开。”
  
  确定四周平静,无人可看得见了,他低头吻住她:“你不用多想,儿子和女儿我都要,不管是先生儿子还是先生女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生的,不止一个。”
  
  这里是一个仓库,四周树木林立,几乎人迹罕至。
  
  顾慕臻将温柔压在一颗圆滚滚的树干上,尽情地吻着,直到听到湖那边传来江女士和温丹卉的声音,他这才将温柔抱住,平复着气息,艰难地说:“我会忍住的,还有一个月,你就是我合法的妻子了。”
  
  他松开她,拉着她朝外面走。
  
  温柔脸红气促,腿都有些软,走出两步,很不争气地蹒跚了一下。
  
  顾慕臻停下,笑着回头望她。
  
  温柔的脸越发的红了,羞的无地自容。
  
  顾慕臻走过来,低头瞧她,越瞧越喜欢,他捧住她的脸,爱恋地亲了一口,然后一弯腰,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温柔立马搂紧他的脖颈,依偎在他的怀里。
  
  顾慕臻薄唇帖着她的脸,低声说:“我们回卧室吧,这会儿前厅没人。”
  
  两个人回了前厅,钻进温柔的卧室,就没出来。
  
  李嫂在厨房准备午饭,压根不知道他二人回来了,张医生去了西厅,给温老太太做日常检查,然后就留在温老太太身边,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一行人才从西厅回来。
  
  听到窗户下面女人们的谈话声,顾慕臻不甘不愿地结束,抱着温柔吻了又吻,快速起身下床,穿了衣服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温柔躺在床上,把脸埋在被窝里,浑身都是他的气息,感觉洗都洗不掉的那种深刻。
  
  不想起来,这个时候只想躺着。
  
  可楼下的声音越来越近,眼看要进门了,她可以呆卧室里,但总不能这样赤条条的。
  
  温柔也不甘不愿地起床,先去洗澡,再换衣服,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样子,眼含媚色,唇红脸艳,她拿起扑粉,盖了盖脸上的娇羞,又打了一层浅浅的唇膏,遮一遮唇上艳色。
  
  转身的时候,又顿住,从格子柜里取了耳环盒出来,将昨天顾慕臻买给她的耳环对着镜子戴好,然后捋了左耳边的长发,露出那晶莹剔透的钻石耳环。
  
  拉开门,走到楼梯口,看到顾慕臻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了,面前摆着一杯茶,他正垂头刷着手机,身后玄关处女人们的笑声传了来,脚步声跟着临近,然后人影陆续钻进来。
  
  再接着就是门外的轿车声,管家在最后面,率先说一句:“二少爷回来了。”
  
  顾慕臻抬起头,这个时候江女士和温老太太已经进来了,他先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向正从楼梯处往下走的温柔。
  
  她还是穿着刚刚那一套衣服,再看自己,自己也是。
  
  顾慕臻忍不住低笑,搞的他们像偷l情似的,明明就是再正当不过的关系。
  
  就算这里是温家,他们睡一起也没人说什么。
  
  顾慕臻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茶,视线落在温柔戴了耳环的耳朵上,笑容加深。
  
  吴锦易已经随着温丹卉进来了,见顾慕臻坐在客厅里喝茶,他也走过来坐,听到管家说的那一句‘二少爷回来了’,他又赶紧站起身子,往门口走。
  
  还没走到门口,温久展便走了过来,手臂肩挽着西装外套,身后唐姜拿着他的公文包。
  
  进了门,一看到吴锦易,愣了一下,唤了一声‘锦易’,吴锦易喊了一声‘二伯’,温丹卉也过来喊了一声二哥,温久展冲她嗯了一声,客厅环视一圈,没看到江女士,听到厨房有动静,就直接走向厨房,见江女士又在厨房忙碌,他转身,上楼,去看温老太太。
  
  温老太太进来后就由着张医生扶着上了楼,上午走太多路,有些累,她就躺在沙发里休息。
  
  温久展过来看望她一眼后就带着唐姜回了书房,呆了十分钟左右,唐姜出来了,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温久展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又下楼,跟吴锦易和温丹卉说话。
  
  中午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吃完饭温丹卉不想走,吴锦易也不想走,既来了,那当然是能呆多久是多久,呆到晚上吃完饭最好。
  
  温丹卉有些惧怕温久展这个二哥,吴锦易也有些惧怕温久展这个二伯,只要温久展在家,他们鲜少来上门叨扰老太太。好在温久展一直都很忙,真正闲在家里的时间几乎没有,别看现在是五一,国家规定有五一假期,别的公司或许别的人也许有,可温久展没有,他还得累死累活的为温氏企业拼命,他不单没有五一假期,他一年四季都没有假期。
  
  平时就算了,温丹卉只在闲的没事儿的时候过来探望一下老太太,可今天不一样呀,这家里不是多了个温柔吗?
  
  原想着吃完午饭了,温久展得去上班了,可他却坐着不动,还让李嫂给他泡了一杯咖啡。
  
  一杯咖啡喝完,他见温丹卉和吴锦易还不走,眉眼一抬,不见生气,可出口的话却透着一抹不快:“你们下午还有事儿?”
  
  温丹卉笑着站起来:“没事了,上午就是来看看母亲,下午母亲要休息,我就带锦易回去了,明晚再过来。”
  
  温久展嗯一声,让管家送客,这就是不打算留他们的意思了,温丹卉只好带着吴锦易去向温老太太告辞,再跟江女士和温柔以及顾慕臻告辞。
  
  等二人离开,温久展上楼,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