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六章 断后遭遇红拂女

  李崇光率领少年军从谭黑龙大营杀出,一路北上来到恶阳岭关口,只见城门紧闭,李崇光数次请求开门皆不得准。
  那恶阳岭城上的突厥守军见到一群十来岁的毛孩子,根本不放在心上,李崇光说道有重要军情禀报,守城大将康苏密来到城上,见一群孩子,便远远儿问道:“一群孩子有什么军情?”
  李崇光大声喊到:“碛口镇已经被侯君集部攻占,现在李靖正率军准备攻城!”
  康苏密大怒,“胡说八道,李靖还在马邑,你这小孩子胡诌些什么?再不走,乱箭赶你!”
  李崇光长叹一声,宇文名臣上来问道:“大哥,他们不让我们进城,这下怎么办?”
  “我们连夜绕道赶回碛口镇,接应到村里人,往西走吧!”
  “往西何处?”
  “寻一处草原,休养生息,突厥必败,我们要开始躲避战祸了。”
  李崇光说完,看了一眼城关上的康苏密,转身带着少年军又往回走。
  众人走了一日,在碛口镇北边老鹰涧休整。一群孩子正睡得恍惚,忽然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越来越逼近队伍,李崇光立刻跳了起来,呼喊道:“有敌情!备战!”
  一众少年立刻惊醒,纷纷持枪上马列队,摆出锋矢阵,前锋张开的“箭头”可以抵御来自敌军两翼的压力,此阵进攻性稍差,阵形的弱点仍在尾侧,适合变阵迎低。
  那疯狂奔袭过来的队伍伴着漫天的烟尘到了老鹰涧,为首的壮汉金冠彩衣,一身虎皮裙,手持双刀,面如鬼神。他见到列阵的少年军,立刻停下,命左边侍卫上前问话。
  “哪里来的孩子,敢拦住颉利可汗的路?”
  李崇光和少年军听了,面面相觑,“我们是碛口镇黑龙庙村的村民。”
  “为何挡驾?”
  “昨日前往恶阳岭投奔大汗,并且上报军情,不想守城的将军将我们赶走,只得在此休整。”
  “什么?又是康苏密这个狗东西!”后面金冠的颉利可汗听了,咬牙骂起来。
  颉利可汗催马来到李崇光面前,“孩子,这里距离碛口镇还有多远?”
  “约五十里路!大汗,唐将侯君集已经占领黑龙庙村,大汗此时去碛口镇要小心!”
  颉利可汗大惊,“唉,唐朝李靖昨夜偷袭恶阳岭,我的大将康苏密叛变,害我丢了恶阳岭和定襄城!”
  “什么?李靖只有几千兵马,居然打败了大汗二十万大军?”李崇光听得目瞪口呆。
  “唉,都怪本大汗误信了康苏密这个奸贼,以为唐军全军出动了。眼下唐军在后面追击,小兄弟,速速放我们过去!”
  李崇光心里明白颉利可汗已经被李靖大败,当下便鼓足勇气,“大汗,你们先过去,我带领我的弟兄们为大汗断后,拦住唐军!”
  颉利可汗大为惊讶,连说“好好好!”头也不回得带领残军败将逃出山涧。
  待颉利可汗部众逃得无影无踪,宇文名臣问道,“大哥,他们连城都没让我们进去,根本没把我们当做他的臣民,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他卖命?”
  李崇光道:“颉利可汗这样的君王,自然不配我们为他拼命,但是现在追过来的唐军,才是唐朝精锐中的精锐部队,你们不想想见识见识一下吗?”
  众少年面面相觑,窦去疫问道:“都遇到最强的了,我们还不跑?”
  “人生在世,能有几次狭路相逢的机会?兄弟们,今日之战,也许是你们这辈子最荣耀之战!它不是为了突厥,不是为了颉利,不是为了碛口镇,二是为了我们军团的荣耀!让唐军看看我们这黑龙庙村来的少年军!”
  李崇光阵前慷慨陈词,说得少年们热血沸腾,二百多名少年一起振臂高呼。
  不一会儿,山中老鹰呼啸而去,群鸟也跟着一起飞尽,山涧之中忽然奇静无比。
  此时已近黄昏,山口之中随着斜阳余辉,缓缓进来一支军队。
  为首的居然是一名年近四旬的女将,且看她,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具眼识穷途;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
  此人正是当朝户部尚书李靖的妻子张出尘,人称红拂女。
  红拂女领着唐军慢慢进了山涧,对左右吩咐道:“此处两边地形怪异,小心伏兵!”
  李崇光见唐军缓缓而来,极为谨慎,心中起敬。红拂女见一群娃娃兵在此,心里苦笑。
  “这突厥果然被我唐军打得没人了,颉利只能派一群娃娃为其断后!”红拂女说笑道。
  李崇光举起枪头,少年军立刻由锋矢阵转为半月阵迎敌。
  红拂女看了大吃一惊,这群少年虽然变阵不够娴熟整齐,却是丝毫无错,红拂女再仔细查看四周,见只有一百多个孩童,心里便明白了。
  红拂女上前说道:“孩子,你们还年幼,还是快快回去放牛吧。”
  “牛羊早就冻死了,我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与唐军决一死战!”李崇光面露凶光。
  “哎,原来是没吃的了。这好办,老娘在长安有几十亩地,正好没人种,你们跟我回去,帮我种田,粮食我一分不要,每月还给你们军饷,等你们再长大一些,给你们娶媳妇儿成家立业,总比死在这里强吧?”红拂女说完,笑着望着李崇光。
  这少年军苦日子过多了,又遭遇暴雪灾害几乎家破人亡,何时受过这样的诱惑,眼下便交头接耳,相互议论。
  李崇光心里听了这话,方才的怒气也瞬间没了,但是生性谨慎的他不敢轻信他人的承诺。
  “你是谁?敢这样说话乱我军心?”李崇光上前用枪指着红拂女问道。
  “本将,也就是你们以后的雇主,姓张名出尘,江湖人称红拂女!”
  “红拂女?”
  “她是红拂女?李靖的夫人?”
  “就是那个帮助唐童开国的风尘三侠吧?”
  “哎呀,很厉害的。”
  少年军议论炸开了锅。李崇光也大为吃惊,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风云人物,以前只有听老人讲故事说到,今天还要跟传奇交手,心里立马起了五分敬意三分胆怯。
  红拂女见这帮孩子甚是热闹,又非常勇敢单纯,不由心生喜欢,尤其是李崇光,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懂得阵法,能临阵变阵,两侧还有两排拿着弓箭的孩子躲在石头后面,这肯定就是伏兵,能因地制宜实施兵略,恐怕自己丈夫李靖这般年纪也没有这样的造诣,假以时日好好改一下野路子,以后必然是国家栋梁。
  “让你那些做伏兵的小伙伴都出来吧。”红拂女在马上笑着说道。
  李崇光看了看左右,心虚地答道:“哪里哪里有什么伏兵?”
  没等李崇光说完,两边的孩子自己走了出来,李崇光气得闭上了眼睛。
  红拂女微微一笑,一个翻身下了马,一个人慢慢向李崇光走来,李崇光心中紧张,不敢动弹。
  “怎么样,孩子,跟我回大唐吧。突厥已经兵败如山倒了,你们的靠山也没了。”红拂女在李崇光马前说道。
  “颉利可汗没有败,他会重整旗鼓……”
  “重振旗鼓?你知道李勣已经在白道将颉利的所有主力全部消灭,他已经派你们执失部的酋长执失思力向我大唐请罪求和了,你觉得还有机会?”红拂女越说越离李崇光越来越近。
  李崇光见红拂女就在眼前,擒住她便可以威胁唐军退兵,只是不知道红拂女身手如何,万一被她反擒,那就凉凉了。
  当下,二人双目对视,各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