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一章 甘露殿惊魂

  长安城坐南朝北,中国传统风水学在建筑上提倡子午向,这一提倡被历代帝王所推崇,唐都长安最初的宫殿建筑均为坐北朝南的子午向。中国古代帝王的座位,身在北方,面向南方。因为帝王是一朝之长,宛如之上,所以帝王坐在北边,北就是“上”,而坐在南边的群臣则为卑下,南就成“下”了。
  此外,将宫城南面之门命名为“朱雀门”,而将宫城内太极宫的北门命名为玄武门,此皆来源传统风水中的“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之说。有其名必有其实,太极宫的北门既然被命名为玄武门,它就必然带有与之对应的“坎”卦之象征寓意。
  还有,在太极宫中太极殿以北建有两仪殿,“两仪”之称谓也是出自《周易》。
  太极宫甘露殿,原本是皇帝在内宫读书的地方。这天,太上皇武德皇帝李渊,以及他的儿子当今皇帝李世民,在殿里召见了李渊的第六子赵王李元景。
  李元景猜到是父亲和兄长兴师问罪,害怕至极,让雍州牧府二把手长史唐文忠随他一起进去。
  李渊高坐在殿内左侧,李世民没有正坐中央,而是站在右侧。
  李元景就跪在中间,低着头,全身未敢动一分一毫。
  “说说吧,老六,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爹的事情!”李渊看着下面的儿子,冷冷地问道。
  “儿臣,儿臣不知,请父皇明示。”李元景依旧战战兢兢,连话都说不利索。
  “皇帝陛下应该知道吧,这老六的雍州牧和骁卫将军,都是你封的,你自己的人,应该知道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李渊又对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看见年少的弟弟吓得发抖,连忙对李渊说道:“父皇,朕知道您还在为六弟收留突厥人的事情生气,您看在他还年少,尚未成年,就原谅他这一回吧!”
  “今儿我老头子,借着皇帝的甘露殿,跟你说说话,没有朝堂的君臣关系,爹就先问你,我派人去你府衙让你来见我,为什么都不来,还一定要等你兄长召唤,你才愿意来宫里看我?”李渊一身便衣,脸色憔悴,双眼放着怒火。
  “儿子知道错了,儿子实在是害怕父皇责骂,所以……”李元景实话实说,不敢隐瞒。
  “行啊,那你回去吧,等我死的那天,你也不要来,你我父子就这样吧!”李渊火气依旧大。
  “父皇!孩儿错了!”李元景吓得泪流满面,大声呼嚎。
  “你知不知道,这突厥人,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爹和你哥哥的吗?”李渊指着李元景问道。
  李元景摇了摇头,“孩儿不知。”
  “陛下,你是他兄长,也是体会最深刻,你跟他说说!”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看着李元景,“别哭了!当年父皇与我被逼反了隋朝,准备起兵,但是前有敌兵征讨,后有突厥屡屡进犯。不得已,父皇向突厥称臣,献出大量财宝!足足忍了十多年。”
  李元景听了,这才明白为何父亲和二哥要禁止突厥人进城了。他带着哭腔说道:“儿臣年少,实在不知此事,不能体会父皇和皇兄心里的苦,不能分担国事,孩儿死罪!”
  在殿门外的长史唐文忠听了,心里想着立刻进去为赵王解围,便向内侍省的宦官塞了五十两,急忙对他说道:“烦请公公速速进去通报,雍州牧府长史有重要情况要向陛下呈报!”
  那宦官为难道:“唐大人,陛下说了,不准任何人进去!这档口子,谁敢啊?”
  “公公!再不进去,赵王恐怕大难临头啊,我进去是给赵王殿下定罪,日后赵王脱险,他必定不会忘了公公今日的恩情!”唐文忠哀求道。
  那宦官听了,觉得有道理,“行,您先等着!”
  宦官悄悄走进去,跪在李元景的身后,奏道:“启奏陛下,雍州牧府长史唐文忠,有紧急事务呈奏。”
  “哼!他还敢来!”李渊听了更加生气。
  李世民瞥了一眼太上皇李渊的脸色,也顺着骂道:“他倒是会挑时候,朕将雍州牧府的军政托付给他,给朕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你让他滚进来,看他还有什么屁要放!”
  没等宦官答话,那唐文忠已经一路小跑到了殿内,走到赵王李元景旁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陛下!太上皇!是臣没有及时告知赵王殿下,才惹出事情来,赵王年幼,雍州牧府所有事务都是臣一手操持,请陛下和太上皇放过赵王,治臣的罪!”唐文忠这话憋了好久,一口气全部说完,俯下身来。
  “你倒是忠心护主啊!老夫十五岁的时候,已经跟随先皇为隋朝打天下了!就连他的二哥,如今的陛下,他十五岁的时候,也跟着我攻打高句丽,身先士卒。你再看看你们的主子。国仇家恨一概不知!”李渊站了起来,放开了骂道。
  “臣知道,太上皇,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国内已经太平,陛下一代雄主,四海归服,有陛下为赵王遮风挡雨,赵王自然不知战乱之苦。”唐文忠说道。
  “你这个长史,说话也不知道轻重!我大唐李家的男儿,哪一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大将?我看这样,你跟着赵王一起去肃州,为陛下分忧,看着吐谷浑。”
  李世民心里一阵不舍,“父皇,肃州太远了!”
  “再远也是我大唐的疆土!”李渊立刻接上李世民的话。
  李元景和唐文忠面面相觑。
  正尴尬间,宦官又进来报:“陛下,太上皇,齐国公长孙无忌和代国公李靖,在殿外请见。”
  “这两个人怎么会同时来?”李渊疑惑地问道。
  “既然是吏部尚书和兵部尚书一起来了,想必是事态紧急,快召见。”李世民说道。
  李渊坐了下来,对着李元景说道:“两个老国公来了,站起来吧,把眼泪水擦擦,别让开国元勋看见我皇家男儿的泪水!”
  李元景在宦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与唐文忠一起站到李渊的下位。
  齐国公长孙无忌和代国公李靖一同来到殿内,二人分别向李渊和李世民行了君臣之礼。
  “两位卿家,这么急来见朕,所为何事?”李世民问道。
  “陛下,太上皇,臣特地前来贺喜!”长孙无忌笑着说道。
  “哦?卿家说说看!”
  “臣有两喜,其一,代国公李靖攻打突厥,消灭敌军并擒获了颉利可汗,已经押赴到雍州牧府看管,扬我大唐国威。”长孙无忌说完,看了一眼李靖。
  “哦?已经抓到了?太好了!父皇,颉利被我们俘虏了!”李世民大喜过望,旁边的李渊听了,惊得目瞪口呆。
  “父皇,这十五年的血海深仇和耻辱,终于得报了!”李世民激动地向李渊一跪。
  李渊喃喃地说道:“老夫依稀记得当年向突厥称臣之痛苦,这十多年每每想起,便痛哭流涕!”
  “父皇!”李世民又是一拜,李元景唐文忠也拜下,为李渊庆。
  “陛下快起来,陛下建此丰功伟绩,为父大慰平生!”李渊站了起来,亲自扶起李世民。
  “陛下,太上皇,臣还有第二个喜报!”长孙无忌接着说道。
  “快快说来!”
  “陛下,太上皇,前几日有突厥难民请求进长安,被守城将士拦了回去,幸好赵王殿下,在城外安抚,突厥人奔走相告,传送赵王的贤能,已经有好几个突厥部落的酋长,请求归附我大唐,永生永世做大唐的臣民。”长孙无忌说得掷地有声。
  李世民也听得热血沸腾,“哦?这事情朕跟太上皇都知道,只不过部落来投奔的事情,朕还不知!”
  “陛下,千真万确老臣也是刚刚收到突厥境内几个新郡的奏报,这才与齐国公赶过来,跟陛下商议。”李靖补充道。
  “此事……此事需要朕与太上皇先商议!”李世民想着李渊就在身后,齐国公长孙无忌和代国公李靖这会儿过来奏报,一定是为了帮助赵王李元景脱险,否则,六弟今天定要被父亲剥掉一层皮不止。
  “陛下!”李渊温和地召唤道。
  “父皇,您有什么指示!”
  “我们父子俩,明天一起再会一会这位颉利可汗吧!”李渊坐着,巍然不动。
  “好的,孩儿明白了!”李世民躬身答道。
  “元景,你和唐文忠明天安排一下,诸位臣工,叫上中书省尚书省和门下省的大小官员,还有那些开国老臣,都一起。”李渊说罢,起身向甘露殿外走去,两名宦官上来搀扶着。
  李世民看了一眼李元景,“老六,你去送送爹,唐文忠,你与两位国公,同朕一起商议下明日的流程。”
  “诺!”众人向李世民施礼应道。
  李元景跟上了李渊,一直离他两步走着,不敢靠近哪怕一步。
  “怎么,老六,有话同为父讲?”李渊故意放慢了脚步,背着身问后面的李元景。
  “父皇,儿臣懵懂无知,不理解父皇的一片苦心,实在是心中愧对父皇。”李元景低着头说道。
  那李渊停了下来,此时黄昏将近,天际暗红,李渊抬头,向着天空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