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章 猛攻猛攻

  侯代序因中了李崇光的请君入瓮之计,丢了所有盔甲兵器和战马,还折了八名副将被绑在黑龙庙村里,狼狈得逃回侯君集先锋大营。
  侯君集在大帐内,看着疲惫不堪的儿子,忽然仰天大笑,众将疑惑不解。
  “侯帅,少主出师不利,何故大笑?”参军黄觉问道。
  侯君集下来帮侯代序整了整衣裳,“快,下去换身新的盔甲!”
  侯代序这才回过神来,狠狠地答了“诺”。
  待众人散去,黄觉单独留下,欲言又止。
  侯君集见黄觉表情忽然变得舒缓,上前问道:“老爷是想以小败避大败?”
  侯君集大笑,“哈哈,管家,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以小败避大败?”
  “眼下我唐军虽然有二十万,却分别有柴绍、薛万彻和李勣分别率领,加上李靖的主力军,总共四路兵马,每一路兵马不足五万人,眼下李靖又将本部兵马拆给老爷和张公瑾,李靖大营现在兵马不过一万人,若是突厥的颉利可汗知道我大唐主帅大营兵马不过万,倾全国之力反扑李靖,李靖必败。我部两万兵马再去马邑(今山西朔县)救援,若破了突厥,首功一件,不破则我军可以退去与柴绍部汇合,保存主力。”
  侯君集不搭话,陷入沉思。
  “眼下将军偷袭碛口镇不成,李靖必然借机发难,老爷若是这个时候给颉利可汗递过去这个消息,此计可行。”黄觉补充道。
  “好,这样,一面安排心腹去恶阳岭通知颉利,此事要办得谨慎。另一面,让代序整顿一下,一定把这个黑龙庙村寨攻下来,代序还是个孩子,遭遇失败还要帮他再树立信心!”
  “属下明白!”
  黄觉退下,侯君集一人正襟危坐,一向老谋深算的他,此刻内心忐忑不定,自己虽然一心建立功名,可却始终只能在李靖之下,但若是借机除掉李靖,李靖对自己却又有师徒之情谊,很多时候都向李靖请教兵法军事,满心踌躇,却又是一个夜晚过去了。
  翌日清晨,侯代序大军压境,直逼黑龙庙村寨。唐军气势汹汹,前军驱着押着宇文名臣和窦去疫的囚车,狠狠地亮在村寨门前。
  李崇光跟众人来到城楼上,见了两名小伙伴,霎时紧张起来。
  忽然寨门大开,八名副将被绑得结结实实,由二十未满十六岁(十六岁以上男丁都被突厥征召入伍)的少年押赴出来。
  这群少年一出来,看得唐军瞠目结舌,只见他们步履整齐划一,衣服都是麻衣却样式统一,手上都是缴获的唐军的长枪和佩剑,神情肃杀,毫无惧色。
  “将军果然是守信之人,只不过这次可不止带了三千兵马来,莫非今日要踏平我村寨?”李崇光在城楼上问道。
  侯代序在下面,并不搭话,他示意将囚车推到寨门,那群少年上来两个,几刀砍断囚车,救下宇文名臣和窦去疫。李崇光跑下来,接住二人,宇文名臣依旧伤重不能言语,窦去疫哭着叫喊:“崇光哥,就是他们杀害了阿毛和阿树哥!你要替他们报仇啊!”
  李崇光咬牙切齿,“一定!”
  八名副将回了唐军阵营,侯代序吩咐士兵给八人发了长枪,“你们今天一定要英勇无畏,拿下村寨,洗刷被俘之耻辱!”
  八人义愤填膺,被一群毛孩子俘虏,心中甚是不服气。只等侯代序发号施令攻城。
  李崇光接到宇文名臣和窦去疫后,立刻撤回城寨,紧闭寨门。城楼上三排弓弩手,两排滚石擂木手就位,火油罐头摆满了城墙,一场恶战马上就要开始。
  侯代序却没有直接下令攻城,而是命令攻城车上前,那攻城车制造得好生凶猛,长有三丈,头尖身厚,有摧枯拉朽之力。
  “李崇光!区区土墙,看我冲城车捣碎你这破城墙!”
  说罢,侯代序令旗一挥,战鼓擂动,二十多辆冲城车齐刷刷冲向城墙。
  李崇光下令弓箭手出阵,成百上千的箭矢飞出,射在车上的、地上的、唐军身上的,不计其数。
  冲城车停下四五辆,唐军立刻补上推手,继续前进,待冲城车靠近土墙时,李崇光立刻命令扔下滚石,瞬间上百个孩童一起扔下石头,向冲城车砸去。
  那冲城车果然巧夺天工,滚石也砸不坏,只能得“咚咚”的巨响声,土制的城墙被轰得一直震动,墙壁纷纷裂开,城墙上的上百个少年军,很多没有站稳脚跟,摔了个四脚朝天。
  侯代序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一群顽童过家家做的城墙,也敢跟我大唐铁骑作对!攻打城门!”
  令旗一下,唐军攻门队护着攻城木冲向寨门,李崇光下令将油罐全部砸到寨门前,唐军攻门队纷纷举起盾牌遮挡,却也浸湿,李崇光亲自带领火弓箭手,纷纷射下寨门,霎时大火起来,攻城手被烈火灼伤,弃下攻城木四处逃窜。
  侯代序令旗又下,第二队第三队第四队纷纷跟上,寨门前火势滔天,难以前进,唐军弓箭手跟上,向城楼万箭齐发,楼上少年军猝不及防,那如蝗虫飞舞的箭矢将少年如同箭靶一样钉倒。
  李崇光下令盾牌手跟上,抵挡一阵箭矢阵。侯代序趁机下令攻门手和攻城车发动猛攻。只听到大地被撼动,风沙被卷起,箭声压着惨叫声,夹杂在恐惧中蔓延。
  这就是战争!
  土墙经不住攻城车的冲击,寨门顶不住攻门队绵绵不绝的撞打,战局开始有利于唐军,胜利的天平开始向侯代序倾斜。
  “崇光!寨门顶不住了,要不要撤!”老族长急忙跑到城上。
  李崇光点了点头,“城楼上的弓箭手和擂木手先撤,滚石队做掩护!等城楼上撤光,寨门后面的人再撤!”
  众人得了军令指示,开始行动,可怜土墙被轰得摇摇欲坠,寨门已经快被顶得稀烂。
  少年军撤退得井然有序,不慌不乱,城墙内三百米,竟然又是一座土墙围着,城外是一片整洁的雪地,少年军撤退都从别处绕道,原来是李崇光命人连夜赶制,加班加点堆起来的新土墙,有的墙土甚至未曾干透。
  就在少年军撤得差不多的时候,外面的土墙被攻城车撞得支离破碎,轰然倒塌,寨门未等到攻城手撞开,也跟着土墙一起四分五裂。
  尘埃落定后,侯代序大军开向前来,又见到一个土墙赫然矗立在面前,心中惊奇,他骂道:“这帮小子是什么人?前夜我们进来时还没有这第二道城墙,才两天光景又来一道!”
  前军来报:“将军!前面土墙倒塌,攻城车不能前进,下一步怎么办?”
  “这是新土墙,比外墙低矮甚多,骑兵可越过去,泥土尚未干透,一击就碎!命副将率领铁骑冲锋!”
  说罢,副将率领铁骑出阵,副将令骑兵摆下鹤翼阵,缓缓前进。
  等攻城车队让开道路,副将一声令下,骑兵营浩浩荡荡杀向新土墙。
  李崇光在墙上看着唐军铁骑,神情凝聚,墙上的少年军也纷纷屏气凝神。
  等到唐军骑兵营快接近城墙时,那骑兵所经过的地面轰然倒塌,整个地面连同唐军的铁骑一起沉下地面,后面的铁骑没有来得及勒住马儿的,也跟着一起冲向巨坑之中。
  那巨坑足足有三米多深,战马一旦陷入便无法再跃起来,坑内人马乱成一团,相互践踏,死伤无数。
  侯代序见状不妙,拥着大军便上前来救援,就在此时,李崇光命令火箭弓弩手向坑内全力发射。
  刹那间坑内火光冲天,人的惨烈叫声和骏马的嘶鸣声此起彼伏。
  侯代序见救援困难,下令撤军。少年军见唐军开始撤退,纷纷欢呼雀跃起来,一群孩子和村中的老人开始庆祝。
  只有李崇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只是跟唐军的第二阵,如今没有了好大的外墙,新城墙更容易被击垮,眼前的大坑重新填起来对于唐军来说是小菜一碟。
  “所有人!不可庆祝!这才是唐军的先头部队,唐军马上发动下一轮攻势!所有人回去做好准备!”李崇光登上城墙最高处,声嘶力竭地喊道。
  众人也立刻停了欢呼,有序地开始收拾打扫战场。
  李崇光环顾着四周的矮城墙,忧心忡忡,不由愁眉紧锁。
  他又望了望天空,还是不知如何抵抗下一波唐军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