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三章 龙溪秘狱失守

  李元景听明白了李崇光的意思,他仔细打量着龙溪秘狱门口的这些士兵,确实发现有很多的新面孔。
  李元景轻声问司马吴群:“怎么好多的士兵从来没见过?”
  “好多都是临时抽掉的其他衙门的人,还有是紧急招募的民兵!”
  “身份都核实过了吗?”
  “这……”吴群心里一慌,立刻转身看了过去。
  这一转身,立刻被那些士兵看见了。
  “别转身!”李元景低沉地吼道。
  可是已经迟了,吴群转过去时,正好目光跟几个士兵撞到一起。
  只见他们忽然一起脱掉头盔,扔在地上,纷纷拔出长刀,向天空一亮,许多还在用餐的府兵猝不及防,被他们砍成两段。
  李元景怒目圆睁,拔起宝剑,“有刺客,杀刺客!”
  众将这才反应过来,亮出兵器开始抵抗。可是不能分清谁是敌军,被错杀者甚多。
  那前来的刺客一部分挡住府兵,一部分打开龙溪秘狱的大门,冲了进去。
  正在里面用餐的颉利可汗大惊,见了来人,厉声问道:“你们是谁的人?”
  “我们是来救你的,你信不信?”来人说罢,一刀就向颉利可汗砍来,颉利连忙掀起桌子,向来人扔过去,然后准备逃跑。
  刚准备出房门,立刻又被几个人围住,颉利可汗心灰意冷,“天亡我也!”
  李元景携众府兵一直往里杀,敌军也都是死士,勇猛异常,战了几个来回这未能冲进去。
  颉利可汗正绝望间,十来个黑衣人又从房顶上跳了下来,砍翻几个围住颉利的人,其中一个身材娇小的扔给颉利一把大刀,颉利接过大刀,心中立刻明白了,他挥舞着大刀跟黑衣人抱成一个圆阵,攻守兼备,与敌兵厮杀起来。
  李崇光看到这群黑衣人,立刻告之,还有贼兵,李元景对李崇光说道:“快去找兵部尚书李靖调军来增援!”
  李崇光见状,立马回去往代国公府奔跑。
  黑衣人军团未曾久战,用钩锁钩住高墙,先掩护颉利可汗爬上去,其他人掩护。
  那群贼兵见颉利跑掉,纷纷弃了府兵,来追黑衣人军团,又是一阵混战,死伤无数。
  李元景见颉利可汗翻墙跑了,立刻带上十几个亲兵,从正门绕了出来,开始追击。
  颉利可汗领着剩下的几个黑衣人绕过几个街头,躲进了一个隐蔽的胡同。
  “阿爹!”方才那身材娇小的黑衣人摘下面罩,看着颉利敢道。
  “真的是你,蝶风,我的公主!”颉利双眼湿润,一把抱住蝶风。
  其余的几个黑衣人,也纷纷摘下面罩。
  “原来是我的几个将军,你们都是我突厥国最好的勇士!”颉利说罢,一个一个捶打他们的胸膛,以示敬意。
  “大汗!”几个黑衣人纷纷下跪行礼。
  “快起来,快起来,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阿爹,我们买通了长安城西街的一个昆仑奴老板,我们先去他那边,他找机会帮我们离开长安城。”蝶风说道。
  “好,你们今夜要是不来,我明天肯定要被大唐的皇帝剥皮抽筋祭祀他们的祖先。对了,跟你们厮杀的那些穿唐军衣服的人是谁,为什么突然进来杀我?”颉利一边走一边问道。
  “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唐军,现在还不知道,看他们出手,有点像吐谷浑的武士!”蝶风答道。
  “吐谷浑,这群王八蛋,借刀杀人,我要是死在了长安,你们肯定会和唐军死战,他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从中取利。”颉利愤愤地说道。
  李元景和巡城的府兵,四处搜捕颉利,都未能找到。蝶风带着颉利和众人,悄悄地躲进了一个大市集里的一间大房子里。
  蝶风进来后,关紧门窗,安排颉利坐下,“阿爹,这里的老板是个波斯人,他非常愿意帮助我们。”
  “这人进了江湖,都要留点心眼儿啊。要是唐军出高额的赏赐来捉拿我们,你能保证他不出卖我们吗?”颉利喝了口茶水,缓了一口气。
  “出卖一个国家的国王,来挣那么一点钱,这赔本儿的买卖,咱可不喜欢做。”里面忽然传来一个波斯男人的声音。
  颉利可汗和众将回头一看,那波斯人笑着走了出来,只见他金眼黄发,短须唐装,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年纪。
  “阿爹,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愿意帮助我们回国的老板!”蝶风热情地介绍。
  “好一个波斯的年轻老板,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请问你尊姓大名?”颉利站起来问道。
  那波斯老板笑道:“大汗见笑了,小人就做点香料和玉器生意,您就叫我在唐朝的名字吧,天长,天长地久的天长。”
  “原来是天长先生,一个做香料和玉器生意的老板,敢冒杀头的罪来救我,真的是难得啊!”颉利接着说道。
  天长只是笑了笑,手里一直篡着两个光滑的核桃木转着。
  “我们开门见山吧,你救我们出长安,你想要什么?”颉利问道。
  “哎?这个不是已经跟咱们美丽的公主都谈好了吗?”天长忽然狡黠一笑。
  颉利回头看着蝶风,“是吗?”
  蝶风点了点头,说道:“天长先生要我们每个月交给他二十个昆仑奴!”
  颉利听了,心里一阵火气,他嘲讽道:“我就知道,一个只能做香料生意的人,来救我能有什么好处,原来私下里也是人贩子!”
  天长听了,丝毫没有动怒,反而笑着说道:“大汗又谬赞了,小人是有这些灰色产业,也不过是因为养的人多了,吃饭的嘴巴多了,迫于生计才想出这个生意。”
  “我们要是走了,万一不给你昆仑奴怎么办?”颉利反问。
  “这个最容易办,公主留在长安做客,大汗你和几位将军出城即可。”天长又笑了笑。
  “什么!”颉利大怒,拍案而起,“你让我的女儿在你这里做人质?你好大的胆子?”
  “大汗,在下只是个做生意的,而且公主在我这里,必定奉为上宾,吃不到苦。”
  “阿爹,只要你能出去,平安无事,蝶风在哪里都没有关系!”蝶风说道。
  “我想一想!”颉利内心开始挣扎。
  “阿爹,不用再考虑了,你想一想咱们给唐朝皇帝那么多耻辱,他一定不会放过您的!”
  “那……就这样吧!等我们的交易完成了,兑现了彼此的诺言,我就把你接回来!”颉利想起自己万一被抓了,被千刀万剐的场面,立刻就妥协了。
  “那成交!我们五天之后行动,目前要避一避这雍州牧府和兵部的全城搜捕。”天长打量着颉利说道。
  “不行,五天时间太长了!”颉利反对道。
  天长摇了摇头,“这个档口想全身而退,可比登天还难。五天以后,我跟雍州牧府里的人走通走通,带几个昆仑奴出城,到时候你们乔装打扮,就能混过去,这个节骨眼就别想了,好好在我这里躲着!”
  “谢谢天长大哥!阿爹,那就先这样?”蝶风望着颉利可汗问道。
  “嗯,那就有劳天长先生了。”
  “客气客气。”天长拱手施礼,又是笑了笑。
  李元景带府兵和城防兵搜索的半夜,都没有踪迹,气得在大街上怒砸宝剑,吴群领着几个士兵前来跟他汇合。
  李元景见了吴群,立刻问道:“司马!监狱前的那些狗贼怎么样了?”
  “全部被代国公李靖带来的人剿灭!”吴群气喘吁吁地答道。
  “可有活口?问出点什么?”
  “都是些死士,有突厥人,有吐谷浑人,回纥人,抓捕后全部自尽,没有一个活口。”
  李元景听了,一下子瘫在了大街上。吴群赶紧上来搀扶住。
  “吴大人,老大哥,这回咱们在劫难逃了!”李元景绝望地看着吴群。
  吴群长叹一声,“唉,既然属下都是死路一条,不如抗下所有罪责,请王爷以后多照顾属下的家小。属下九泉之下感激不尽!”
  李元景一把抓住吴群的手,感激涕零,“吴司马真是忠义无双之人,小王铭记在心!”
  正说间,李崇光领着代国公府的十几个亲兵赶过来,见到李元景和吴群仿佛死了一般,怒其不争地说道:“王爷和司马还有闲情在这里生离死别?应该立刻封锁所有城门,明天开始全城搜捕!”
  李元景这才回过神来,他看着骑在马上的李崇光,仿佛见到救星一样,“韦生,是你,你说本王应该如何?”
  李崇光下了马,给李元景施礼,“王爷,此事非同小可,您得现在亲自进宫请罪,然后请求戴罪立功,明天开始全城发布奖赏缉拿公告,尽快抓到颉利可汗。”
  “本王进宫?那皇兄知道了,会不会?”李元景又想到一直躲在体自己内心的恐惧,开始颤抖起来。
  “王爷!现在不去禀报,明天陛下知道了,整个雍州牧府的官员全部没有活路了!”李崇光躬身请求道。
  “不不,皇兄最重视此事了,现在去就是要了本王的命!”李元景吓得后退几步。
  一旁的将士全部傻了眼,跟木桩一样站在原地。
  李崇光体会到了李元景内心恐惧的源头,他一个健步来到李元景面前,双手架在李元景的双臂上,摇了摇李元景。
  “陛下已经杀了自己的两个手足兄弟,他是绝不会再杀第三个的!”李崇光吼道,声音在狭窄的大街上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