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二章 雨夜追击

  李崇光发现了店铺门上的血迹,当下就判断唐文忠已经带着雍州牧府的府兵,跟颉利可汗的人已经交战过了,而且根据现场如此安静,可以判断唐文忠和士兵们凶多吉少了。
  李崇光挪开,站到门的一侧,示意少年军靠近,“名臣,叠人梯,到墙上看看里面!”
  李崇光低声跟宇文名臣沟通好,宇文名臣命令三个少年叠成人梯,然后自己借着人梯慢慢爬了上去。
  宇文名臣小心地露出了头部,向你看去,立刻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李崇光观察到宇文名臣的表情,等名臣下来,便问道:“是不是出事了?”
  “嗯。大哥,好多官兵的尸体!”宇文名臣说道,“看来我们晚来一步!”
  “不,我时间算得好好的,唐文忠大人知道我去找援军,我不到这儿,他应该不会轻举妄动!这就奇怪了!”李崇光一时间也想不通。
  “大哥,那现在怎么办?”
  “他们应该有所准备!我们不能等到天亮了,准备强闯!”
  “是!”宇文名臣亮出兵器,众少年军纷纷向大门前聚集。
  “破!”宇文名臣一声令下,前面的士兵直接用身体撞开了大门,径直冲了进来。
  等他们进来,果然是遍地官军的尸体,李崇光也走了进来,先说道:“快看看,有没有见到唐文忠!”
  少年军们立刻检查这些躺下的尸首,寻找唐文忠。
  “大哥,看来颉利他们已经逃走了!”宇文名臣过来说道。
  “此事诡异,明明只有那几个人知道,难道是有内鬼?”
  “内鬼?这事情都有谁知道?”
  “代国公的管家,夫人红拂女,河间郡王的郡主……”
  宇文名臣不了解这些关系,已经乱了套。
  “大哥!房间里面有人!”一个少年军来报。
  李崇光和宇文名臣一起过去,进了那间偏房,一进来,发现正是初九的哥哥,前几日的黑人少年。
  只见他趴在草垛上,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两条腿在草垛上微微颤抖。
  李崇光见到他这般惨状,便问道:“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黑人少年看了一眼李崇光,也不说话。
  “那些突厥人去哪里了?”李崇光又问道。
  黑人少年仍然不回,努力得往前挣扎蠕动。
  李崇光看着他越过了门槛,然后就滑进了雨水里。
  宇文名臣问道:“大哥,他是谁?”
  “他是这家商铺老板的昆仑奴,他的妹妹给我买来给代国公夫妇做了丫鬟,没想到一个晚上,他居然遭此毒手!”李崇光说完,轻叹一声。
  “现在只有他知道颉利的下落,不能放他走!”宇文名臣提醒道。
  李崇光听了,走上前来,双手掷出短剑,那短剑正好不偏不倚,插在了黑人少年前进方向的一掌之遥。
  黑人少年看到了这把短剑,艰难地停了下来。
  “今天不说出他们的下落,你就不能离开!”李崇光说道。
  “李崇光!”黑人少年忽然喊了出来。
  “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李崇光好生好奇。
  “我不欠你什么!但是你买了我的妹妹,请你以后要善待她!”黑人少年说着别扭的汉语,身子挣扎又痛苦。
  “你既然会说汉语,那赶紧说他们在哪儿!”
  “昆仑奴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效忠主人,我是不会告诉你店家去了哪里的!”
  宇文名臣大怒:“你自己都被你主人打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主人,不值得你卖命!”
  黑人少年冷笑道了:“你懂个什么?在你们眼里,只有升官发财,可以不计较别人的生命。你们跟那些突厥人,又有什么分别?”
  宇文名臣看着李崇光,“大哥,要不带回去问?上点刑就招了!”
  李崇光陷入了沉思冥想,“颉利既然能早做准备,设计杀了官军逃跑,说明我们这里有内应,既然今晚就跟我们鱼死网破,说明这个内应今天已经准备好了送颉利出城!”
  “大哥,你说得应该没错,这会颉利应该快出长安城了!”宇文名臣说道。
  “快,召集弟兄们前往城门!赶在他们出城前拦截!”说罢,李崇光冲了出去,拿起自己插在地上的短剑。
  他看了一眼黑人少年,骂道:“做人是要忠心不二,可是也要看忠于谁?”
  黑人少年没有听懂,用波斯语问道:“你说的什么鸟儿语?”
  李崇光也没听懂他的话,但是看他确实太过凄惨,便伸出手来,准备扶他起来。
  黑人少年在雨中,不愿看见李崇光,自己有拼命往前蠕动。
  李崇光见他不识好人心,也不管了,忽然听到少年军有人叫他,“大哥,这儿有个穿官服的老爷!”
  李崇光立刻跑了过去,定睛一看,果然是长史唐文忠。
  “还有气吗?”李崇光问道。
  那少年摇了摇头。
  “唉,是我害了唐大人!”
  说罢,李崇光振臂一呼,“兄弟们,颉利这会儿一定是出城了,跟我上马追出去!”
  众人齐声应和道。
  宇文名臣叫上后街的小钟部队,一起出发,向着长安外城门追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在雨中穿梭,冲到了城门。
  “来者何人?宵禁时间,不得外出,速速回去!”城上的领军都尉说道。
  “我乃雍州牧府祭酒,李崇光,方才可有人出城门?”李崇光在雨中问道。
  “原来是祭酒李大人,方才有兵部的人出城。”那都尉回道。
  “兵部?有几人?出城做什么?”李崇光又问。
  “兵部的人说,有紧急军令要送至各行道军营,约六个人,说是前往六个行道方向。”
  “可有兵部的通关文书?”
  “有的,手续俱全!”
  “妈的!怎么会是兵部!侯君集,老贼!”李崇光恨得咬牙切齿。
  “祭酒大人,可是有什么问题?”
  “都尉,我且问你,你可曾记得这六个人的相貌?你确定他们都是兵部的人吗?”
  那都尉听李崇光这么一说,大吃一惊,“莫非有诈?”
  “兵部的人全部喝醉了在睡觉呢,颉利逃窜,已经杀了长史唐文忠大人,那几个人便是颉利!”
  李崇光说完,驱马前进,“快开门!他们往哪个方向?”李崇光喊道。
  都尉这才明白过来,立刻命令开城,对李崇光说道:“往西北方向!”
  李崇光率领天策羽林军直接杀了出去,朝西北的路开始追击。
  约过了半个时辰,追到一片茂密的树林处,此时李崇光等人已经浑身湿透,衣服灌满了水,突然变得厚重无比,风一吹过,身子顿时觉得寒冷无比。
  李崇光忽然命令天策羽林军停住,他发觉这林子有些诡异,阴森处布满了杀气。
  正在李崇光四处观察之际,林中一阵乱箭飞出,大军猝不及防,被射倒好几个。
  “有伏兵,快撤!”李崇光大喊一声。
  天策羽林军纷纷后撤,躲开了箭矢阵,忽然又从大道两边的树木上,跳下一群蒙面的武士。
  李崇光心里一阵感觉不妙,明知道府衙里出了叛徒,自己还不顾一切地往前冲,正好中了他们的埋伏,这个叛徒好狠,想不到今天要命丧于此。
  李崇光与众少年军围城一个圆阵,面对蒙面武士。其中一个蒙面人摘下面罩,居然就是蝶风。
  蝶风上前看着李崇光,问道了:“我听我父汗说,你之前曾经为他断后,阻拦过唐军?”
  李崇光说道:“对!昔日曾为救可汗,在老鹰涧阻拦唐军。”
  “那现在为何又要追击我父汗?你这娃娃将军,如此善变,没有立场吗?”蝶风骂道。
  “突厥已经灭亡,他在位的时候,百姓没有过上一天的太平日子,如今突厥境内,饿殍千里,他应该替臣民向唐朝皇帝请求恩赐,来帮助这些百姓度过难关!可是他只想着自己回去复国!”李崇光一口气说完,激动得面红耳赤。
  “你知不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父汗一统草原,兼管四大部落,何等丰功伟绩,你们不忠君爱国,还有这么多的道理?”蝶风回道。
  “唐人有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贵君轻,颉利可汗可以今天不要他的百姓,明天就可以不要他的大臣武将,这样的君王,不值得!”说罢,李崇光亮出短剑,指着蝶风。
  蝶风听得火冒三丈,单手一挥,武士们一起杀向羽林军,瞬间一团人在雨水中厮杀恶斗起来。
  颉利可汗骑着骏马,来到观战的蝶风身边。
  “阿爹,你先走吧!”蝶风说道。
  “不,这个孩子说得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阿爹愧对了国家的百姓!”颉利可汗神情暗淡,“他们以前帮我断过兵,今天我逃出长安城,又让自己的女儿为我断兵,恐怕以后草原上的人,要称呼我为逃跑可汗了!哈哈……”
  “不会的,父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颉利轻叹一声,“说实话,阿爹所有的壮志雄心,都被刚才这孩子说没了,回去又有什么用?谁还愿意跟着一个被俘虏过的王?”
  颉利说完,双眼迷离,雨水挡住了他的视线,也不愿擦去,也许这样就能看不到他流下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