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五章 宴会杀机

  两仪殿位于太极宫内,在太极殿之后,甘露殿之前,东侧有万春殿,西侧有千秋殿。两仪殿是大唐的内朝,是帝王与宗人集议及退接大夫之处。
  两仪殿因在禁内,只有少数大臣可以入内和皇帝商谈国事,故举止较为随便,这里也经常是李世民欢宴大臣与贡使之处,太宗多次在此殿宴请五品以上官员,它是太极宫内第二大殿。
  这日,李世民处理完颉利可汗的事情,便匆匆赶到两仪殿,长孙皇后早已命人备好酒宴。
  李世民一见到长孙皇后,便问道:“皇后,请爹的人去大安宫了吗?”
  “陛下,这已经是去了第三波人了。”长孙皇后有些无奈。
  “唉,想必爹知道了朕今日审讯颉利可汗之事,心里有气。”
  长孙皇后侍奉李世民坐下,“今天是家宴,咱爹之前家宴都会来,今天倒是反常。”
  “不行,今天若是不能跟爹讲明善待颉利可汗的用意,恐怕朕与爹的关系会越来越僵啊,这让世人以后怎么看待朕?”李世民用手撑着额头,一筹莫展。
  “元景、元昌、元礼、元嘉怎么还没来?”李世民忽然问道。
  长孙皇后为李世民斟满一杯酒,无奈地说道:“赵王现在待罪之身,让人转告你,在府中等待大理寺卿、刑部、侍郎会同御史中丞会审。”
  李世民一脸狐疑,“他犯了什么罪?这么严重?”
  “还不是他府中的祭酒,深夜闯皇宫调动了您的天策羽林军,这事儿你不可能不知道啊?”
  “哦,你说这件事啊,参他的奏折一大堆还压在太极殿呢!”李世民又想了想,喊上今日值班宦官,“高聚明!”
  “老奴在!”
  “你去给朕向赵王传旨,命他即刻去大安宫接上太上皇,前来两仪殿赴家宴!要是请不来太上皇,你让他也别来见朕了,自个儿去刑部大牢待着去!”
  高聚明听了,眼珠子一转看了长孙皇后一眼,长孙皇后点了点头,高聚明立刻应道:“遵旨!”
  长孙皇后见高聚明离开去宣旨,坐在李世民旁边说道:“看来还是陛下知道爹的心思。不过赵王下属私自调兵的事情,陛下准备怎么跟满朝文武交代?”
  “谁调的兵杀谁!”李世民猛地饮了一口酒。
  长孙皇后想了想,“行吧,陛下弃车保帅,也只能如此了。”
  高聚明在赵王府宣了旨意,赵王李元景立刻准备好前往大安宫,见太上皇李渊。
  李渊在大安宫,一身道袍,手中握着酒杯,口中唱着小曲儿,悠哉游哉。
  李渊见到一进门就跪下请安的李元景,停了下来,问道:“是你二哥叫你来的吗?”
  “正是,父皇英明!”李元景答道。
  “行吧,那就一起走吧。”李渊说完,径直向大门外走出。
  李元景赶紧起来,跟在李渊身后,他小声问道:“父皇,今日家宴,是否会有事情发生?”
  “哼!你觉得呢?”
  “儿臣有些心神不宁。”
  “今日不会是鸿门宴,有些事情可大可小,全看你这个二哥,他想怎么做给外面那些人看!”李渊停下脚步,看着唯唯诺诺跟在身后的李元景,又说道:“元景,爹跟你说过,你不必害怕任何人,只要你不去抢他的位置,你就是整个大唐最安全的人!”
  李元景听了,悲从中来,“父皇,大哥和三哥,一天之内,还有十个小侄子,全家被诛杀,儿臣这心里……”
  “他不会动你的,咱们老李家,人都聪明!”说罢,李渊替李元景整了整衣服。
  李元景点了点头,止住了快流出的泪花。
  李渊李元景父子二人到了两仪殿,宫里的嫔妃皇子公主还有藩王宗亲已经全部到场。
  众人见了李渊,从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开始,纷纷站了起来,众人道:“给太上皇请安!”
  李渊笑了笑,见到河间郡王李孝恭,上前说道:“哎呀,孝恭今天也来了,正是贵客啊!”
  李孝恭连忙赔笑道:“太上皇,侄儿现在只要哪里有酒宴,肯定到,要是有歌姬美酒相伴,那必是第一个到!”
  “哈哈,孝恭你这是没有仗打了,闲得慌!还没四十岁就一身的肥膘了!”
  众人随之附笑。
  “老夫的堂侄子呢?李道宗那小子哪儿去了?”李渊又大声问道。
  李道宗坐在李世民弟弟们的身后,听到李渊召唤,慌忙起身,“太上皇,侄儿在这儿!”
  李渊走近李道宗,仔细打量了一下,“嗯,你果然跟你堂哥不一样,年年征战,身体保持得不错!”
  李道宗拱手说道:“堂兄的功绩满朝无人能出其右,我这个做弟弟的,再不追赶,恐怕落个不给陛下争气的名声!”
  李渊看着李道宗,说道:“好啊,李孝恭是你的榜样。我听说,李靖大破颉利可汗部后,颉利可汗逃往灵州西北的沙钵罗部,准备投奔吐谷浑。是你李道宗领军进逼,让苏尼失交出了颉利,这才将颉利可汗送回长安?”
  李道宗答道:“是的,太上皇,当时形势紧急,侄子一心要抓到颉利,献给太上皇和陛下,一雪前耻!”
  李渊点了点头,对着坐在正坐一侧的李世民说道:“陛下,这个苏尼失举兵投降了以后,至此漠南之地遂空,北部边境数十年将无大的战事。陛下是如何封赏李靖和道宗的啊?”
  李世民道:“父皇,李靖已经加封代国公,李道宗因功赐实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书。”
  “好啊,小子,现在管着刑部啦?”李渊听了,又对李道宗说道。
  李道宗点了点头,“是,蒙陛下信赖,侄儿现在任职刑部尚书。”
  “那好,今儿我给你带了一个人犯,宴会之后,你直接带到刑部审讯吧!”李渊眼光注视着李世民,却又对李道宗说道。
  李道宗暗暗吃惊,问道:“太上皇所说是何人?”
  “赵王李元景!”李渊指着站在身后的赵王说道。
  李道宗心里明白了是什么事情,立刻盘算起来,这太上皇李渊肯定是要保李元景的,陛下应该是在均衡两方,既要彰显国法无情又要照顾太上皇的心理。这一想,便说道:“太上皇真的言重了,闯宫调军的,是雍州牧府的祭酒李崇光,赵王殿下那时候正在休息,李崇光假传王令,打伤天策羽林军副都尉,条条都是死罪……”
  “你的意思,是只要杀一个祭酒,就可以结案了?陛下,你也是这个意思吗?”李渊又把话推给了李世民。
  李世民心里本来想保住李崇光这个英雄少年一条性命,没想到父亲李渊此时借机直接问吏部尚书李道宗,试图直接了结这个案子。
  “父皇,这个案子现在是已经查明了。按照规矩和刑律,这个祭酒是应该经过三司使会审定罪,可是他单枪匹马擒了颉利可汗,又有功劳,朕看不如算他将功赎罪,将他罢免,圈禁起来,”李世民答道。
  李渊想了想,又问道:“这个祭酒听说是代国公李靖府上的人啊,还是他的义子,道宗,李靖之前也是你的师父,就算给他一个面子吧!”
  李道宗心领神会,答道:“侄儿知道怎么做了!”
  李渊径直走上中央正坐,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起身相迎,李渊看着长孙皇后,问道:“皇后这次操劳这么大家口子的聚会,真是辛苦了!”
  长孙皇后笑道:“儿媳妇哪敢邀功,都是陛下想念爹,怕爹一个人冷清,所以叫上您所有的孩子孙子。”
  “老夫倒是冷清惯了,也不怕更冷清,总算是好了一点,这个不省心的老六,犯了这么大的错,幸亏陛下仁爱,留下他的一条小命,帐前听用吧。这外臣,哪有自己的家臣亲近呢?”
  李世民听李渊这话听得真切,心里明白,他点了点头,对依然现在中间的李元景说道:“元景,这次调兵就算是你不知情,也有监察不力的责任,朕撤了你右骁卫将军之职,继续留守雍州牧府,重建府衙,安抚阵亡官员将士的家属。”
  李元景听了,立刻谢恩道:“多谢陛下,臣弟明白了,必定做好每一件事,不再为父皇和陛下添堵!”
  长孙皇后忽然笑着说道:“哎呀,今儿是家宴,怎么一上来尽是什么国家大事,赵王,你快坐回位置上去,我们一起先敬太上皇一杯。”
  赵王赶紧回了座位,跟众宗亲一起敬上。
  酒过三巡,歌姬也献上歌舞,李渊喝得微醺,凑近问李世民:“陛下,颉利可汗现在何处?”
  李世民赶紧回道:“朕将他安排在太仆居住!”
  “哼,草原人都住惯了大包,突然变成了雕梁画栋的大房子,能适应吗?”李渊冷笑道。
  “儿臣听说他在找人,准备把房间内部廷中修个穹庐居住!”
  “哈哈哈哈,他也有今天!想当初,我们父子刚刚起兵,他就想在我们背后插上一刀,我们称臣,送钱,和亲,送女人,才撑到今日!”李渊说着说着,泪眼婆娑,眼角已经湿润。
  李世民见李渊提起了这事儿,“爹,此一时彼一时,突厥现在全境已经归我大唐,颉利可汗不宜妄动。”
  李渊饮下一杯酒,“我没说要动他,就想跟他再重新较量一下!”
  李世民笑了笑,“笼子中的老鹰,爹你想怎么斗?”
  “等老夫恢复恢复,到他家门口,找他搏斗!”李渊说完,大笑不止。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听了,心里有一些尴尬,也配合着李渊一笑。
  众宗亲见太上皇这么大年纪,还不失风趣,皆附之与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