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七章 高原的神兽传说

  李靖看着眼前这断了翅膀的大龙,叹为观止,李崇光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巨兽,甚是觉得新鲜。
  吐蕃大汉进了后院大厅,通报一番,那主家立刻跑了出来,他见到李靖,慌忙上前鞠躬行礼。
  “小的给代国公行礼了!”
  李靖打量着这主家,见他小小个头儿,神色喜庆,举止完全是汉人的礼节,便问道:“我记得去年来的时候,老板好像不是你呀!”
  那主家笑着一张大脸,说道:“小人是年初刚来的店长,专门负责引进一些最新奇的猛兽。”
  “嗯,是够新奇的,我看你把外面的生意就整理得很不错。这黑龙是什么来头啊?”李靖指着巨龙问道。
  “代国公里面请!”主家邀请李靖和李崇光进去详谈。
  二人跟着主家进去,只见这屋内却是西域风格装扮,飞天雕花,蓝白哈达,牛羊头骨雕塑,跟外面的汉族建筑风格完全不一样了。
  “您这儿还真是别有洞天啊!”李靖笑着打趣道。
  “嘿嘿,小人毕竟也是远道而来,有时候也格外想念家乡,这里面就打扮成老家的样式,这样可以减少一些思念之情!”主家亲自给李靖倒上一杯果香酒。
  “嗯,有道理,你快跟老夫说说这外面的龙!”
  主家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们青藏高原上面,最西边一个叫戈巴族的,豢养的战斗神兽。”
  “战斗神兽?你是说这畜牲可以参加战斗?”李靖大惊不已。
  “小人也只是听说,那地方实在是太远了,很多人都没去过。山高路远,猛兽丛生,就算是去了,也没命回来。”主人娓娓道来。
  “那外面这只呢?”李靖问道。
  “这只是小人在吐蕃的桑卧部落收来的,当地人认为它是不祥之兆,准备将它处死,是我的主人,听说以后,花很多钱买下来的!”
  “它在西域,叫什么名字?”
  “我们吐蕃人称它为乌蛇,据说戈巴族称呼他们为明兽,象征着胜利之光。”
  李崇光问道:“要是真能驾驭这飞龙,那这仗还有必要打吗?”
  “戈巴族是西域最神秘的民族,他们掌控着高原上面最多的兽兵,不过他们作战范围有限,兽兵们不能离开太远,否则无法为他们提供喜欢的食物,这驯化兽兵,一靠主人培养的情感,二靠食物补给。”
  李崇光接着主家的话问道:“那一旦有一天,这个戈巴族突破了兽兵作战范围的瓶颈,那邻国岂不是遭殃了?”
  主家听了李崇光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小公子的想法,跟我家少主人的想法竟然是一样的!”
  “哦?你上面还有少主人?何不引荐?”李靖问道。
  主家叹了一口气,“我家这个少主人,特别痴迷汉家的文化和武学,来长安城两年,到处交朋友,拜各种各样的人为师,到最后也是什么都没学会。”
  李崇光笑道:“家里能做这样生意的,应该就是图个乐子吧?”
  “不是不是,我家少主人,驯兽的本事,我敢说在这个京城,找不到第二个人有他厉害的!”主家反驳道。
  李靖立刻打住主家,问道:“老夫今儿来看乌蛇,别扯其他的。你出个价吧!”
  李靖说完,看着主家,李崇光听了,忙问道:“义父,这乌蛇,咱们能养得活吗?”
  “养不活养得活,就看它命够不够硬了!”
  主家心里盘算了一下,对李靖说道:“三千金!”
  李靖听了,脑子一懵,显些晕出脑溢血来。李崇光神色剧变,“三千金!这乌蛇是吃了能长生不死还是怎么的?”
  主家一脸委屈说道:“这么大的乌蛇,光是从桑卧部落运到长安,就有几万里之遥啊!这里面的费用,而且,万一代国公日后能驾驭这乌蛇,征战四方有谁敢抵挡?”
  “便宜一些,一千金!”李靖拍了拍桌子。
  “一千?不是,代国公,这还不够运费的呀,不带您这样杀价的。”主家有些急了。
  “一千金,就想从我这儿提走中原关中地区唯一的乌蛇?这位老人家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话音刚落,从门口慢慢走进来一个少年,只见他头戴发箍,身着白色汉服,高挑的鼻梁和深蓝色的眼睛。
  主家见了少年,连忙站了起来,把座位让开,说道:“是少主人回来啦?”
  那少年点了点头,在主家原来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李靖和李崇光,问道:“这巨兽,虽说是断了一个翅膀,但是实在是罕见的,很多王公贵族,都来看过了,一千金,实在是太少了。”
  少年说完,主家立刻给他介绍道:“少东家,这位是大名鼎鼎的代国公李靖,李大元帅!”
  少年一听,双眼一亮,“真的吗?是那个刚刚灭了突厥王国的李靖?”
  “正是正是!”主家答道。
  李靖捋了捋白须,笑着说道:“少东家年纪轻轻,也听过老夫的名号!”
  那少年起身,向后退了一步,向李靖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在下巴桑俊,久闻您的大名,一直未能得见,今日相见,了却平生一大心事了!”少年笑着说道。
  李靖见状,立刻答道:“少东家客气了,不必如此大礼!”
  巴桑俊立刻对主家说道:“英达叔,去把外面那乌蛇,找人给李国公送到府上去。”
  李靖大吃一惊,忙拦着问道:“少东家,这乌蛇实在是太贵了,非老夫所能买得起,实在是无缘!”
  巴桑俊笑了笑,“李国公这是哪里的话,这乌蛇,后生当个见面礼送给您便是了。”
  李崇光冷笑一声,“这见面礼,一次就值三千金,义父,您好大的面子啊!哈哈!”
  巴桑俊看了一眼李崇光,问道:“这位是?”
  李靖答道:“这是我家孩子,李崇光!”
  巴桑俊眼睛一亮,拱手说道:“原来是府上的公子,失敬失敬!”
  “义父,这乌蛇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李崇光轻声对李靖说道。
  李靖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离开,巴桑俊立马拦着,说道:“我巴桑俊最敬仰英雄,您是大唐数一数二的战神,我想拜您为师,跟您学习兵法!”
  李靖听了,不由转身多打量了巴桑俊两眼,“老夫这一生,从未收过徒弟,少东家,抬爱了!”
  李靖说完,带着李崇光径直走出大厅门外,巴桑俊立马跟了出来,等瞧着他二人走近乌蛇旁,巴桑俊从身上取出暗器,一个发射,正中那乌蛇的尾椎处。
  乌蛇瞬间被刺痛而醒,它伏在地上的龙头忽然拔地而起,张开巨口,向天怒吼。
  李靖和李崇光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他二人连忙后退三四步,远远看着乌蛇。
  那乌蛇突然发狂,疯狂拽着数根铁链,震得铁链“哐当”狂响。
  “好个畜牲,这力道比我家的老虎都大!”李靖叹道。
  巴桑俊立刻上来说道:“代国公,这乌蛇,您要是能驯服,以后可以成为您的坐骑,这是多少将军的梦想啊!”
  “哈哈哈哈,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李靖在一旁驻足良久,不愿离开。
  李崇光看得出来李靖是非常喜欢,他将巴桑俊拉到一旁,轻声问道了:“兄弟,你说句实话,这畜牲多少钱能给我家老先生,分文不取那是不可能的,我家老先生不是那样的人。”
  巴桑俊笑了笑:“既然是李公子开口了,那就好说了,你看就一千金如何?算我巴桑俊交了您父子二人的朋友!”
  李崇光点了点头,心里有些不放心,有问道:“这畜牲平日里用什么饲养,能活多久?”
  “人肉……”
  “什么?人肉?”李崇光吓了一跳。
  巴桑俊一脸诡笑,“哈哈,怎么,堂堂代国公的公子,听到这个还害怕?”
  “天子脚下,泱泱文明古国,怎么可能用百姓的性命来喂食一个牲口?”李崇光大怒。
  巴桑俊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不瞒您说,这乌蛇在它的家乡,帮助主人打赢胜仗后,主人就会把战场上的所有尸体作为赏赐,供它们享用。所以我说人肉饲养,并非是空穴来风。只不过现在我们换成牛羊,这乌蛇勉强能活着。至于活多久,在下也不敢保证,只要不生病,十年应该没有问题。”
  “牛羊喂食,这每天的花销也不少啊!”李崇光叹道。
  “这可是整个大唐唯一一只乌蛇,您要是担心钱不够养它,可以在门口,设个展台,供人付钱观赏,嘿嘿,这钱不就能挣回来了吗?”巴桑俊一脸坏笑。
  “哈哈哈哈,你这个吐蕃人,真不愧是做生意的,脑子还挺活!这牲口我买了,一千金。”李崇光说罢,从衣袖口袋中掏出好几张银票,点了一千金给巴桑俊。
  巴桑俊笑着收了钱,又说道:“我再送代国公一些牛羊,让这乌蛇吃上几天。”
  李崇光点了点头,说道:“那谢谢了。下午就请您帮忙把它送到府上。”
  巴桑俊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崇光,又问道:“没问题。李公子,月底我们西市这儿,有场比武大会,不知道您能不能赏脸参加?”
  “什么比武大会?”李崇光一脸惊奇。
  “就是诸国的有名的武士,一起切磋切磋,许多王公贵族都会前来观战。您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来下注玩玩儿。”
  “哼,这些事情,我从来不会参加,有劳费心了!”李崇光冷笑一声,便跟巴桑俊告辞。
  李靖知道李崇光已经买下这乌蛇,心里头高兴,嘴上却怪他铺张浪费。
  李崇光心里明白,也配合着李靖的挨骂,一起回到了代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