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三章 大都督府的秘密2

  太阳快落山了,灵州近来的天气极好,晚霞刚退,街上依旧很多忙碌的人们。
  城楼上传来了悠长的阵阵鼓声,那是宵禁的信号,老百姓们此时纷纷回家,不再出门。
  薛凝在城上等着自己的父亲薛万彻归来,夜幕已经降临,数十名官员都在等着,准备第一时间恭贺薛万彻晋封郡公。
  不远处忽然亮出几点火光,薛凝定睛一看,那是一队人马点亮的火把,她猜到是父亲薛万彻的队伍,立刻站了起来,一众灵州官员也跟着起来。
  那薛万彻一进城门,见到薛凝便说:“快回去,爹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丹阳公主说!”
  “出什么事儿了爹?”
  “时间紧迫,诸位同僚还是先回去吧,改日咱们再聚!”薛万彻一身盔甲,不怒自威。
  薛万彻遣散了众官员,领着薛凝和亲兵一路奔回府内。
  丹阳公主早就备好了晚宴,薛万彻更衣完毕,就主座坐下,丹阳公主居左,李蓉居右,薛凝依着李蓉而坐。
  “今儿老爷平安归来,是我们薛家最大的喜事,我陪老爷满饮此杯!”丹阳公主举起酒杯。
  “谢夫人!”薛万彻为拿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爹,你说有什么急事儿要回来跟姨娘说的?”薛凝提醒薛万彻。
  “哦,对了,夫人,我这次回长安,去拜见了太上皇。”
  “我父皇?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了?”丹阳公主关切地问道。
  “太上皇说自己病危,让我问你,交代给你的事情办理得如何了?”
  “父皇病危?他老人家身子一直健朗,怎么会突然如此?”
  “玄武门之变后,太上皇就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只用一次膳,人瘦多了。”
  丹阳公主放下筷子,不禁流下眼泪来,“都是我这做女儿的不孝顺,这个时候也不能留在身边伺候他老人家。”
  “对了,太上皇交代了你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他对这个最为着急。”薛万彻问道。
  丹阳公主看了下屋子里的人,示意他们都下去,李蓉和薛凝也起身准备离开,丹阳公主示意她们坐下。
  “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你们知道的。李蓉和薛凝都是我的至亲,也都跟你们有关系。”
  薛万彻感觉要发生什么,自己起身来到门口,对着亲兵说道:“你们守着门口,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亲兵领命,薛万彻关上门,来丹阳公主旁边坐下。
  “老爷可记得你当年在齐王府做护军时,有个门客叫马庸?”
  “对!当年的五大剑师之一,他怎么了?”
  “父皇对我说过,玄武门之变后,他老人家猜到二哥李世民必然对大哥三哥的后人斩草除根,所以提早让人前去解救他们的孩子。”
  “这事情我知道,我也参与其中,可是……都没能替他们保住一脉骨血啊!”薛万彻深深叹了一口气。
  “其实早在隐太子起兵反隋前,就把自己的一个孩子托付给马庸。当时突厥屡屡在背后袭击,大哥担心兵败后全家死无葬身之地,就让马庸将这个孩子带到突厥后方扶养!”
  “什么?真有此事?”
  丹阳公主点了点头,“当年这件事还是父皇和大哥一起商量决定的。毕竟我家造反,万一兵败,则会被株连九族。”
  “要是这样的话,真是天可怜见!我侍奉太子齐王十年,没想到故人尚有血脉在人间。”
  “那我们是不是要把他找回来呢?”薛凝问道。
  “那不行,陛下要是知道当年还有这样的事情,还不立刻把他也杀了。”李蓉说道。
  丹阳公主看着李蓉,“这事情其实当今陛下也知道,你父王李孝恭也知道。”
  众人面面相觑,“那太上皇的意思,是不是这件事情一直是你在做,你一直在打探这个孩子的消息对不对?”薛万彻问道。
  丹阳公主点了点头。
  “难怪太上皇让我赶紧回来问你,说迟了,我们一家性命不保,原来是这件事情。”薛万彻轻叹一声。
  “父皇这意思,是陛下要动手了?”
  丹阳公主沉思片刻,“眼下突厥国被灭,估计是陛下想起了这件事情,所以父皇警觉了。若是陛下动手,太上皇,我们薛家,还有李孝恭,我们三个知道实情的,恐怕是最先被开刀的。”
  “那陛下什么时候对我们动手?”
  “暂时不会,我之所以嫁到薛家,明面上是陛下为老爷归顺,收买隐太子旧部和天下的人心,实则陛下是让我监视老爷和隐太子旧部的一举一动。”
  “这个,我早就猜到了。”
  “所以陛下一直认为我是他的妹妹,是他的眼线。只要老爷没有谋反的证据和迹象,薛家都是安全的。”
  薛万彻心里佩服丹阳公主的坦诚,拱手谢道“夫人精诚所至,对薛某一家的大恩,万死难报!”
  “那隐太子的孩子找到了吗?”薛凝问道。
  “事情过去十多年了,很多人去世的去世,消失的消失,线索已经断了。”
  “断了就断了吧,有个念想,若是还活着,也是对隐太子的慰藉了。”
  “父皇现在的意思,是陛下开始准备做这件事了。”丹阳公主严肃地说道。
  “所以必然会派人监视太上皇,河间王和我们薛家?”薛凝接着说道。
  “对,蓉儿,你要赶紧回到河间,跟你父王说清楚这件事情,长安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
  “夫人安排了谁?”薛万彻问道。
  “最合适的人,我们吃完饭,我就带老爷去见他。”
  薛万彻捋了捋长须,面带愁容,跟三人开始晚饭。
  席后,薛万彻和丹阳公主一起在后院开始散步。
  “夫人啊,我这一生,一半在沙场拼命,一半在官场比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挣脱不开这皇权争斗啊。”薛万彻叹道。
  “老爷,从你双脚踏入官场的那刻起,很多事情就不可能设身事外了。你兄长薛万均当年和你分开投靠走大哥二哥门下,已经是最聪明的决策了。”
  “哦?怎么聪明了?”
  “这皇位迟早是太子或者秦王的,米和你大哥薛万均各投一人,都可以保一人富贵,富贵者又可以保住另一个的性命。如此,皆可保薛家香火旺盛。”
  “哈哈哈哈!夫人这么一说,倒是那么一回事啊!”薛万彻笑道。
  “只不过你兄长更伟大,当时人人都觉得太子会顺利登基,所以他选择让你去服侍太子,而自己则去了前途未卜的秦王那儿。你大哥也是一片苦心。后来又在陛下面前死保你。你大哥是真俊杰。”
  “嗯,你说得对!你这么一说,我是误解了家兄了!多谢夫人!”
  “我选了一名少年,前往长安。”
  “少年,可靠吗?”薛万彻有些疑惑。
  “这孩子我跟你说说来历。侯君集在他手上败过两阵,前几日又打伤了凝儿的那只吊睛白额虎。师承独孤无影……”
  薛万彻又捋了捋长须,“独孤无影可是有名的兵家啊,多少人求他一课而不得见。”
  “嗯,他在独孤无影那里学了四年,所以我想安排他去长安!”
  “他一个孩子,去了长安能做什么?”
  “我让他在三年内,控制一支军队。老爷,这是我们唯一能活命的机会!”
  “这……这不等同于谋反吗?”
  “谋反,是要有新的继位之人,我们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打算立新皇帝,所以这不是谋反,而是自保,老爷,你明白了吗?”
  薛万彻恍然大悟,“难怪夫人跟河间郡王的关系也如此之好,若是陛下兴师问罪,届时加上我的灵州兵马,三路大军,求个自保,夫人想得长远,为夫佩服!”
  “老爷跟我刘不要如此客套了,你看,我派去的人就在那里!”
  丹阳公主手指着卧房门前站着的李崇光,示意薛万彻看。
  薛万彻上前,借着府里灯笼的烛光,看着那巍然不动站在明月下的李崇光,如同一个小天神护卫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