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章 阴谋的开端

  李崇光难得一天的休息,本打算回代国公府探望李靖和红拂女老夫妇的,但是想想听史庄讲一讲这唐朝和突厥之间很多的故事,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翌日上午,李崇光来到史庄在西街开的“云来酒馆”,史庄见李崇光到了,笑脸相迎,“哟,小厨子来啦?”
  李崇光笑了笑,忽然史庄后面出来一阵清脆的女人声音,“你说的那小兄弟来了吗?在哪儿呢?”
  话音未落,从帘子后面走出一妇人,姿态端庄,身材在女子之中也算鹤立鸡群,说话倒是声儿大。
  史庄见妇人出来,指着她给李崇光介绍道:“这是我的娘子!”
  李崇光立马躬身行礼道:“校尉夫人好!”
  那妇人笑了笑,“什么校尉夫人,听着怪怪的,就叫大嫂!”
  “哎,好嘞,大嫂!”
  “那行,今天端午节,人多,待会儿到厨房帮嫂子忙,晚上一起吃饭啊!”
  李崇光又应了一声,跟着史庄进了厨房。
  原来这云中酒馆是史庄夫妻的祖业,自从史庄进了雍州牧府,做了个小官儿,这酒馆就一直是他夫人看管经营,偶尔放假,就回来帮忙。小日子过得虽然辛苦,忙碌不停歇,倒也是心里舒畅,无忧无虑。
  李崇光看了一下厨房的几个菜谱,倒是跟雍州牧府衙厨房的相差无几,都不需要学习就可以直接上手。
  “校尉大人,你们家酒馆的菜谱怎么跟衙门里的差不多?”李崇光好奇地问了问在旁边炒菜的史庄。
  “什么叫差不多?这雍州牧府的伙食,就是我酒馆里照抄照搬过去的。说到底,酒馆是爷爷,衙门是孙子!”史庄炒着菜,越说越得意,炒菜的速度也跟着上来。
  “原来是这样。那您昨天说的,大唐跟突厥有什么恩怨啊?”李崇光接着问道。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想当年咱太上皇和陛下准备在太原起兵反隋,但是当时放眼中原,狼烟遍地,群雄并起。太上皇要是起兵,那突厥就在他后方,肯定会两面受敌。最后啊,太上皇只能向突厥俯首称臣,又送钱又送女人,稳住了突厥才顺利起兵,夺了天下。”史庄说完的功夫,已经三个菜出了锅。
  “所以太上皇跟突厥有不共戴天之仇了!”李崇光一边熬汤调整火候,一边问道。
  “都快成为国耻了吧,这会陛下灭了突厥国,也算是为太上皇洗刷了耻辱了。”史庄轻声叹道。
  “难怪陛下命令守军,不放突厥人进城了,原来是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你说对了,小伙子,所以别指望着那个突厥可汗能求到情。你想想看,一边是父子亲情和国耻,一边是亡国的流民,你觉得陛下会选择哪一个?”史庄为李崇光仔细地分析出来。
  “陛下肯定会选择尊重太上皇的意愿吧?”李崇光喃喃自语道。
  “你还别说,自从玄武门之变后,当今陛下很太上皇,那是面和心不和,陛下一直在找机会缓和爷俩的关系,这次灭突厥,一雪前耻,正是很好的机会。”
  李崇光听了,轻叹一声,“唉,乐了君王,苦了百姓!”
  “可别乱说,被别人听到了,还不给你这小鞋穿得牢牢的?上菜去!”
  忙过了中午,酒馆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李崇光又帮着收拾好桌子,打理干净厨房。
  正在此时,外面进来十几个军官打扮的人。其中一个进了门便喊道,“老史?死到哪儿去了啊?”
  史庄听了,往外一瞧,立马应了一声,“唉!尉迟将军,来了!”
  还没走出去,立刻回头对李崇光轻声说道:“我今儿把雍州牧府衙门,几个大人物都请来喝酒了,你一会儿在旁边伺候着,他们说朝廷的事儿比较多,你看看有没有对你有用的,能帮到你的,知道了吗?”
  李崇光恍然大悟,点了点。
  史庄和夫人迎了出来,夫人笑着说道:“哎呀,各位大人这么晚才到的呀,饭菜都准备好了,各位快入座!”
  说罢,店里的两个小二和李崇光立马上了酒菜,一旁伺候着。
  约十几个军官,做了三桌,众人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李崇光见这些人年纪都超过三十多岁,且不拘礼节,料想是府内官职较高的一群人。
  史庄举起一杯酒,上来说道:“今天是小弟最有面子的日子,咱们雍州牧府的司马、从事中郎、咨祭酒、主簿、各参军、典签和录事,能一起来我这儿聚,真是天大的面子,下官先干了这杯酒!”说罢,史庄一饮而尽。
  司马吴群对史庄说道了:“史庄啊,本来赵王和长史唐文忠大人也要来的,但是临时被陛下传进了宫,我代他们跟你喝一杯。”
  史庄受宠若惊,“哎哟,吴大人,这可折煞小人了,小人一个九品芝麻官,各位大人能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众人大笑,开始吃了起来。
  仓曹参军事窦朗说笑道:“史庄,你可知道,为何这帮长官最不敢得罪咱们仓曹部?”
  史庄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小人还真不知!”
  “咱们仓曹,掌管雍州牧府中库、食堂、厨房、和证件通关的发放,要是得罪了咱们,以后都吃西北风,就算是吃上饭了,我免不了顿顿拉肚子,哈哈!”窦朗说罢,狂饮一杯,大笑不止。
  从事中郎赵坤、宇文空二人酒过二巡,上来对司马说道:“这次小王爷和唐大人进宫面圣,恐怕要出事啊!”
  府内司马吴群立刻问道:“知道是什么事了吗?”
  咨祭酒苏世长、窦纶二人,负责指挥礼仪、接待,最知道情况,窦纶说道:“赵王前几日,在城外中南山庄,私自收留几个突厥人,这事情被太上皇知道了,生气得不得了。”
  苏世长接着说道:“我在府内,接连收到太上皇差人送的诏书,小王爷去宫里见他!咱们小王爷才十五岁,见了太上皇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一直推脱不敢去。这次太上皇直接找了陛下。”
  “小王爷害怕一个人同时面对太上皇和陛下,强拽着长史唐文忠大人一起进了宫!”窦纶补充道。
  “看来要出事了,各位,我们抓紧时间吃完饭,就各司其职,我去找长孙无忌大人商议,帮小王爷解围!”司马吴群说道。
  众人一起回了“诺”,纷纷停止了饮酒,开始用饭。
  李崇光在旁边听着,心想,看来真的如史庄所说,太上皇李渊对突厥仍然心存芥蒂,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背着自己收留敌人,更是气炸了,当下就找李世民,来当面收拾赵王李元景。
  看来李元景出面请求这条路,是行不通了,还搭上赵王被父亲和兄长责骂,甚至有撤职之险,想来想去,还是自己之前在客栈嘲讽赵王,间接害了他。
  眼下雍州牧府衙的主要人员都在这儿,三把手司马吴群去找齐国公、吏部尚书长孙无忌求救,自己要是赶回去,通知代国公李靖一起前往宫中说情,兴许能饶恕了赵王李元景。
  想到这儿,李崇光上前来问吴群:“吴大人,您去找齐国公保赵王,但是此时宫内的形势还不明朗,如果真的是因为突厥人的事情,那就请齐国公去请示陛下,查明这些突厥人的目的,先证明赵王的清白。然后再请太上皇亲自审问颉利可汗,让太上皇一雪前耻,讲事情一分为二,这样应该就好办多了。”
  吴群听这突然走过来的孩子,说得有条不紊,心里甚是惊奇,他转过去问史庄:“史校尉,这是你家的小二?”
  众人一起看着史庄,史庄甚是尴尬,忽然想起来李崇光的关系,立刻灵机一动,“非也,吴大人,这是代国公府上送到衙门锻炼锻炼的孩子!”
  “代国公府上?现在在何处任职啊?”吴群接着问道。
  “现在暂时在小人的厨房,任职熬汤士兵。”史庄补充道。
  “一个伙头兵?哈哈,不过你说得倒是有道理,那我现在就去齐国公府找长孙大人,你们速速各司其职,别这个时候乱了分寸!”吴群说罢,站了起来便准备走。其他下属纷纷不吃了,跟在司马吴群后面出了门。
  史庄夫妇和李崇光目送他们出了门,消失在视野当中。史庄立刻泄了一口气,他对着李崇光说道:“你这个时候呈什么能?万一说错了话,以后在府衙里,就永远被人压着,你知道吗?”
  “大人你有所不知,若是王爷真的是因为城外突厥人的事情,遭遇太上皇和陛下的惩处,这原因在我!”李崇光解释道。
  “什么?怎么这事儿你也有份儿?”夫人听了大惊失色。
  “当时我在客栈楼上,用了激将法,说赵王无能,连几个已经依附大唐的难民都处理不好,以后也受不了一个‘贤’字,没想到赵王果然让这些突厥人住在了城外,看来是准备为他们出头了。”
  夫史庄夫妇二人听了,也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眼下事态升级,真的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不然突厥人的事情没解决,还连累了赵王李元景甚至整个雍州牧府官员的前程。
  李崇光立刻胡乱吃了几口饭,借了史庄的马,飞速地奔向代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