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四十章 铁肘无敌

  李崇光第一次看这样的摔跤大会。希望童年时光,只有十年如一日的读书和练剑,这样的“娱乐活动”,在穷苦的突厥旧土根本就很难看到。大城市就是好,生活富裕,文化交流频繁,市场繁荣,交通便利,自己虽然每天在代国公府里生活,但是感觉生活节奏也比在碛口镇快多了。
  长安果然是兼容并包、百家争鸣的国际性大都市,前来观战的观众,有各国各族的人,包括参赛的在内,武士的相貌服饰也都充满了浓烈的民族气息。
  首轮大概有十六组参加摔跤,十六进八,八进四,最后四人分成两组,第一组获胜者先挑战擂主,若是战胜擂主,则淘汰上届冠军成为新的擂主,接受第二组获胜者的挑战,最终胜利者成为冠军。
  前三轮从晌午一直打到傍晚,按照惯例,大型活动可向雍州牧府申请延长宵禁,推出夜战。何况雍州牧府的首席长官、赵王李元景就在此处观战呢。
  酣战半日,四强终于出现,分别是沙陀国武士朱邪尚云,大唐护国将军秦剑,大唐兵部护军都尉侯代序,河间郡王府昆仑奴八大金刚之一铁肘棕熊。
  四人一路碾压对手,雍州牧府长史吴群见天色已黑,便宣布晚饭后安排挑灯夜战。
  “赵王殿下,各位,请前往神兽居用晚膳!”主家前来贵宾席请众人。
  神兽居距离擂台并不遥远,众人随主家进了神兽居,参观了神兽居里的那些珍禽异兽,叹为观止。
  “崇光,听说老师父刚买了一只大龙?”赵王李元景用晚饭时,忽然问道。
  “对,吐蕃人称呼它为‘乌蛇’,有一边的翅膀断掉了,现在养在府里,代国公每日亲自饲养。”李崇光答道。
  “嗯,也有好长时间没去探望他老人家了,等忙过了灾民南迁的事情,本王就去。”
  “怎么,灾民南迁的事情,是王爷在负责?”李崇光问道。
  赵王道:“皇兄让我和齐国公长孙无忌,一起负责这个事情,他负责安置,我负责治安。最近在招募人手,可把本王累坏了!”
  “赵王多注意休息!”众人纷纷说道。
  李崇光忽然想起丹阳公主送给自己的那八个字,“灾民南迁,使之愈乱。”心里不免有些怀疑,她也应该知道这次是赵王负责京城治安防务,为什么要让灾民乱起来,客况丹阳公主是赵王李元景的亲姐姐,这不是要坑自己亲弟弟吗?
  “不说这些了,诸位,最精彩刺激的环节来了!”赵王忽然邪魅一笑。
  “哈哈,王爷是说该为晚上的比赛,下注了!”旁边公子说道。
  “来个人给分析分析啊,不能让老爷们的钱白花了呀!”
  “现在加上擂主巴桑,总共五个人,其余这四个,第一组河间郡王府的铁肘棕熊和我大唐护国将军秦剑,第二组沙陀国武士朱邪尚云和兵部护军都尉侯代序,诸位怎么看?”
  “不多说,前两年两位将军在外征战突厥,今年回来了,那吐蕃小子是没机会了,比灵活和技巧,我大唐的将军怎么会输?我先给两位将军各压五百金!”
  “好好,我们也跟上!”众人纷纷跟投,只有李崇光默不作声。
  “崇光,你觉得谁会赢?”赵王忽然问道。
  李崇光仔细想了想,说道:“这摔跤跟战场上冲锋陷阵不一样。战场上的格斗术,讲究的是用最有效的冲击最快斩杀敌军,而摔跤就不一样了,第一,没有兵刃,也就是,如果能力接近,无法结束对方的生命,将会是持久战。打持久战,无非看三个方面,第一,摔跤的技巧,第二体能,第三,信念。这三者缺一不可,又相辅相成。”
  “哎呀,李崇光,你这些歪理太多了,就说你押谁吧?”
  李崇光从身上拿出200两,又说道:“河间郡王府的八大金刚,非比寻常,能入得了大唐第一功臣李孝恭王爷的眼,必定不是等闲之辈,所以在下愿意200两,压那位铁肘棕熊全胜!”
  “好你个李崇光,在我这儿吃我的,也不说我句好?”巴桑俊忽然就跳出来,对李崇光吐槽道。
  “从未见过你的真本事,一切尚未可知。”李崇光淡淡说道。
  “好!那本王就压3000两,赌铁肘棕熊胜,毕竟是我老堂哥家里的。不过本王也不能偏心,秦剑将军各侯代序将军,本王也各压一千两。”赵王接李崇光的话说道。
  巴桑俊很不高兴,“你们这些唐朝人,真的是,就怕打你们脸,我自己押自己一千两!”说罢,让主家也上了银子。
  果然不愧是王侯贵族,皆是豪赌,这桌上的钱堆得厚厚的。
  夜幕降临,前往观战的观众都可以获得一份由雍州牧府签发的宵禁临时通行证,还是限量发布,暗中都要使上好几两银子才能弄到一张。
  圆月高挂,照得人间透亮,整个擂台,被火把团团围起来,火盆若干,把现场照得如同白昼。
  众人刚刚回来坐下,忽然一众护卫开道,众人看去,居然是河间郡王李孝恭和郡主李蓉前来,护卫簇拥着二人,来到贵宾席。
  赵王李元景见到李孝恭,立刻引着众人起身施礼。
  “堂兄,你怎么来了?”李元景问道。
  “哦,是赵王啊,府上有个佣人,据说杀进了四强,我家郡主非要过来看看。”李孝恭答道。
  “哈哈,原来是大侄女要看啊。快,你们两个给河间郡王和郡主让座!”李元景赶走旁边两人,安排李孝恭和李蓉坐下。
  李蓉发现李崇光就坐在旁边,看了他一眼,对赵王说道:“怎么?这代国公府上的人,不一向喜欢阖门自守,极少外出的嘛?怎么李公子还有兴致看这些莽夫打架?”
  李崇光赶紧起来,向李孝恭和郡主李蓉行礼,“外面李崇光,给王爷和郡主请安!”
  “你就是李崇光,药师兄收的那个义子吗?”李孝恭问道。
  “代国公错爱!”
  “嗯,药师不会看错人,现居何职啊?”
  “赋闲在家!照顾二老!”李崇光答道,夹在中间的赵王李元景好生尴尬。
  李孝恭看了一眼赵王,心里透亮得很,他说道:“那可惜了,元景,你不是人手不够吗?为什么不招募过去?”
  赵王尴尬一笑,“堂哥,不要拿我开涮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曾经在我这里做过祭酒,后来抓颉利可汗出了事情……”
  “嗷,孤想起来了,行吧,找机会吧,孤给你推荐!”李孝恭化解了这个由自己挑头的尴尬。
  “父王,第一场开始了!”李蓉凑过来说道。
  “哦,第一场是谁?”
  “第一组就是铁肘棕熊和护国将军秦剑,这个秦剑是什么来头?”李蓉问道。
  李孝恭看着台上的后生,摇了摇头,“自从皇上登基以来,就从来没过问过军中的事情,很多刚出来的年轻将军我也不认识。”
  “这是胡国公秦琼秦叔宝的义子,也是武功了得!”赵王介绍道。
  “哦哦,是叔宝的人啊,可以看看。”
  台上二人,铁肘棕熊和秦剑,互相作揖。秦剑上来就攻击铁肘棕熊下盘,铁肘棕熊连续后退,一把抓住秦剑后背,往空中一翻滚,秦剑稳住脚跟,立刻又摆出拳头,向铁肘棕熊打来。
  铁肘棕熊连续用手臂抵挡秦剑的进攻,大吼道:“再用点力气!”
  秦剑恼羞成怒,飞身踢腿,棕熊继续用铁肘挡住。
  一番攻势之后,秦剑的拳头和腿,都已经开始疼痛,有如每一下都打在铁墙上。
  棕熊见时机已到,挥舞着手臂,向秦剑打来,一肘下来,秦剑用双手来抵挡,立刻把手臂震得通麻。
  铁肘棕熊见秦剑表情痛苦,抬起手肘又是一下砸下去。
  秦剑连挡四肘,立刻后退好几步。
  李崇光看在眼里,赵王在旁边忽然问道:“崇光,如果现在你是秦将军,你会怎么办?”
  “秦将军这是一开始没摸清楚铁肘棕熊的套路,就把自己最强的一波攻势浪费在对手的放手之上了,应该一开始攻守兼备,寻找铁肘棕熊的弱点或者是命门,然后下手猛攻,现在已经没什么可能了。”
  众人听到李崇光的话,啧啧称奇,不由开始佩服李崇光的眼光。
  那铁肘棕熊开始步步紧逼,寻找将秦剑一击致命的机会,秦剑开始闪闪躲躲,全力躲避。
  一时间,秦剑利用自己灵巧的优势频繁躲过铁肘棕熊的进攻。
  铁肘棕熊略显疲态,他膝盖半曲,试图寻找攻击间隙的时间休息。
  秦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他全速助力奔跑起来,抡起自己的肘子,就向铁肘棕熊的脑壳打去。
  铁肘棕熊眼神一亮,嘴角轻轻上扬。
  “不好,秦将军中计了。”李崇光喊道。
  果然,没等秦剑用手砸到铁肘棕熊的脑袋,只见铁肘棕熊一拳向上,从地面弹射而起。他的手臂比秦剑长很多,一拳打中秦剑的面门,鲜血四射。
  只听见秦剑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铁肘棕熊收了收自己的拳头和铁肘,看着被击倒的秦剑,确定他没有了即战力后,向贵宾席的李孝恭和李蓉深鞠一躬。
  长史吴群命人将秦剑扶了下去疗伤,下一回合,便是第一组挑战上届冠军巴桑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