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章 虎女

  那金文彪带着一行二十个昆仑奴,一路乔装打扮南下,往长安行进,到了灵州便进城休整。
  当下已经是阳春三月,大地已经回暖,却是昼暖夜寒冷,许多来自更北的突厥人适应不了气候,患病的就有好几个。
  金文彪在灵州找了郎中为几个突厥人治病,顺便帮助李崇光医治右手。
  李崇光在灵州调养了半个月,渐渐没有了疼痛感,只是依旧使不上力气。
  某日,金文彪带李崇光和几个昆仑奴来到灵州大都督府。
  众人在府外等候好久,才从大门中走出一位管家。
  金文彪见了管家,立刻拱手笑脸迎了上去,“哎呀,张管家,好久不见啊!”
  那管家见了金文彪,不屑一顾,“是金老板啊!你怎么又来了?”
  “哎,小的听说上次从长安带回来的东西府内不太满意,所以特来赔礼道歉啊!”
  “哦?金老板,不是我说你啊,您上次可是把我们家小姐得罪大了!”
  “哎哎,小的知道,这不又给府里面送了几个来。”金文彪使劲儿给张管家使眼色。
  张管家打量了一下金文彪带来的几个人,精神气都不错,“那跟我进来吧!”
  金文彪应了一声,招呼几个人跟上。
  李崇光看了一眼这座府邸,正门上面写着“大都督府”,心里想着,这灵州大都督不是刚刚同李靖一起进攻突厥的薛万彻大将军吗,想不到今天居然来到了他的府邸,也算是冤家路窄。
  众人随金文彪跟着张管家进了府,那张管家一边走一边嘱咐道:“府里今天来了贵客,要有礼节不要唐突了!”
  “是是是!是哪儿来的贵人!”金文彪问道。
  “哎哟,来头可大了,河间郡王李孝恭家的千金小姐!”
  “河间郡王啊!哎呀,你是说他家的长郡主来了?”
  当然是探亲啊,我家夫人丹阳公主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也是河间郡王的堂妹,这郡主啊,小时候便经常来找我家小姐玩耍,很是亲近。
  “哦哦,那是真的皇亲国戚啊!”
  众人到了后院儿,张管家让金文彪等人留步,自己上前通报。
  只见后院儿宽大无比,俨然就是一个军校场,十八般兵器两边摆着,四五匹骏马,中间两名武士正在摔跤,边上铁门不知关的何物。那发令台上正坐着八个人,中间正是丹阳公主,贞观元年才嫁给薛万彻,薛家姑娘并非丹阳公主亲生却倍受丹阳公主宠爱,薛家姑娘身着格斗服居左坐着,右边也坐着一个少女,一身武士装扮,在她后面,正正直直树着八名武士,肤色不一,黑黄白紫赤蓝棕青,真是奇观。
  张管家向两位郡主请安,薛郡主点了点头。只见张管家一路小跑来到金文彪面前,“跟我来吧!”
  众人随着张管家来到发令台,金文彪见了正坐中间的丹阳公主,立马下跪行礼道:“草民金文彪,叩见公主殿下!”
  后面的李崇光和昆仑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立着不跪。
  金文彪转过头来,示意他们跪下。
  众人相互看着,却并不理他。
  金文彪连忙站起来,先向台上众人赔罪,然后走到昆仑奴面前,骂道:“不得无理快跪下行礼!”
  最高大的昆仑奴说道:“我们从一出生,只拜天地神明父母恩师,绝不会向其他人行下跪之礼!”
  金文彪听了,一阵恼火。
  “金老板,您就别要求他们了,这些人啊,就这样,脑子耿!”坐在台上的薛小姐说道。
  金文彪只得赔笑化解尴尬。
  “就这么些人儿?”薛小姐站了起来,仔细打量。
  “对的,小人特地挑选的最好的几个来献给您!”
  “哦?怎么个好法?”
  “这几个人都是突厥国被灭以后,存活下来的士兵,有的做到过将军,有的是颉利可汗的近身侍卫,都是九死一生活下来的,突厥国最后的武士!”
  “尽吹牛,突厥人再厉害,还不是被我爹爹他们灭了国!”薛小姐笑道。
  那几个突厥昆仑奴听了,心里是愤恨又无奈。李崇光仔细打量着台上几个人,丹阳公主才过三十,丰姿卓越,加上一半的胡人血统,鼻梁高挺,眼眸明亮,是皇室难得的美人。旁边河间郡王李孝恭的长女,生得标志的瓜子脸,面无表情却如同一个冰山美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正视台下的人,一直冷冷地看着中场的武士格斗。
  “您说的是,那他们……”金文彪甚是尴尬。
  “我们薛家只养有本事儿的奴才!那要看他们有什么本事留下来了!”薛小姐坐了下来,继续打量着这几人。
  “凝儿,你不要胡闹了,小心你爹回来又骂你!”丹阳公主开口劝道。
  薛小姐“哼”的一声,“你看蓉郡主都有那么好的昆仑奴,而我啊,选了一年多都没有个合适的!”
  李蓉转过头来,淡淡地说道:“凝儿要是看上了我这几个下人,可以自己挑选让他们留下就是!”
  薛凝笑着说道:“当真吗郡主姐姐?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夺人所爱的好!”
  李崇光又打量了身旁的这几个昆仑奴,又看了李蓉身后的八个武士,渐渐明白了所谓的昆仑奴,原来就是供这些王侯将相玩弄的奴仆。
  但是身旁这几个人,照金文彪这样说,都是先前突厥国内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国家灭亡,也只能如此毁自己的身价,甘愿为奴,实在令人惋惜和无奈。
  “请问郡主,是找人对攻还是我等自己展示身手?”忽然其中一名昆仑奴开口问道。
  薛凝想了想,“不如让郡主姐姐的武士跟他们比试一般如何?正好八对八!”
  “好好!这个公平。”金文彪笑着附和。
  李蓉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点到为止,不要在公主殿下面前失态!”
  那身后八人一起点头,然后排队径直走向校场中央,金文彪带的几个人也开始向中央走去。
  李崇光原地未动,对金文彪说道:“管家,今日有比试你也不早点跟我说,我现在有伤在身,如何吃得消那凶神恶煞的缠斗?”
  “那你先留下,到我身后来。”金文彪指着李崇光说道。
  李崇光在一众人的冷眼中,走到金文彪身后。
  “今日若是卖不出一个人,晚上回去都把你们毒死!”金文彪小声说道,已经气急败坏。
  那中央校场上留下十四人,七对七,李崇光没看出来身边的人都是打架的好手,为了生计居然隐藏得这么深。
  一对一讲究得格斗技巧,再战争中更多的是协同作战,这群突厥军人出身的汉子,居然都不是李蓉手下这些野路子的对手,二三十回合下来,纷纷被击败。
  金文彪看得万念俱灰,那七人忍着痛回到金文彪身后,垂头丧气。
  薛凝摇了摇头,“金老板,还是不行啊,你说我要是买了你的货,这不是要天天被我家郡主姐姐笑死了?”
  金文彪答不上来话,躬身施礼,准备退下。
  忽然李崇光一把拉住金文彪,金文彪大吃一惊,他看着李崇光,问道:“干什么?”
  “可以赢!”李崇光小声念道。
  众人惊讶,只见李崇光上前也躬身施礼,“我听说当今陛下是马上取的天下,那在下请问公主殿下,陛下如今一统四海,还能在马上治理天下吗?”
  丹阳公主听了这话,仔细打量着少年,“自然不能!”
  “我听说当今陛下取天下,靠得是房谋杜断,上大夫死谏,武将忠勇死战。都是文武并举。那为何郡主选人,单凭武力推断人的有用无用呢?”
  薛凝大怒,跳了起来,“你是说我只会舞刀弄枪?”
  “不是,薛万彻将军文武双全,且忠义无双,昔日辅佐废太子建成,更是忠心不二,若不是当今陛下亲自去终南山去请,恐怕也不会出山。如此忠勇无双之人,他的家人也一定是恪守成规。”
  “那你想说什么?比文?”李蓉忽然站了起来?
  李崇光施礼,“除格斗之外,可任选一样比试,若是不成,我等再也不来。”
  丹阳公主笑了笑,“想不到突厥国还有这样牙尖嘴利的后生,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姓李,名崇光!”
  金文彪听了李崇光没用化名,轻轻咳嗽一声,李崇光心领神会。
  “字韦生!”
  “哦?也姓李?与我同姓!呵呵,你想比什么,可以比你擅长的!”丹阳公主温和地说道。
  “哎!”薛凝忽然脸上邪笑,“你说的除了格斗,让我们来选,对吗?”
  “正是!”
  “那好,你去场中,本郡主有一个牲畜,向来蛮横,极其需要人来制服它!”薛凝眼睛一亮,闪现出个鬼主意来。
  旁边的李蓉猜到薛凝要干什么,想阻止欲言又止。
  “好!”李崇光径直走向校场中央,站里等候。
  那薛凝一个长长的口哨声,三个仆人连忙将边上铁门打开,开了门便跑散开来。
  李崇光只感觉铁门里阴风阵阵,忽然校场上的几匹骏马急躁不安起来,低沉的嘶鸣声搅乱了每个人的心。
  李崇光迫使自己静下心来,里面的庞然大物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声音消失之际,一只吊睛白额大虎扑了出来,向天长啸,摄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