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九章 摔跤青铜还是王者?

  秋意浓,秋天的长安城,昼夜交替,冷下来特别快。
  李蓉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件,递给李崇光,说道:“阅后即焚!”
  李崇光接了信,果然是丹阳公主写给自己的,他立刻拆了信件,打开信纸,只见上面只写了八个字,“灾民将至,使之愈乱。”
  “这什么意思?灾民?”李崇光疑惑不解。
  李蓉说道:“应该是皇上之前允许突厥灾民南迁到长安的事情,你关注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那郡主,我先告退了!”李崇光说完,便准备离开。
  “李公子!”李蓉忽然喊道。
  “嗯?”
  “在长安城里,还是要处处小心的。”李蓉微微一笑。
  李崇光不解其意,忽然紫面天王和黄面菩萨押着巴桑俊进来。
  那巴桑俊一路挣扎,无奈这两名昆仑奴力气奇大无比,始终都挣脱不了。
  “巴桑俊?怎么是你?”李崇光很是惊讶。
  “你认识?”李蓉示意紫面天王和黄面菩萨将巴桑俊松开。
  “哎哟!太疼了,你们这两个人太没眼力劲儿了,看不出来我跟李公子是好兄弟吗?”巴桑俊吐槽道。
  李崇光满脸问号,他问道:“巴桑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巴桑俊一时语塞。
  “当然是跟踪李公子了。”李蓉答道,又问道:“看这小子,奇装异服,又贼眉鼠眼,不像个好人,赤面阎罗,把他带回去喂家里的狗!”
  “是!”赤面阎罗听了,转身进门,一把抓住巴桑俊。
  巴桑俊大惊,“哎哎,我真是李公子的朋友,李公子,快救我!”
  李蓉冷笑一声:“既然是朋友,为何还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
  “我……我这不是刚认识没多久嘛,还没那么熟。再过两天,咱们就熟悉了。”
  “一派胡言!拉出去!”李蓉拍案而起,“不让你尝尝我们家的厉害,你是不知道轻重!”
  赤面阎罗轻轻拎起巴桑俊,就要往地上摔。
  李崇光来到巴桑俊面前,问道:“跟着我做甚?”
  “保护你呀!我是怕你被这个赤面阎害了!”巴桑俊挣扎着说道。
  “说实话吧,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开玩笑的!”李崇光严肃地看着他。
  “我真的就是好奇,你一个国公家的公子,怎么会跟一个昆仑奴走的,想看看有什么好玩儿的不带上我!我真没其他想法!”巴桑俊无奈说道。
  李崇光转身看着李蓉,说道:“他是神兽居的少东家,巴桑俊,应该没有其他的目的!”
  “神兽居?吐蕃人开的地方吧?”李蓉反问道。
  “对对,我是吐蕃人,来长安好多年了。”巴桑俊立刻补上话。
  “吐蕃,你们国家现在应该是个一个小国王吧?”李蓉问道。
  “对,我们的赞普,去年刚刚继位,已经快十四岁了。”巴桑俊说道。
  “好年轻的赞普,李崇光,与你年纪一样大吧?”李蓉又问道。
  “还真是!”
  “什么?你今年也十四岁了?我也是啊!想不到李公子跟我这么有缘份!”巴桑俊开心地跳了起来。
  李崇光笑了笑,对着李蓉说:“郡主,他还是让我带走吧,应该没事!”
  “应该没事?万一出了事情,我让人拧断他的脖子!”李蓉狠狠地说道。
  巴桑俊轻声嘀咕道:“这女孩子也太凶了,长大了肯定没人要!”
  李崇光赶紧带巴桑俊离开,下了未央雨楼,便问巴桑俊道:“说吧,跟着我干什么?”
  “你还真别想那么多,我和你讲,我现在有口难辩,我就是当时一好奇,我就跟着你出来了,我那里知道你是出来私会小情人了?”
  “什么?”李崇光狠狠地盯着巴桑俊。
  “没什么没什么,惹不起惹不起!”
  “今天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讲!你知道吗?”
  “我……”巴桑俊有些迟疑。
  李崇光看在眼里,心里明白,“你就直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能闭上你的臭嘴!”
  “嘿嘿,李公子真的是聪明人,明天跟我去看摔跤,后天下午跟我去长安城外狩猎!怎么样?”
  李崇光苦笑,“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少东家,这一天到晚全是玩儿的花样,你还会其他的吗?”
  “我会的,你全不会,你会的,我都不会,所以我只想跟你做朋友!至于我的本事,你明天就知道了!”巴桑俊笑着拍了拍李崇光的肩膀。
  “那行,不过今晚,你得帮我把柴火都劈完了,我明后两天才会有时间!”
  “好的,我们吐蕃最敬重爽快的男人了,我现在就去你家,帮你劈柴!”
  巴桑俊说完,飞快地向代国公府跑去,留下一脸无奈的李崇光。
  翌日下午,李崇光如约来到西市,找到了举行摔跤大会的地方,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
  李崇光找了好久都没见着巴桑俊,正在奇怪之时,神兽居的主家一眼看到他,便走近打招呼道:“李公子,是你啊!”
  李崇光见到主家,施礼道:“原来是神兽居的主家!”
  “你是再找我们少东家吧?”主家笑着问道。
  “对,对,是在找巴桑俊!”李崇光点了点头。
  “您跟我来,我们少东家让我给您安排座位观看!”主家说完,引着李崇光来到擂台左侧最近的一排座位前。
  主家指着这第一排座位,介绍道:“这第一排啊,都是宫里的王爷、郡主、开国将军们的公子,坐的,您就坐在第一排。”
  李崇光连忙推辞道:“我李崇光一介平民,怎么能和这些人坐在一起呢,不可不可!”
  “哎,李公子,不要推辞了,这代国公李靖,可是天下最厉害的名将了,你是府上的公子,哪有让你坐在其他地方的道理,不合规矩!”说罢,又引着李崇光坐在第一排的边上。
  “那就边上坐着吧!有劳主家了!请问巴桑俊在哪儿?”
  “我们少东家?”主家一脸疑惑。
  “对呀,是他今天约我来看这个摔跤大会的啊!”
  “哈哈,李公子,有所不知了,我们少东家,连续赢了两届的摔跤冠军,今儿,是他守擂之战!”主家得意地说道。
  “呵,原来这小子一直不跟我说实话!”李崇光冷笑道。
  主家见李崇光变了脸色,连忙宽慰道:“李公子,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家少东家,平日最喜欢玩儿了,不过这次,您是他唯一一次亲自请来的人,那其他人,都是不请自来的!”
  李崇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座位席上都开始陆陆续续也坐满了人,每来一个人,他们都互相打招呼,唯独不认识李崇光,将他一人冷落在角落。
  “李崇光?”忽然有人在一旁喊他的名字。
  李崇光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赵王李元景。
  “赵王殿下?”李崇光满脸惊讶。
  “你怎么来这儿了?”赵王继续问道。
  “是朋友叫我来看看的!”
  “那你,待会儿打不打?”赵王又问道。
  “当然不打!赵王说笑了。”
  “哦哦,本王忘记了你右手有伤。你要是打的话,本王必然千金压你全胜!”
  “赵王抬爱了!”李崇光拱手谢道。
  赵王忽然对左边的一公子说道:“你,起来,跟代国公家的李公子换个座位!”
  那公子有些脾气,却不敢发作,“是,赵王殿下。”
  李崇光心里毕竟对赵王有点间隙,也只能去坐着。
  赵王李元景挨着李崇光坐了下来,侧身过来悄悄对李崇光问道:“之前的事情,你不会还在跟我生气吧?”
  “不不,赵王当时做得对,在下并没什么,能留下性命,已经很是感激!”
  “嗯,不愧是本王最敬重的汉子!你今天是侯代序请来的,还是谁叫来的?”赵王李元景又问道。
  “侯代序?”李崇光一脸疑惑,“怎么,他也来了?”
  “这小子,要挑战吐蕃的摔跤冠军啊!可带劲儿了这次,这突厥刚灭,很多将军都回来了,今儿来了好几个格斗的高手!可有意思了!”
  李崇光见赵王李元景依旧跟孩子一样的性格,也跟着后面笑了。
  “咚咚……”一阵鼓声,震得全场立刻安静下来。
  只见新任的雍州牧府长史吴群(原雍州牧府司马)来到擂台之上,只见他向四处行礼,然后大声说道:“诸位,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摔跤大会,每年我们都会邀请各族的武士,一起来参加,为的是弘扬武术精神,切磋各国各族的格斗水准。我们还是老规则,抽签比赛,最后获胜的四位,轮番向上届冠军得主,巴桑俊武士挑战!”
  说罢,巴桑俊终于露面了,他一身吐蕃藏式摔跤服,神情冷峻,双目肃杀,跟昨日那个嬉皮笑脸的巴桑俊完全是两个人。
  “巴桑俊?真的是拿过两次冠军?”李崇光自言自语道。
  旁边听到了的赵王,以为李崇光是在问自己,便凑过去说道:“可不是,连续两年,本王亲眼目睹,打得我大唐武士毫无还手之力!”
  “赵王!”前排走来一白衣少年,见到李元景,躬身施礼。
  “哦,是兵部尚书侯君集家的公子啊!”李元景回道。
  “侯代序?”李崇光见了那白衣少年,脱口而出。
  侯代序瞥过来,见了李崇光,心里也是一惊,“李崇光?你怎么在这儿?”
  “哦,本王一起叫来的。”赵王接了话,又说道:“本王今日要看侯将军,将那吐蕃少年赶下台去,壮我大唐国威!”
  侯代序拱手施礼,“小将一定不负赵王殿下所托!”说罢,径直离开,前往后台准备去了。
  李崇光心想,今年确实与往年不同,这两年唐军出兵突厥国,长安内的高手好手,基本都在军前效力,今年也都回来了,这侯代序出手更是狠毒,巴桑俊昨晚为了让自己来看他的比赛,劈柴劈到半夜,估计这手臂都酸了,他为了邀请自己来,如此够义气够朋友,早知道他今日有大赛,就不让他劈那么多柴了,真是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