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四章 天子审判

  李崇光躺在床上,得知皇帝李世民也来过,心里非常震惊。
  “皇帝为何来看我?”李崇光问道。
  红拂女让初九端来了退烧药,放在旁边说道:“陛下听说抓住颉利的,是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很惊讶,所以就来了,也跟你义父见了面,给你义父祝个寿。”
  “原来如此。”李崇光安心躺下休息。
  忽然管家跑了过来,神色慌张,见到李靖,便说道:“老爷,兵部有人来问话。”
  “哦?问什么话?”李靖问道。
  “是关于李公子私自调动天策羽林军的事情,兵部正在调查,问公子醒了没有,这怎么办?”管家问道。
  红拂女说道:“你就跟来人说,李崇光完全是奉了赵王的命令行事,有什么事情找赵王去。”
  “好的夫人!”
  管家才退下,红拂女就开始抱怨起来:“你这一离开兵部,这兵部就跟在梦游似的,颉利是我们抓的,案子是我们破的,到头来事情办成了,还来找麻烦,我看下一次,就直接是大理寺来把你这个老头儿带走了!”
  李靖无奈地笑了笑,“现在这调兵的事情,在陛下那边好过,就是不知道太上皇那边会怎么处理颉利可汗,这关系到很多人的命运啊!”
  就在此时,兵部同时派人前往赵王府,传唤赵王问话。
  “请赵王千岁随我们去兵部一趟!”兵部校尉对赵王说道。
  赵王李元景一眼都没看校尉,反问道:“本王抓回了颉利,这是要本王去兵部领赏吗?”
  “赵王千岁,有人参您擅自调动天策羽林军,是请您回兵部说个明白。”
  “说个什么明白?是我命李崇光前去调人的,怎么着吧!反正我雍州牧府的府兵也战死得差不多了,本王没有兵马,那个时候,你们兵部死哪儿去了?”李元景气得拍案而起。
  那校尉吓得立马低下了头。
  “本王的长史唐文忠,还有好几个参军、从事、城防都尉,全部殉职,兵部在干什么?他侯君集在干什么?”
  李元景又把桌前的文卷一掀,骂道:“你听好了!回去告诉侯君集,要么他让我皇兄直接罢免了本王的爵位,要么就别在我眼前晃悠!”
  那校尉连说几个“诺”,立刻退出了赵王府。
  李元景见兵部的人走远了,这才坐了下来,问道左右:“祭酒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侍从答道:“上午陛下亲自去看了,还没醒,昏迷了四天了。”
  “哦?皇兄去看李崇光了?”
  “是的,还称赞代国公调教得好。”
  “看来李崇光要受重用了啊。”李元景笑了笑。
  “我看未必啊,王爷。这虽然颉利抓回来了,但是整个雍州牧府几乎全军覆没,这是您的责任,私自调动天策羽林军,还是宫内当值的部队,这是死罪啊!”侍从分析道。
  李元景站了起来,不禁愁容满面,“不能让李崇光背这个罪,不然他的前途也算完了。我得马上进宫找皇兄,主动担下罪名。”
  “王爷!不可啊,您这是要去了,不就正好让那些参你的人得逞了吗?”
  “那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一直怼着兵部吧?”
  “您找太上皇去啊,毕竟您现在是他最亲近的儿子,他老人家总能替你想出个万全之策来。”
  李元景恍然大悟,立刻命人准备车辇,进宫求计。
  太上皇武德皇帝李渊,刚刚从太极宫搬到大安宫,自从进了大安宫,便足不出户,不问世事,每日饮酒读书,与歌姬取乐。
  李元景来到大安宫门外求见,让宦官进去通禀,那宦官直接说道:“六王爷,太上皇说了,谁都不见!”
  李元景于是在殿门外跪下,说道:“父皇,儿臣已经将突厥颉利可汗捉拿归案,特来向父皇复命!”
  “进来吧!”李渊在里面说道。
  李元景进了殿内,见到李渊,继续下跪行礼。
  “我听说你抓颉利,损失了很多人马,是吗?”李渊问道。
  李元景立刻答道:“是的父皇,长史唐文忠、还有四名参军、城防都尉,以及很多天策羽林军,都因公殉职了!”
  “这颉利毕竟不是一般人,不用正规的军队,很难打败他。那天你在干嘛的?”李渊忽然问道。
  “儿臣……儿臣去了代国公六十大寿的晚宴,喝……喝多了……”
  “身为雍州牧,京城之最高长官,你这是渎职,你知道吗?”李渊的声量开始大了起来。
  李元景闭上眼睛,心里一凉,“儿臣……确实考虑不周全,儿臣……”
  “还好你的手下得力,处置妥当,听说还用了你的名义调了皇帝的羽林军?”
  “是,没有羽林军,根本拿不住颉利。”
  李渊听了,也坐不住了,起来走了两步,“想必现在参你的奏折已经堆满了放在你二哥面前了!你越权调羽林军,这是谋反的罪,查起来,加上你的渎职之罪,你的小命就没了!”
  李元景大惊,被李渊这样一说,吓得失魂落魄,“父皇,那现在儿臣该怎么办?”
  李渊来回踱步,停下来便说道:“只好弃车保帅了,你就说调兵之事与你无关,当日你喝得烂醉,有一起参加寿宴的很多同僚作证,掉羽林军,是府上祭酒见机行事,不得已而为之!”
  李元景问道:“这是拿他的命,换儿臣?”
  “你再去找李靖、长孙无忌、李孝恭、李道宗、高士廉、张良等人,一起上书,他生擒颉利可汗,功过相抵,贬为平民!这样,就可以留住他的一条性命!”李渊接着说道。
  “父皇说得极是,孩儿明白了。”
  “这个人叫什么的?”李渊忽然问道。
  “他叫李崇光!”
  “李崇光?嗯,你这次虽然折了唐文忠和几个参军,但是得了一个李崇光,魄力和胆识远超这些人,我猜你皇兄已经想把他招揽过去了!”
  “皇兄上午已经亲自去探望他了!”
  “嗯,我就知道,你千万留着此人,关键时候,能有大用场。”李渊提醒道。
  “儿臣明白了。谢父皇!”
  李元景问得计策,便退出大安宫。
  李渊一个人躺在桌后,若有所思。
  两日后,唐军卫兵将颉利可汗送到长安的顺天楼,君臣向太庙祭告俘获。
  大唐皇帝李世民来到顺天楼,陈列仪仗侍卫,平民百姓官绅士大夫都涌来观看。
  官吏押送颉利可汗前来,李世民一身龙袍,正坐中央,他焚香祷告完毕后,来到颉利可汗面前。两位君主互相对视,颉利目光早已经没了神采,李世民却意气风发。
  李世民宣告说:“你有五罪:过去你父亲国破,依赖隋朝得以存立。但当隋朝有难时,你却一兵之力都不帮助,以致隋朝覆灭,此其一;与朕为邻而背信弃义,不断侵我边境,此其二;连年征战不止,致使部落生怨,饿殍千里,民不聊生,此其三;掠夺我国人,践踏我庄稼,此其四;已经许你和亲,你却迁延逃走,不顾我大唐脸面,此其五。朕要杀你并非没有理由,只是渭上的盟约未忘,所以不想苛责。”
  颉利苦笑,不说一话。
  李世民上前,看着颉利,轻声说道:“老可汗,一切都结束了,你想朕怎么处置你?”
  “皇帝陛下,年纪轻轻,就能杀兄弟而夺大位,我颉利败给你这样的凶狠帝王,也没什么好说的。”
  “哼!你不是败给朕,你看你危难之时,哪个部落出兵帮你?若不是你苛政无德,我唐军也不会那么快攻破你的首都!”
  颉利可汗闭上双眼,静静祷告。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你就不求朕,放过你的公主,还有那么多的武士?”李世民试探地问道。
  颉利知道蝶风和突厥武士被俘虏了,睁开了眼睛,对李世民说道:“不,陛下,如果您只给我们突厥人一条生路的话,我希望你能立刻派军队给突厥的百姓送一些粮食和衣服过冬。他们因为我连年征战,去年不仅颗粒无收,还遇上了暴雪,牛羊全部冻死。陛下,我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取您的恩泽与仁慈。”
  颉利说完,眼睛一直盯着李世民看。李世民也看着颉利,思索良久。
  “难得,颉利,你还没忘记你的百姓,没忘记你阿史那家族也来自草原。朕不但答应你,立刻让各都督府筹备粮食衣服给灾民,还给他们分配种子,农具,补贴他们购买幼羊崽牛崽。除此之外,朕在长安城里里外外,给他们留地方,愿意迁移过来的突厥百姓,户部帮助他们在长安安家立业!”李世民一次性说完所有,众人听了,无不佩服。
  颉利长叹一口气,“皇帝陛下,有了您这些话,您现在就可以处死我了。我死而无憾,败给你,也是天道所致!”
  下面文武大臣、百姓士绅,一齐跪下,山呼“万岁!”
  李世民向前靠近两步,大声说道了:“朕之愿望,不在于征战连连,把国家民族的仇恨一代一代传下去,而是让天下的百姓,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朕也不会多添杀戮,颉利可汗已经向他的臣民忏悔,又有渭上之盟约,朕决定,以王侯之礼待他,释放所有的俘虏,归还他所有的家属,让他们住在太仆,世代沿袭!”
  下面立刻议论纷纷,颉利终于埋下了头,哽咽地说道了:“谢皇帝陛下!”
  李世民吩咐中书省拟旨,最后对颉利安慰道:“朕已经仁至义尽,你在太仆好自为之。”
  颉利点了点头,李世民转身便离开顺天楼。
  宦官见皇帝走在前面走的急,连忙小跑赶上前来,在李世民身旁问道:“陛下,这审判颉利可汗刚结束,您这匆匆忙忙,是要去哪儿啊?”
  “摆驾麟德殿,皇后今日在那儿设宴,请来了太上皇,朕要让太上皇化解与突厥的恩怨!”
  李世民说罢,直奔麟德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