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七章 剑拔弩张

  天长见颉利可汗和众人在商议除掉李崇光,内心焦虑起来。
  “你们别在我这里杀人!出了事儿别说送你们出城,连我也要被一锅端了!”天长试图拦住他们。
  颉利可汗看了看天长,“这个人,我必须杀!”
  “他可是雍州牧府的祭酒,跟代国公也有关系!你们杀了他,必然会引起轰动,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蝶风见父亲对李崇光恨之入骨,又怕耽误了出城的计划,于是心生一计。
  “阿爹,那小子不是买了门口那黑丫头吗?我们给她点钱,让她找机会给小子的饭菜下毒,就没必要那么麻烦了!”
  “哎,你们非要这个时候弄出点事情来吗?”天长急道。
  “天长先生,照着做就是了,这小子显然已经盯上了这里,早点除掉免除后患!”蝶风说道。
  天长无言以对,只得依了他们。
  李崇光带着府兵们走了一天,甚是疲惫,总算是大概熟悉了西街。
  日落之前众人赶回了雍州牧府衙,正好碰到赵王李元景和长史唐文忠,便向二人汇报了今天巡逻的情况。
  “已经一天过去了,这颉利可汗就像石沉大海一样!”赵王李元景哀叹一声。
  “颉利一行多人,很难不留下蛛丝马迹,我们找到一点线索,就可以慢慢打开现在的局面。”李崇光分析道。
  唐文忠站了起来,“祭酒说得有道理,现在当务之急,留心每个线索!封锁全城,防止他们乔装打扮,混出城去!”
  众人点了点头,各自散去。
  夜幕降临,长安城内又开始宵禁,西街上的商铺也纷纷关上门。
  蝶风把黑人小女孩儿叫到了房间里,女孩儿的哥哥不放心,一路跟了过来,在门口等着妹妹。
  不一会儿妹妹走了出来,哥哥看到妹妹平安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上来问道:“他们让你进去做什么?”
  女孩儿眨巴着大眼睛,说道了:“他们让我给今天买我的新主人下毒!”
  “什么?这要是被发现了,你肯定会被新主人那边处死的!”黑男孩儿紧张起来。
  女孩儿有些害怕,“那怎么办?他们说要是我不这样做,就让我再也见不到你!”
  “他们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做,就杀了我,作为对你的处罚?”黑男孩儿问道。
  “对的,哥哥,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去找主人!”
  妹妹一把拉住哥哥的手,摇了摇头,“没有用的,主人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唉,都怪我没用!”
  “哥哥,我到时候想办法,争取把你救出来!”黑女孩儿看着哥哥说道。
  “嗯,你一定要小心,我听说代国公是唐朝最有名的将军,你去了那里,不要得罪别人。”
  妹妹点了点头,黑男孩儿回头看了看颉利可汗的住处,面露凶光。
  初六很快就到了,李崇光从雍州牧府出了门,便准备出门。
  “崇光!留步!”忽然赵王李元景跑了过来。
  “王爷,何事?”李崇光回身问道。
  “你问我何事?你当真不知?”赵王一脸狐疑地看着李崇光。
  李崇光想不起来除了缉拿颉利,还有什么公事没办,摇了摇头。
  “哈哈,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代国公府上的。今日是李国公的六十大寿。你真的不知道吗?”长史唐文忠笑着跟了出来。
  “原来是这事儿,哈哈。”李崇光尴尬地笑了笑。
  李元景拍了拍李崇光的肩膀,问道:“怎么样?寿礼准备了吗?”
  李崇光思索片刻,李元景见他迟疑了,便又说道:“没关系,本王再给你备一份就是了!”
  “说实话,在下这会儿,正是去取寿礼来了!”李崇光低声说道。
  “哦?原来你小子知道的啊?老师父没白疼你。”李元景锤了一下李崇光胸膛。
  唐文忠命人将寿礼都备上了车,对着赵王和李崇光拱手说道:“王爷,李祭酒,颉利尚未缉拿归案,我需坐阵府中,整理情报,请李祭酒代唐某向老将军致意,祝他老人家寿比南山!”
  李崇光连忙答礼:“在下一定转呈!待酒宴完毕,在下立刻回府来办公!”
  “哎,今日本王放你的假,你晚上陪本王好好喝几杯!”李元景插话道。
  “恭敬不如从命!”李崇光又对李元景行礼。
  “你小子现在礼数挺周全,是李靖的夫人教的吗?”
  “她也教过很多,在下这叫入乡随俗。”
  “好啊,不过本王挺好奇你买的什么贺礼,带本王看看!”李元景好奇道。
  李崇光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我买了一个昆仑奴,送给他们!”
  “什么?昆仑奴?”李元景大声喊了出来。
  “您小点声。”
  “你哪儿来的钱买的啊?本王都未曾舍得买。”
  “在下是有一些钱,这不国公都年过花甲了,夫人最近也身体不适,他们也没个人专门照顾,所以我就给他们买了一个。”李崇光缓缓道来。
  “行!带本王去看看!”李元景说完,搂着李崇光的肩膀,一起上了赵王的车辇。
  落日渐红,车夫驾着车辇来到了西街,到了天长的香料店门口停住,李元景和李崇光下了车。
  李元景见这阔气的香料店,问道:“是这儿?本王没看错吧?”
  李崇光忽然严肃起来,“这西街鱼龙混杂,你你表面上看是香料店,其实做的其他生意挣钱。”
  “这也是本王管辖的啊,本王居然不知这些问道儿。你怎么知道的?”李元景问道。
  “也是前几日机缘巧合。”
  正说着,店里天长看到李崇光来了,立刻笑脸迎了出来,“哎呀,是金主李大人到了!”
  天长施礼完,又看见李崇光身上的李元景,贵气逼人,便问道:“这位爷是?”
  李崇光刚准备说是赵王,李元景拦着他,说道:“我是李大人的朋友,也姓李。”
  “哦哦,也是李爷,那李大人,李爷,里面请。”
  说时迟那时快,李崇光和李元景刚进门,就碰到从外面采购物资回来的蝶风。
  那蝶风在李元景后面进门,进来时,回头正与李元景照面。
  李元景顿时觉得背影眼熟,便喝道:“姑娘站住!”
  蝶风听了,果然停下,心里开始紧张,正面看到准备接应的突厥将军,蝶风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这姑娘就是你买的昆仑奴?”李元景忽然对李崇光说道。
  李崇光摇了摇手,“不是,我买的年纪比她小多了。”
  蝶风转过身来,好无耐心地对李元景说道:“小娃娃,你找姐姐有事情?”
  李元景仔细地打量了蝶风的脸庞,面容精致五官轮廓分明,“你不是汉人吧?”
  蝶风以为李元景怀疑自己的身份,眼神逐渐露出来杀气。
  天长见了,立刻来打圆场,“哎呀,李公子真有眼光,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哈哈!”
  “老板,那这姑娘值多少钱啊?”李元景问道。
  “无耻!”话音未落,蝶风上来就给了李元景一个大耳光。
  李崇光大惊,连忙扶着。
  李元景大怒,“太无礼了!”
  天长吓了一跳,示意蝶风赶紧离开。
  “对不住对不住,李公子,这个不是昆仑奴啊。”天长解释道。
  “那她是谁?”李元景问道。
  “她……她……她是小人的表妹啊!”
  李崇光扶起李元景,李元景捂着脸蛋儿,说道:“还以为她也是昆仑奴呢,还打算买回去。”
  “李公子要人,跟在下说就是,赶在上市之前,让您先挑最满意的。”
  “别废话了,我上次买的那个女娃娃呢?”李崇光问道。
  “黑妞儿,快进来!”天长对着里头一吆喝,那黑女孩儿慢慢地走了进来。
  她低着头,穿上了新的唐装,素雅简朴。
  李元景瞧这丫头,好奇地问道:“这么小的女娃,能干什么?”
  说完,李元景上前用手指顶住黑女孩儿的下巴,向上拖起。
  “会讲我们的话吗?给爷说一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看看。”李元景继续说道。
  那黑女孩儿抿着嘴巴,就是不愿意开口。李元景对李崇光说道:“李崇光,看来你买了个哑巴回去啊?哈哈。”
  李崇光无奈地摇了摇头。
  李元景还没来得及放下手,后院儿冲进来一个黑娃,一拳向李元景飞来。
  李崇光瞬间回过神来,一把拉回李元景,试图躲开,不曾想还是被那黑铁拳碰到左肩。
  那黑小伙儿又要上来揍李元景,天长立刻喝道:“快住手!”
  那黑人小伙儿忽然停手,冲到李崇光面前,用极度难懂的汉语说道了:“请你连我一起买,他们想害你…”
  李崇光和李元景震惊住了,慌乱间什么都没听明白。
  天长大概知道黑小伙儿想说什么,一把拉回黑小伙儿,用波斯语骂道:“狗杂碎,养你有用了,敢坏我的事儿。”说罢,喊道:“快来人!”
  只见后面窜出好几个突厥汉子,一把控制住黑小伙儿。
  那黑女孩儿见了,立刻给天长跪了下来,用波斯语苦苦哀求道:“求你放过我的哥哥!我们再也不敢了!”
  天长用波斯话回道了:“坏主意挺多,我先砍了你的一条腿!”
  黑女孩儿听了,立刻又来哀求李崇光。
  李崇光看着女孩儿掉着眼泪楚楚可怜,又想起自己失散的妹妹,心里一阵酸楚,便对天长说道:“天长老板,算了,他们兄妹情深,你就放了他这一回吧!”
  天长让那几个架住黑小伙儿的突厥将军停了手,“不好意思,李公子,李大人,您先把黑妞儿带走吧,省得他们兄妹分别痛苦。”
  “好好!”李崇光示意李元景离开,二人带着黑女孩儿正往马车走过去。
  只见大厅的屏风后面,颉利可汗搭弓备上两支箭矢,准准地瞄着李元景和李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