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六章 购买一个女昆仑奴

  那黑少年见官兵将自己和女孩子围住,毫无惧色。他护着女孩儿,接连打退进攻的官兵。李崇光见这厮凶猛,立刻让官兵退下了下来。
  黑少年关切地用自己国家的需要问女孩儿有没有事,女孩儿摇了摇头。
  李崇光心里明白是府兵们太霸道理亏,便上前对他们施礼道:“是我们冒犯了两位,在下给二位赔罪!”
  黑少年似乎没有听懂李崇光的话,见他抱拳,以为是要跟他决斗。黑少年让女孩儿后退好几步,然后一拳甩向李崇光。
  李崇光猝不及防,连忙用手挡住,那黑乎乎的铁拳震得李崇光左手臂发麻。
  “好厉害的拳头!”李崇光从未吃到这么大的劲儿,往后退了两步。
  黑少年见李崇光没有倒下,又是上来连续挥动铁臂,李崇光知道力道大,连续躲避。
  黑少年步步紧逼,李崇光连续退了好几步,说道:“好生无理的黑小子,我向你赔礼道歉,你还不依不饶,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
  身后的府兵说道:“大人,他听不懂汉话,讲再多也没用!”
  李崇光恍然大悟,左手挥了挥,准备应战。那黑少年向前冲了起来,李崇光原地飞跃,凌空一脚踹中黑少年的后背,若是出剑,李崇光这招便是一剑划下来。
  黑少年未感疼痛,转身又攻打李崇光,李崇光右手没有力道,只能左手抵抗,两人斗了二十多回合,李崇光被震得手臂酸痛,黑少年也被踹了好多次。
  “住手住手!”忽然一个外地口音商人打扮的人跑了过来。
  黑人少年见到来人,立刻停了手,毕恭毕敬地站着。
  李崇光转身过来,看这人一脸波斯人的面相,好生奇特。
  那来人正是藏着颉利可汗的波斯商人天长,表面上做香料和玉器生意,实际上在市场里倒卖昆仑奴给长安城里很多的达官贵族。
  李崇光对这天长说道:“这厮能听你的话?”
  天长笑着答道:“这是小的家奴,刚从波斯带到长安来,言语不通,得罪了这位官爷,还请恕罪!”
  “原来真的听不懂我们说话,那你得好好教教了!”李崇光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是是,小人肯定会教会的!”
  李崇光又看了看一旁的黑皮肤女孩儿,问道:“这个女孩子也是你们家的?”
  “对对,这两个人是兄妹俩!”
  “哦?黑皮肤的兄妹?哪里的人?”
  “他们都是来自遥远的大食王国。”天长见李崇光依旧打量着这两个人,心里又有了想法。
  “大食?倒是听说过。怎么这么小就被你弄来了长安?”李崇光好奇。
  天长见近身没有人,便小声说道:“这是小人在波斯集市上买回来的,大人要是喜欢,可以……”
  “嗯?可以什么?”李崇光也低声地问道。
  “小人斗胆先问下,大人是哪个府上的?”
  “雍州牧府祭酒!”
  “啊,这是个从五品的官儿,不大也不小。”天长嘟囔着。
  李崇光见天长如此,又问道:“怎么?老哥儿嫌我官小?”
  “不不,岂敢,要是大人喜欢的话,可以低价把这黑丫头,就带回去……”天长指着黑女孩儿说道。
  “什么!买这个女孩儿?买回去干嘛?”李崇光大惊。
  天长示意李崇光小点儿声,“大人,小人的店就在对面,可否进来一叙?”
  李崇光扫了一眼府兵们,示意他们跟来。李崇光随天长进了铺子,只看到店内都是香料,里面都是陈列的各种玉器珍宝。
  “老哥儿这店挺阔绰的啊!生意做得挺大,挺全!”李崇光一进来就说道。
  “哪有哪有,不敢跟大唐的商人相提并论,我就是做点小本儿生意。”天长把黑少年和女孩儿兄妹也叫了进来,府兵们都在店外等候。
  “您这生意还小?你以为我不知道昆仑奴吗?”李崇光盯着那黑少年兄妹看。
  天长命人给李崇光上了茶,又用波斯语对黑少年吼道:“去后院儿干活儿,把货物都装上车。”
  那黑人少年看了看女孩儿,低着头往后院走去。
  李崇光只能看着这女孩儿,天长见李崇光看了女孩儿好多次,心里有了主意。
  “这唐朝的王公贵族,小人认识很多,像大人年纪轻轻就做了从五品的人,倒是第一次见到,敢问府上令尊何人?”
  “我从灵州而来,投奔在代国公府上!家父皆是普通百姓!”
  “代国公府上的,难怪英雄出少年!”
  “你少说我,说说你这昆仑奴的生意!”李崇光直接进入话题。
  “这个嘛,小人也不是唯一做这行当的,京城里的很多公主郡王,将军,家里多多少少都会有几个昆仑奴。这昆仑奴不是普通的丫鬟仆人,各个都有自己的本事!这跟着主人出门,也能彰显主人身份!嘿嘿。”
  “少胡说,我在代国公府上和赵王府上,就不曾见过。”
  “大人也是初来乍到,时间久了,认识的人多了,自然会遇到。您看这个女孩儿怎么样?今年十一岁了。”天长指着黑姑娘说道。
  “都会些什么?”
  “这丫头有点身手,烧得一手好菜,最近在学中原的女红。你要是让她去劈柴挑水,她也是一把好手。伺候人也没问题,好好调教,以后带在街上,可有面子了!”天长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线。
  “你这该死的人贩子!需要多少钱?”
  “既然您是赵王和代国公的人,这样,五百金!”天长想开右手五个手指头,示意李崇光。
  “五百金?”李崇光倒吸一口凉气。
  “嘿嘿,这昆仑奴物以稀为贵,一旦上市了,就是被哄抢一空的。这女娃娃原来是要八百金,男娃娃已经要一千金了。”
  李崇光摇了摇头,看着天长,“行吧,我就要了这女娃了。明日我就把钱送来!”
  “好嘞,大人真是识货!还不知道大人尊姓大名?”天长开心得大笑起来。
  “李崇光。”
  “哎呀,当今天子也姓李,大人以后贵不可言啊!”
  “少说这些,我可不是白花这些钱的,跟你打听个事儿!”李崇光正经说道。
  天长亲自给李崇光又沏一壶茶,“您尽管问,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崇光一脸惊讶,这波斯人口才真好,妙语连珠,成语用得杠杠的!
  “你可曾听说突厥的颉利可汗昨夜从雍州牧府逃脱了?”李崇光放低了声量。
  天长眼睛一亮,“早上来集市开门的时候,听街坊们说过,现在据说悬赏告示都贴出来了,有抓到者,赏百金,封骑勇都尉!”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这地方果然是鱼龙混杂!”
  李崇光从袋中拿出两张银票,对天长说道:“这两张银票,各能兑500金,今天给你一张,若是能提供给我情报,这另一张,全部奉上!”
  天长一边听着,一边发愣,他先将一张银票收着,然后眼睛一转,“好,李大人出手不凡,小人定会帮大人留心!”
  “嗯,事成之后,赵王也有重谢!”李崇光站了起来,指着黑女孩儿说道:“这买卖,利润应该比你这生意多多了吧?”
  “是是!”天长赔笑道。
  天长见李崇光准备走,连忙拦住,正在此时,颉利可汗、蝶风以及突厥众将埋伏在大厅屏风后,见到天长依旧和李崇光说话,纷纷紧张起来,拿上兵器,随时准备冲出去将天长、李崇光和外面的府兵剁成肉酱。
  那天长拦住李崇光说道:“这丫头怎么办?我给您送到府上,还是您现在就带她走?”
  “不急!九月初六傍晚我来带她回府,你好好教她一些汉话,不然说什么都听不懂!”
  “是是,李大人慢走!”
  李崇光走出了大门,带着府兵继续巡视西街。
  天长见李崇光走远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用波斯语对着黑女孩说道:“你有福了,这个少年不像是坏人,代国公府上据说也都是待人和善。”
  “你把我卖给他们了?”女孩儿问道。
  “是啊,你在我这儿也不是长久之计!”
  “那我的哥哥呢?”女孩儿眼睛瞪的大大的,又有些楚楚动人。
  “他现在卖了,那就会把我亏死!你趁九月初六之前的两天日子,跟你哥哥道别吧,再学一点汉语。以后怎么样,都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天长说罢,转身往里院走,忽然就被蝶风从屏风杀出,将他拦下来。
  “说!跟那个狗官说什么了?”蝶风用剑架着天长的脖子问道。
  突厥诸将打量了厅外已经没人,就站在那儿把风。
  那黑女孩儿见到,上来看着天长。
  “别激动!”天长小声说着,“你去门口扫地,当做没看见!”天长又对黑女孩儿说道。
  那黑女孩儿听了,立刻就往门外走。突厥将军铁甲立刻上去抓住黑女孩儿。
  “别!我只是让她去门口扫地,不然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别人会起疑心!”天长连忙解释道。
  颉利可汗示意铁甲放开黑女孩儿,又问天长:“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他说他叫李崇光,是雍州牧府的祭酒!”天长答道。
  “不错,这小子机灵得狠,你是不是跟他达成了什么交易?”颉利问道。
  “没有,他只是买了我这边一个昆仑奴,大汗您也是知道的,我就是做这些生意的!”天长苦笑道。
  “蝶风,放开他。”
  蝶风放下剑,颉利又问道:“他是买了门口那个黑女孩子吗?”
  “对的,大汗。”天长整理了一下衣服。
  “他什么时候来带走这个孩子?”
  “九月初六傍晚!”
  “蝶风,这个少年是我们突厥的叛徒,不能留他!”
  “那我们九月初六,等他来了就把他给剁成肉酱!”蝶风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