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九章 被囚禁的颉利可汗

  李崇光在雍州牧府的厨房待了四五天,精心调配出更加美味的羊肉汤,城防兵们每每用餐,无不抢着多来两碗羊肉汤。
  这天负责厨房的校尉史庄来找李崇光,“韦生,你这羊肉汤烧得不错,大伙儿都夸你呢?”
  李崇光会心一笑,“还行,羊肉汤在我家乡,几乎人人都会熬。”
  “嘿,你小子还不谦虚!我来是告诉你,以后要单独准备一桌饭菜,你多做一份,这次用餐的人,应该只有你能烧出他的口味。”
  “哦?是谁呀?”李崇光甚是好奇。
  “是前段时间被我唐军灭了国家的突厥国王,颉利可汗,这老家伙,可是被我们逮回来了!”史庄说得扬眉吐气。
  李崇光忽然一怔,瞬间想通了为什么不放突厥人进城了,这突厥国王都被抓进了长安,要是突厥人进来,闹出个好歹,都是雍州牧衙门的罪责。
  “这颉利可汗,想当年也是雄踞一方,叱咤风云的霸主,如今也沦为了阶下囚,果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崇光叹道。
  史庄见李崇光这样的说辞,“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也会讨论天下英雄了,那我问你,在你心里,这普天之下,谁能称之为英雄?”
  “为天地立心性者,为生民安身立命者,为往圣继百家绝学者,还有为万世开繁华太平者。按照这个标准来,当今的陛下,很多为国家抛洒热血的将士,文人宗师,为民请命的大小官员,他们都可以说是英雄!”
  史庄听了李崇光这番言论,惊得下巴快掉下来了,“你还真的跟别人不太一样啊。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想着玩泥巴呢!”
  “校尉大人,我能给颉利送一次饭吗?”
  “你要干什么?”史庄问道。
  “祖籍天水郡,也曾是突厥故土,颉利也算是我的旧主,想做一顿突厥的饭菜给他。”李崇光说着说着,神情凝重起来。
  史庄见这孩子如此忠诚,心里三分佩服,“那你准备准备,做好了饭菜,晌午跟我一起过去。”
  李崇光见史庄允许了,心里长舒一口气。
  他精心准备了突厥人最喜欢的牛肉羊肉大餐,配上集市上采购的马奶酒,他知道为旧突厥百姓请命不一定靠别人有用,颉利可汗自己见贞观皇帝之时,就可以向陛下求情,可能效果比任何人都有用。
  临近晌午,李崇光都准备齐了菜饭,便跟着史庄校尉前往圈禁颉利可汗的龙溪秘狱。
  龙溪秘狱也在雍州牧府衙内,专门负责看管高等身份的俘虏。外面看上去就跟一般的房子没什么区别,可是里面却是机关重重,人在里面,如同被锁死的困兽。
  当下史庄领着李崇光来到龙溪秘狱前,史庄向门外守军亮了通行令牌,明确了自己的身份,这才放行。
  李崇光跟着史庄进了门,只有一张长桌和床铺,里面空间远比在外面看得小了很多。
  “这么简陋,名字倒是停响亮。”李崇光放下菜饭,看着还在床上躺着的颉利可汗,只见他头发蓬松,满脸扎胡,有些憔悴。
  “颉利,饭来了,快起来吃!”史庄生硬的口吻,呼唤着一丝不动的颉利。
  “去,问你们的皇帝,准备把我关到什么时候?”颉利仍然不动。
  “哼,关你到什么时候?还要用问吗?当然是到你下地狱的那天。”史庄冷笑地说道。
  “那还给我送什么饭?我直接开始绝食算了!”颉利说得有气无力。
  “你今天最好还是起来吃一顿吧,这是你以前突厥国的老百姓给你做的!”史庄看了一眼李崇光,李崇光便开始将饭菜牛肉羊肉马奶酒摆放好。
  颉利可汗听了,头转了过来,打量着史庄、李崇光和那一桌的饭菜。
  “好,既然是我的草原的孩子为我准备的,那我就吃。”说罢,颉利慢慢站了起来,晃晃悠悠走到桌前。
  临坐前,颉利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崇光,“你就是我突厥的孩子?”
  李崇光站在一旁,眼神注视前方,并不答话。
  颉利可汗见无动于衷的李崇光,轻叹一声说道:“我明白了,看来这是老夫在人世间的最后一顿饭了!”
  说罢,颉利可汗一屁股坐下来,端上马奶酒就饮,“好酒!想不到千里之外的长安,也有我大突厥国的美酒!”
  不一会儿,颉利可汗狼吐虎咽吃得差不多了,李崇光忽然拿住马奶酒,亲自给颉利可汗斟上了一杯。
  颉利可汗停住了,他看着李崇光,“孩子,我们好像哪里见过吗?”
  李崇光没有直接回答颉利的话,而是问道:“可汗吃饱喝足了吗?”
  颉利可汗将手中的鸡腿重重地往桌上一拍,“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问您酒足饭饱没有?”李崇光接着说。
  “老夫饱了,多谢大唐皇帝的招待!”颉利可汗拱手示意,又很快放下手来。
  李崇光笑了笑,“那请问可汗,去年受雪灾的几十万突厥百姓,现在也能像大汗一样,顿顿吃得饱吗?”
  颉利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你这孩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汗身份尊贵,即使成了唐朝的阶下囚,亡国之君,也可以保证自己衣食无忧。但是那些曾经在你统治下的老百姓呢?他们现在猛撑得过夏天吗?”
  “老夫不知!”颉利摇了摇头。
  “可汗,你可知从前年开始,突厥人就已经食不果腹,庄稼颗粒无收了。年前的暴雪,您的兵役赋税,更是让自己的人饿殍千里。”
  颉利可汗恶狠狠地盯着李崇光,“老夫想起来了,你就是在老鹰涧拦住老夫去路的那个少年军领袖!对不?”
  “这些还重要吗?”
  “果然,就是国内像你这样投唐的人多了,才导致老夫的亡国。”颉利可汗气得拍了拍桌子。
  “苍生疾苦,无以为家,原来属于您的回纥、薛延陀、沙陀人,为什么早早离开,你自己想想。”李崇光毫无惧色。
  史庄看不过去,“跟这种昏君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他要是能懂,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听你一个十三岁的娃娃唠叨了。赶紧收拾了回去,晚上赵王还要加三菜一汤呢。”
  李崇光向史庄点了点头,又对颉利可汗小声说道,“城外很多来请命的突厥人,被关在城外进不来,他们的情况能否得到唐朝皇帝的救援,全部看你了。”
  颉利听了,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让我怎么办?我现在被关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颉利看着李崇光快收拾完,急忙问道。
  李崇光并不再理会,与史庄一起走了出去,留下颉利可汗跟木桩一样坐着发呆。
  “你这孩子,想干什么?不是说好留给那老王八犊子送一顿饭吗?怎么冒出那么多词儿来?”史庄在路上突然责问李崇光。
  “校尉大人,我只是想救一救家长的百姓,他们急需要大唐天子的恩赐,来度过颗粒无收的今年。”
  史庄停了下来,一脸愤怒地看着李崇光。
  “我定不会连累校尉大人的。”李崇光接着说道。
  “行了行了,你是年纪小,这大唐跟突厥的恨怨情仇,还有皇宫内的事情,你知道的太少了。”史庄说完,又往前走了。
  “那您给我讲讲!”李崇光跟了上来。
  “在这儿讲这些高度敏感的事儿,你是不知道有多少顺风耳千里眼盯着你呢。”
  “那换个地方!”李崇光继续跟着。
  “那行,明儿来我家的酒馆儿,帮我干一天活儿,我就告诉你。”
  李崇光大喜,“明儿休息,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