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四十四章 寺庙来客

  李渊、李靖、侯君集、李崇光和两名武士护卫来到长安城下,只见城门紧闭,楼上大雾弥漫,隐约见到零星的火把的光亮。
  “崇光,你在雍州牧府里待过,你去叫人开个门。”李靖对李崇光说道。
  “好的义父!”
  李崇光说完,手持火把上前,对着城上喊道:“今日是哪位都尉当值?”
  过了良久,才从城上传来声音,“城下何人?”
  “代国公李靖、兵部尚书侯君集!”李崇光没敢说太上皇李渊也在。
  那城上的人喊道:“可有夜行通关文书?”
  李崇光回头看了看李靖和侯君集,二人摇了摇头。
  “今日出城有事情,路上多大雾,耽搁了时辰,两位大人都是当朝重臣,不会有假,请放我们进去!”李崇光又喊道。
  那城楼上安静片刻,换了一人,声音雄厚,答道:“长孙无忌大人和雍州牧赵王两边都有命令,严禁宵禁出入城门。眼下灾民正在南迁,行事需要谨慎,还请诸位不要为难我们!”
  “放肆!太上皇在此,你也敢不放行!”侯君集直接开了口。
  城楼上人又答道:“特殊时期,恕末将只认圣旨和文书!”
  “太上皇,臣估计他们今夜是不会放我们进城了,您看怎么办?”侯君集对李渊说道。
  李渊脸色露出不悦,骂道:“狗奴才,连老主子都不认了!”
  “太上皇,老臣建议还是在城外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进城,这城防都尉要是违规放行,估计这个时期,真的会掉脑袋!”李靖劝说道。
  “嗯,药师,这城外哪里可以休息?”李渊问道。
  李崇光走近,说道:“我记得附近不远处有一家云中客栈。”
  “在哪个方向?”李靖问道。
  “在西北方向!”
  “不可,西北方向是难民过来的方向,此时应该遍地灾民,不要说一间客栈,就是一间破庙,一个草棚,都挤满了人。人多就越危险,我们应该顺着东边方向寻找栖息之地。”李靖说道。
  “师父说得对,东边我记得有一间老旧的寺庙,不如今夜去那处暂歇?”侯君集补充道。
  李渊点了点头,众人一起向东走,此时,城外不远处已经有灾民陆陆续续往城门下走来,这些灾民打算在城外就先躺下,待明天城门一开,就向长安城里涌进去,求得安排救济。
  五人行了不到半个时辰,果然在大雾天气中找到了侯君集口中所说的那间破寺庙,众人大喜,打了大半天的猎,又急着赶路,早已经饥肠辘辘。
  李崇光领着两名武士,先进了寺庙巡视一番,这庙的大佛像年久失修,早已经面目全非,四周的泥墙已经生出数道裂缝。
  武士在佛像下面收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请太上皇李渊进来坐下,李崇光也给李靖和侯君集,在李渊左右收拾出地方,让他们坐下。
  “君集,你来生火,崇光,你在门口先把风,两位侍卫,随我杀一些野兔野鸡和獐,伺候太上皇用膳!”李靖对众人说道。
  “哈哈,好啊,药师,老夫许久没有吃这些野味啦。今日狩猎大半天,也饿得不行了,正好看看你这烧烤的本事!”李渊笑了笑。
  李崇光走到庙门口,合上半扇门,自己靠在另一扇门上,巡视四周。两名武士一个负责屠宰,一个负责处理干净内脏,弄好的交给李靖,李靖收了四个人的佩剑,用剑串上一整只兔子野鸡,架在火堆上烤。
  “药师啊,想起来,你也年过花甲了吧?”李渊看着认真烧烤的李靖,忽然问道。
  “太上皇,老臣今年刚过六十,一转眼,马上连剑都提不动了。”李靖回道。
  侯君集也来帮着李靖转动剑,说道:“师父,你可不是靠剑吃饭的呀,您是靠脑子。不像我们,离开了手上的兵器,就只剩下对主子的一片忠心!”
  “呵呵,侯将军,老夫听说你拜了李靖做师父,学习兵法,现在怎么样了?”李渊问道。
  “老师兵法高深莫测,哪是我这个晚辈能完全参透的?说实话,这打仗,我还是适合,让我打哪儿我打哪儿。这动脑筋的事儿,真是不适合我。”侯君集叹了叹气。
  李靖见侯君集这样说,问道:“君集,你不是接任了兵部尚书吗?怎么,有什么难处了?”
  “唉!”侯君集轻叹一声,“老师,你有所不知啊,这个差事,苦啊,我想搭建一个自己的班子,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您留给我的那些人,不是调动就是回了军营,我这兵部,现在就跟一个空架子一样!”
  李渊问道:“这个事情皇帝知道吗?”
  “陛下洞若观火,当然知道。师父,你回去帮我物色物色人,推荐到兵部来,眼下东边有高句丽,西边有吐谷浑,得到消息,听说吐蕃换了新的赞普,正在改革军事,我大唐的边境也是处在随时开战的状态。这人才,其实也是背后很大的隐患之一。”侯君集一口气说完,喝了一口水。
  “是个问题啊,药师,这老一辈打下的江山,守住还得靠后来的人啊。你有没有合适的人才,推荐给君集。”李渊说道。
  李靖想了想,“军事上的人才,需要到军中寻找,比如陛下的天策羽林军里面,这些虽然都是新兵没上过战场,却是陛下精心挑选出来的好苗子。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这些开国老人的家里,像胡国公秦琼秦叔宝家里的公子秦怀玉,尉迟敬德、程知节、屈突通这些人家里,都不乏一些骁勇善战的后生。”
  侯君集摇了摇头,“一个是天子门生,一些是名将之后,师父,这些人,可都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啊!”
  李渊轻叹一声,“没想到,君集你也挺难的!”
  李靖心里明白了意思,自己将已经烤熟的鸡肉,递给太上皇李渊,“太上皇,您先吃,小心烫着!”
  李渊接过一整只鸡,闻了闻,叹道:“这烤鸡,真是美味至极,老夫许久没吃到了,真是怀念!”
  李靖低头着说道:“让太上皇只能屈身野外,吃这些东西,实在是我们做臣子的不是。”
  “哎,药师,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做事太谨慎。你们也快吃!”李渊已经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两名侍卫武士也分到了獐肉和兔肉,李靖看到门口的李崇光,拿着一只烤鸡递给侯君集,低声说道:“君集,这个,去送给你最想得到的人!”
  侯君集看着李靖,突然呆住,他接过来那只香喷喷的烤鸡,眼睛转向门口的李崇光,这才领悟到李靖的意思。
  李渊也轻声说道:“一个有胆量闯朱雀门,调动羽林军,单枪匹马生擒颉利的人,配给你兵部,再合适不过了。”
  侯君集点了点头,便起身那些烤鸡向李崇光走去。
  那李崇光在门口,堵着外面的雾水,又饥肠辘辘,闻到那烤鸡的香味逐渐逼近,着实受不了,他转身见到侯君集,正那些烤鸡笑着看着自己。
  “崇光,哈哈,饿坏了吧!”侯君集笑着问道。
  “是的,侯尚书!”李崇光低声回道。
  “哎?你是我师父的义子,也就是我侯君集的小师弟了,以后可以叫我师兄!”
  “这……不太合规矩吧!”
  “没事!”侯君集说罢,将烤鸡递给李崇光。
  “谢谢师兄!”李崇光接过烤鸡,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侯君集看了,转身对李渊和李靖笑着说道:“你们看,这个才是今天最卖力的,也是最饿的!”
  李渊和众人也大笑不止。
  忽然李崇光停了下来,示意众人安静。
  “嘘!别出声儿!”李崇光神情严肃,向门外看去。
  李靖和两名武士立刻站了起来,将佩剑提起。
  侯君集似乎也听到了声音,向前走了两步,到了李崇光身边。
  “听脚步声,应该人不多!”李崇光轻声对侯君集说道。
  侯君集点了点头,示意武士扔给自己一把宝剑,侯君集接到宝剑,冲了出去,大声喝道:“是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侯君集一冲出去,李崇光立刻拿出火把跟了出来。
  亮光照过,只见一名书生打扮的高个子,提着微弱烛光的灯笼,正在雾中慢慢前进。
  那书生被侯君集吓了一跳,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只是路过此地,想找个能挡风的地方住一宿。”
  “是个书生!”李崇光说道。
  “就你一个人?”侯君集问道。
  “对对,就小生一人!”
  侯君集示意李崇光,到外面四周再看看,有没有人跟在后面,李靖也走到门外,他看着这书生,虽然是汉人的衣服打扮,口音却似乎不是关中的,心里有了疑心。
  “君集,崇光,他是一个人吗?”李靖在门口问道。
  李崇光扫视一周回来,“义父,外面没人!”
  “既然是一个人,这外面这么大的雾水,就进来一起避一避吧。”李靖说完,自己便直接进了门。
  那书生说道:“真是出门遇贵人啊,多谢多谢!”
  侯君集在外头悄悄对李崇光说道:“崇光,这荒郊野外的,形迹可疑,你吃完就跟我在门口巡逻,我们跟两个护卫轮流值班!确保太上皇的安全!”
  李崇光点了点头,进来又拿起烤鸡充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