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四章 大都督府的秘密3

  薛万彻对丹阳公主说道:“这孩子真的可靠吗?”
  “按照我打听到的消息,应该是个可造之材!”丹阳公主也看了看李崇光。
  “毕竟不是自家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让我去试试他!”薛万彻说罢,便独自向前走去。
  李崇光感觉到不远处来了人,仔细听他脚步沉稳,呼吸均匀,猜到此人是个练家子。
  薛万彻来到李崇光面前,故意不看他,径直往前走。
  李崇光左手持剑鞘拦住,“这是公主殿下居室,不可乱闯!”
  薛万彻用手将剑鞘一把推开,又向前走了两步,李崇光立刻跟着后退两步,又用剑鞘拦住薛万彻。
  “阁下有武将之风,且衣着华贵,必定是有身份之人,再前进,就坏了礼法了!”
  “哼!”薛万彻一把推走剑鞘,正要向前,李崇光一剑挥上,直逼薛万彻喉咙想要制住他。
  薛万彻向旁边躲开,李崇光左手持剑直刺而来,薛万彻一脚踢开剑,连续躲开李崇光五六次攻击。
  “不错的剑法!极其罕见的格斗术!”薛万彻后退两步说道。
  “你是薛万彻大都督?”李崇光收下剑问道。
  “嗯!”薛万彻整了整自己的衣裳。
  “公主不在屋内,应该在前厅!”
  “我知道,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薛万彻又问道。
  “家父去世得早,我娘也没告诉我,只说我姓李!”
  “哦?这么好的身手,你这个年纪真的难得啊。听说你在战场上打败过侯君集?”
  “没有,只是侥幸赢过他家公子。其他没什么。”
  “那你去了长安可要小心了,侯君集一家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李崇光猛一抬头,“大都督也知道我要去长安?”
  “公主都告诉我了。你明天下午休息完来我的书房,我有话跟你说。”
  李崇光拱手答“诺”,丹阳公主正好也到了,李崇光又向公主行礼,薛万彻领着丹阳公主回屋内休息。
  日升月落,李崇光回到屋内,正遇上尚未休息的崇川,李崇光一个翻身便倒在了床上。
  他斜着疲惫的眼睛,偷偷看着崇川,只见他盘坐在自己床边,一言不发,表情严肃。
  “听说你偷了公主的珠宝?”崇川忽然用拗口的回纥口音憋出这句话。
  李崇光听了,眉头一皱,“什么?没有的事儿!”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亏我还把你当个好汉!”
  “我真的没有!”李崇光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你跟我说没有偷,已经没用了,今天清晨,张管家已经把你偷的那些珠宝首饰都给我们看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崇川越说越伤心。
  李崇光“嚯”的一声跳了起来,“我真没有偷!我怎么可能对那些珠宝有想法?我看着像缺钱吗?”
  崇川回头看着李崇光,“你不缺钱吗?”
  “是,我是穷,还被卖了做仆人,但是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李崇光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早上也是这样跟张管家说的,结果他怀疑我跟你是一伙儿的,罚了我一个月的工钱!”
  “这……”李崇光一时语塞,心里暗暗骂道,这大都督和公主两夫妻,为了把我送到长安真的是不遗余力。
  “去自首吧!跟张管家认个错,然后一起去找公主求情,争取让你留下来。”
  “不可能!我没做过的事情认什么错?”
  “你不是小孩子了,还有五年你就成年了,有点大人的样子!”崇川依旧说的一本正经。
  李崇光不想理会了,实在是又累又困,倒头便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过了中午,李崇光起来吃了午饭,想起昨夜薛万彻的招呼,便向书房走去。
  路过后院走廊之时,听到一阵阵的敲打之声,仔细听来,能分辨出是棍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李崇光连忙走近,定睛一看,原来挨打的正是崇川。
  “住手!你们为什么打他?”李崇光喊住正在敲棍的两个人。
  “他上午向张管家承认自己偷了公主的珠宝,张管家让家法伺候的!”那敲棍人说道。
  “什么?”李崇光大惊!
  他慢慢走到崇川面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没钱走动他们,肯定要被赶走的,我这样帮你顶下来,你的前途就不会有污点了!”崇川忍着痛说道。
  “那你呢?你就不怕有污点?”
  “我是来自草原的男人,以后还会回去,我有我的使命!你不一样,现在留在唐朝是你唯一的选择。”
  “呵,前途?”
  二人说话间,张管家走了过来,“老爷说这事算了,你们两个把崇川带回去休息吧!”
  张管家说完,李崇光和执法二人慢慢把崇川扶起来,李崇光正要一起把崇川送回去,就被张管家叫住了。
  “李崇光,老爷让你过去!”
  “在下知道了!崇川,你回去先休息,我肯定给你讨个说法!”李崇光轻轻说道。
  “少来了,自己照顾自己吧!”崇川轻蔑一笑。呗二人扶了回去。
  李崇光跟着张管家来到书房,薛万彻正坐在书桌前查看文献。
  “嗯?张管家,你先出去吧,把门带上就去忙你的事情吧!”薛万彻对张管家说道。
  “好的老爷!”张管家带上门,留下李崇光,便出去了。
  “坐!”薛万彻干脆地说了一声。
  李崇光吃苦惯了,“算了,大都督有话就交代吧,我李崇光都尽力去做到。”
  “这世上有些事情,你拼了命努力,也不一定能做到。有的事情,你甚至不用任何努力,就可以直接拥有。所以说,做事情很难,也很容易。”
  “听不懂!”李崇光摇了摇头。
  “简单来说,把最难的事情用简单的方法去做,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哎呀,大都督,我才十三岁,你直接跟我说做什么事好了,我哪里懂其他的!”
  “很好!你很聪明!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诱导我跟你说事情!”
  李崇光心里骂道,这大都督薛万彻跟丹阳公主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丹阳公主讲话直接,有一说一从来不拐弯抹角,薛万彻则话里套话,问半天也把最该说的话藏着掖着。
  “公主的意思是让你三年之内能有一支自己的军队,你知道怎么做吗?”
  李崇光摇了摇头,“总不能我再凑个童子军出来吧?”
  “我刚说过,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做最难的事情。”薛万彻抿了一口茶,停了下来。
  “拥有军队,那得皇帝老儿下圣旨吧?我看我不行。”李崇光瘪了瘪嘴。
  “你只要接近最容易掌握到兵权的人,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李崇光听了这话,似懂非懂,“大都督说的话我都先记下来,以后慢慢领会。”
  “哈哈哈哈,你果然不笨。你以后到长安,除了吃穿用度,我送你两样宝物!”说罢,薛万彻起身走到柜子前。
  他拆下一个黑色长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把长剑柄的大剑,足足有四尺的剑身,看上去威力无比。
  薛万彻又亲自擦了擦这把长剑,仔细观摩着。
  “这么好的剑,大都督要送给我的,真的受之有愧。”李崇光拱手谢道。
  “这么好的剑,当然不会送给你,我只是好久没看到它了。你的剑在下面!”
  李崇光走近一看,长盒子里面还有一把剑,这把剑可就短了很多,都不及长剑的三分之一,就连普通的剑的大小都没有。
  李崇光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差距感,也是毫无心理准备,脸色都暗了下来。
  “怎么?不喜欢?”薛万彻看着脸色骤变的李崇光。
  “还行!有总比没有好。”
  “这短剑削铁如泥,是我薛家的传家之宝!你不要小看了它。你要是能把你的剑法跟这把剑融会贯通,你在长安的剑术能排到前一百名!”
  “前一百?好像也很不错了!”
  “还有一件宝物,是这块挽成令牌。”薛万彻一边说一边从锁着的柜子中取出来一块黑色令牌。
  李崇光接过这挽成令牌,竟有些沉重。
  “这令牌乃是寒铁打造而成。你在长安要是遇到紧急的事情,前往三个地点可以找到救兵!”
  “哪三个地点?”
  “都在这令牌之中,里面有暗盒可以抽出来。你留着紧要关头使用。”
  “大都督,你说我要是用这削铁如泥的剑,来砍这寒铁,你说会怎么样?”李崇光开始捣鼓这两件宝物。
  “不玩闹了,你到了长安,要改改孩子的性子,公主会安排人随时跟你联络。”
  李崇光躬身施礼,“在下记住了,不过也请公主殿下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嗯!”
  李崇光收拾了两件宝物,转身走出门去。
  薛万彻双面注视着李崇光的背影,那丹阳公主忽然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这孩子,性情纯真,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不希望是!不然会死的人太多了。”
  “河间郡王李孝恭那边怎么样?”薛万彻继续问道。
  “蓉儿回去跟她父王说了这事情,他自然会格外小心。当今陛下不是图走狗烹的帝王,自然不会对军功第一功臣下手。倒是咱们,以后可要步步为营了。”丹阳说罢,坐在薛万彻旁边,依偎在他肩膀上。
  “一切都会没事的!”薛万彻轻轻拍了拍丹阳公主的肩膀。“我们只要按照计划来,一定会成功的。”
  “但愿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