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四十三章 狩猎郊外

  李崇光看着窗外的秋雨,加上酒过三巡,忽然听到“亲人”两个字,悲从中来。
  “实不相瞒,我有阿妹,尚不知道身在何处,今日听到尚云大哥说起亲人,心中十分想念!”李崇光说罢,又是自己闷了一杯酒。
  “哦?是在哪里不见的?”朱邪尚云问道。
  “昔日我率军离开黑龙庙村,嘱咐阿妹找机会离开村落,去后山躲避。后来吐谷浑屠村,我沦为昆仑奴,而阿妹再也不知去向!”
  “唉!”朱邪尚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里也堵了起来,拍打桌子发泄。
  “天下之大,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巴桑俊也闷闷不快,坐了下来。
  朱邪尚云说道:“哎?今日是我兄弟三人相聚之日,三弟,你的阿妹,就是大哥的阿妹!等大哥的伤好了,就帮你专门去寻,如何?”
  李崇光心头一颤,“大哥!果真如此,崇光在此拜谢!”
  朱邪尚云见李崇光准备跪下,慌忙拖着半条腿来扶,巴桑俊也来搀扶,说道:“兄弟,我也派人协助大哥去找,我就不信,找不到!”
  “嗯!”
  李崇光又跟巴桑俊和朱邪尚云讲了一些往事,二人对李崇光的阿妹雨季,更加了解,自那以后,朱邪尚云便将寻找阿妹的事情放在心里。
  第二日,秋雨停了下来,天气放晴,三人在楼上喝得大醉,都被主家安排到卧室休息。这期间,红拂女派人来寻找李崇光,让他回去。
  李崇光睁开眼睛,发现初九正在房间里准备热水,为自己洗漱,大吃一惊,有看到代国公府上的管家,站在窗前,立马起来半坐着。
  “公子,您终于醒啦?”管家问道。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夫人担心了一个晚上,不知道你哪儿去了,我打听了一晚上,才知道您在这儿。”管家答道。
  “唉,糊涂了,居然忘了跟你们打招呼!”李崇光拍着自个儿脑袋说道。
  “快洗漱吧,公子,老先生在府里等你。”初九给李崇光递过去一条热毛巾说道。
  “义父找我?你们可知道是什么事?”
  二人摇了摇头。
  “好我这就起身!”
  李崇光起来,与朱邪尚云和巴桑俊道别,立刻回到了代国公府。
  刚走到大门,便看到五匹骏马在府外,李崇光心里念叨,莫非是来了贵客?
  李崇光进去直接奔向大厅,到了门外,只见两名武士打扮的人立在门外,将李崇光拦住。
  李崇光还没来得及通报,只听到里面的对话。
  “这宫里待久了,真得出来活动活动了!”
  “您能出来,老臣真的开心。”
  “外面何人?”
  “是老臣的义子,李崇光!”
  “哦,他就是李崇光?让他进来。”
  李崇光这才被放行进了大厅。只见刚才说话的,一个是李靖,另一个老人家须发皆白,身形魁梧依旧气宇不凡。
  “崇光!”李靖喊道。
  “是,义父!”李崇光应道。
  “快来拜见太上皇。”
  李崇光听了,心里一惊,便跪了下来,“见过太上皇。”
  李渊仔细打量着李崇光,问道:“老家那边还有什么人啊?”
  “回太上皇,父亲早早过世,母亲前两年没于饥荒,家中有一个阿妹也已失散。”李崇光说道。
  “嗯,听李靖说,你是丹阳推荐来长安的?”李渊又问道。
  李崇光点了点头,“是的。”
  “哦,丹阳这孩子,老夫也是很久没见了,也不回宫看看我,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李渊叹道。
  李靖上前对李崇光说道:“快起来吧,让初九去给你换一身跟门外武士一样的衣服,然后到门口去。”
  “义父,这是准备做什么?”李崇光站起来问道。
  “今日太上皇出宫到郊外秋猎,我奉旨伺候,你跟我一同前去就是!”李靖小声说道。
  李崇光听明白了,便出去找初九更衣。
  李渊上前来跟李靖说道:“这个孩子,就是夜闯朱雀门,夺天策羽林军兵权的?”
  “唉,孩子少年意气,不懂规矩,幸保全一条性命,太上皇见笑了!”李靖连忙赔笑道。
  “哎,还好他不是皇子啊,要是赵王有他的魄力和胆识,恐怕……”李渊欲言又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日子,老臣已经在教他修生养性,绝不会再给您和赵王添麻烦。”李靖立刻答道。
  “哈哈哈哈,药师,你就是太谨慎,谨慎了一辈子!”
  二人有说有笑,一起出了门,两名武士和李崇光早已在外面守着,李渊在李靖的搀扶下上了马,李渊叹道:“真是有五六年没有骑马了,腿都没力气了!”
  李崇光又来帮李靖上马,李靖也叹道,“老臣一转眼,也是六十岁的人了,这腿啊,都已经开始瘸了!”
  “哈哈哈哈……”李渊心情大好,驾着马便领着四人一路奔向城门。
  刚出城门,便看见一支五十余人的军队,排在城墙一侧,为首的一员大将,拦住李渊去路。
  李渊和众人停下,那大将缓缓上前,走近一看,原来是兵部尚书侯君集。
  侯君集驱马距离李渊一丈远停下,拱手行礼道:“太上皇,君集给您请安!”
  李渊看了看侯君集,又打量着他后面的军队,便问道:“怎么,侯尚书,你这是怕老夫逃走吗?”
  “君集不敢,君集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来保护您!”
  “是来监视老夫的吧?”李渊反问道。
  “这怎么会?陛下担心太上皇年迈,特地……”
  “好了,君集,我们都明白皇上的心意,你看这样,太上皇这次是微服出来狩猎,带这么多人太招摇了,这出来散散心而已。这样,你去附近的店里,换身便装,跟我一起保护太上皇。”李靖上前说道。
  “君集明白师父的意思,可是最近突厥的难民纷纷涌向长安,外面鱼龙混杂,极不安全,我担心有细作混在其中,到时候对太上皇不利。”
  “所以才便装出行,你这样不是就五六十个人,不是把行踪都暴露出来了吗?”
  “师父说的有道理。君集这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太上皇,烦请稍等君集片刻。”侯君集说罢,示意军队回兵部,自己就近找裁缝店换了一身蓝色便装。
  李渊在马上,心里气,“皇帝还是不放心他老爹啊!”
  “太上皇,陛下确实是真心实意,您想想,无论是从孝心,还是社稷稳定,他都必须这样做。”李靖说道。
  “哼,药师,你这个人呐,就是认死理儿,你这是遇到世民这个君主啊,换作其他帝王,恐怕容不下你了,更不提让你率领十万大军去打突厥了。”
  “您和陛下都是圣君,老臣能侍奉两位明君,生平已无遗憾!”李靖答道。
  不一会儿,侯君集从城内出来,与五人汇合,当下六人一起离开长安城,直奔西北狩猎场而去。
  到了狩猎场,李渊深深吸了一口气,“老夫多年没来这儿了,怎么如此荒凉?”
  侯君集上来说道:“当初陛下刚继位,突厥的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便从小路,一路攻下武功,直接杀到长安城下,这狩猎场早就被他们破坏,这两年才逐步恢复!”
  “嗯,老夫想起来了。那时候世民把城里户部的钱全拿出来送给了他们,才换来突厥的撤兵!”李渊叹了一声。
  侯君集又接着说道:“当年,臣就是率领飞虎军,在这片与突利可汗的部落大战,飞虎军也死伤殆尽,时过境迁,这里的土地上,都曾经有上万名将士的血流过啊!”
  李渊点了点头,拍着马说道:“今日老夫就射杀个痛快,与诸将士的魂魄一起战斗!”
  说罢,李渊引着李靖、侯君集、李崇光和两名武士,一起奔袭,寻找猎物。
  不知不觉太阳就快落山,太上皇李渊领着三个年轻人在前面依旧奔驰,追捕野猪。
  侯君集见天色不早,赶上来对李靖说道:“师父,师父!”
  “怎么了,君集?”李靖问道。
  “马上就宵禁了,城门一关,谁也进不去!”
  侯君集这么一提醒,李靖也才注意到太阳就快落山,“我去跟太上皇说!”
  李靖快马加鞭赶上李渊,奏道:“太上皇,太阳就快落山了,长安城即将宵禁,我们需要回去了!”
  李渊停下马来,喝道:“胡扯,这长安城雍州牧,是我的儿子,他敢不让老子进城吗?”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
  “再打两只獐,我们就回去!来!”李渊振臂一呼,众人只得跟上。
  深秋时节,太阳落山很快,眼看黄昏已逝,雾水渐渐起来,李渊也看不清林子里的东西,这才作罢,吩咐众人带上猎物返城。
  “今儿老夫打得开心,你们回去,把大的猎物都给皇帝吧,也好交差!剩下的,自己分了吧!”李渊对众人说道,众人纷纷谢恩。
  李崇光和两名武士点上了火把,为李渊、李靖和侯君集照路,这雾起得太快,李崇光不敢走得太快,众人行了半个多时辰,这才来到了长安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