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二十八章 六十大寿

  颉利可汗在屏风外张弓搭箭,双箭齐发,想直接杀了赵王李元景和李崇光,蝶风在身后好奇,问道了:“阿爹,另一个人也要杀!”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皇帝的亲弟弟,赵王李元景,阿爹就是被他关起来的。”
  眼看李元景和李崇光就要上了马车,借机全力开弓,天长一个转身,一把抓住两支箭的箭头,“你疯啦?想杀人不是这个时候!”
  颉利气得扔下弓箭,大骂道:“就是这两个人现在在全城抓我,今天两个一起来了,正好杀掉,一了百了!”
  “不能够,杀了这王爷还了得?在我这边出事,大唐皇帝估计能把波斯国窦灭了!”
  “是啊,阿爹,那个黑丫头要是听话,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蝶风说道。
  “那好,咱们静观其变!”颉利说完,看着被突厥将军架着的黑人少年,又问道:“这小子不能留了!天长老板,你打算怎么处理?”
  “呵呵,他还小,教训一下就好了!”天长说罢,示意突厥将军将他带到后院。
  黑人少年被两个将军总棍子一顿猛打,直打得屁股开花,皮开肉绽,又是狠狠地打了腿,防止他乱跑。可怜黑人少年的妹妹刚离开,自己因为想救李崇光脱身而几乎被打残废。
  李崇光和李元景坐着车辇来到代国公府,门口陆续来了一些人,但是陆陆续续,都是之前随李靖出征的将帅,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以及一些国公,也有露面。
  这一向清净的代国公府,几年也没这么热闹过。
  李崇光和李元景下车,黑妞儿也跟上来,车夫正在卸寿礼,黑妞儿见了,主动去帮车夫搬运。
  众文官武官纷纷在大厅为李靖贺寿,为首的是齐国公长孙无忌、河间郡王李孝恭、高士廉、张亮、侯君集、李道宗、秦琼、魏征、房玄龄、杜如晦等人,李靖和夫人红拂女都忙着回礼,李崇光和李元景正好进来。
  李元景一进来,众官员也都行礼,“赵王千岁!”
  “哎,今天是我老师父的六十大寿,都不要跟本王行礼了,要祝咱们代国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李元景开心地说道。
  车夫和黑妞儿上前送上寿礼,李崇光让黑妞儿上前来,对着李靖和红拂女说道:“先生和夫人对崇光恩重如山,您虽然身经百战,但是到了花甲之年,夫人也不愿意请个丫鬟仆人,崇光就自己做主,选了一个丫头,以后常伴二老左右!”
  说罢,李崇光示意黑妞儿给李靖和红拂女请安。那黑妞有些紧张,上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天长教的汉话也都接不上来了。
  李靖笑着说道:“你这娃娃,真是浪费钱,我和夫人能自己照顾自己,还是留着伺候你吧!”
  红拂女拦着,“哎?孩子的一片孝心,你怎么能拒绝呢?行了,崇光,这丫头我们就留在夫府上了!”
  “好的,谢谢夫人!”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呀?”红拂女亲切地问道。
  黑女孩慢慢地说道:“没有名字…”
  “啊?崇光,怎么没有名字啊?”红拂女问道。
  “这是昆仑奴,应该都是主人取名字的吧……”李崇光回道。
  “呀,我听说昆仑奴价值不菲啊?你这孩子!”红拂女打趣着李崇光,“要不就叫初九吧?”
  “初九?为什么不叫初六?今天初六啊。”李元景好奇地问道。
  “哎,小王爷,你有所不知,初六这名字,是老爷养的老虎的名字!”
  众人听了,一阵嬉笑。
  李崇光领着初九到一旁,让管家带到一旁,帮忙上菜上酒,李崇光跟着李元景坐了上座,李元景正坐主位,李靖在一旁。
  李崇光感觉这座次不对,立马离开,迎面撞上一名身着皇家郡主礼服的少女。
  那少女见跟李崇光撞了个满怀,差点跌倒,李崇光立刻抱住她。
  李崇光仔细看了她,心里一惊,立刻想到她就是在灵州大都督府的李蓉,河间郡王李孝恭的长女,那个冰山美人一样的郡主。
  李崇光扶了郡主站起来,问道:“怎么是你?”
  郡主点了点头。
  “你从灵州回来了啊?”
  郡主又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来的?”
  郡主摇了摇头。
  李崇光刚准备再问,红拂女打断说道:“崇光,别挡着郡主啊,没礼貌!”
  李崇光忙让开路,李蓉立马坐到了父亲李孝恭旁边,紧临着赵王李元景。
  “崇光,你跟我来。”李靖忽然站了起来,招呼李崇光。
  李靖带着李崇光来到侯君集兵部那一桌,找了位置让他坐下。侯君集见了李崇光,心里暗暗吃惊。
  “真的是你小子!”侯君集笑了一声。
  李靖见了,问道:“怎么,君集,你认识崇光吗?”
  “老师,何止认识,还记得碛口镇吗?就是这小子带着突厥兵拦老夫的道儿。后来又诈降,杀了我集赤营好多将士。”侯君集一边说,一边脸色掉了下来。
  “哦哦,这事儿老夫好像听你说过。崇光,是你做的吗?”李靖问道。
  李崇光站了起来,低声说道:“老先生,是我。”
  “嗯,敢于承认就好,快向侯尚书赔罪。”
  李崇光看了看李靖,心中不服气,迟迟不动。
  “哼。算了,老师,我也一把年纪了,也不想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李靖举起酒杯,递给李崇光,“哎。这赔罪酒是要喝的,如今你侯尚书掌管兵部,我这义子现如今又是赵王的祭酒,以后要是升迁他处,不还得你侯尚书照顾着啊?”
  “义子?”侯君集突然愣住。
  “义子?”李崇光也愣住了。
  李靖拍着李崇光的肩膀说道:“老夫两个儿子常年不在身边,就剩这么一个义子今天来帮我陪大家喝酒,各位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李崇光心里突然一阵感动,他拿起酒杯猛地喝掉,又倒上一杯,弯下身来,对侯君集说道:“崇光向侯尚书赔罪了!”
  侯君集还愣在那边,旁边的天策都尉提醒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李公子既然是老师的义子,那也是侯某的同门了,那就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侯君集说完,一饮而尽。
  李崇光也一饮而尽,李靖笑着说道:“好好,侯尚书,多照顾!”
  侯君集起身施礼,“必然,老师放心!”
  李靖回到主桌,红拂女悄悄地说道:“怎么想起来认崇光做干儿子了?”
  “方才也是形势所迫,我都不知道崇光以前还跟我们对阵过。”李靖回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老鹰涧的事儿吗?”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先不要安排崇光跟他以前突厥的那群娃娃兵见面!”
  “为什么?”红拂女不解。
  “先听我的以后再说!”
  河间郡王李孝恭站了起来,向李靖敬酒道:“老将军为国征战,不辞辛劳,这次又灭了突厥,实在是我大唐的战神啊!这杯酒,孝恭先干了!”
  “不敢不敢,王爷和齐国公长孙大人,才是第一第二的功臣,老夫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众人又是一笑,长孙无忌说道:“今儿不论什么功劳,只说说这往事,如何?”
  众人齐声说“好!”
  赵王李元景说道:“本王最年幼,能听各位老将军谈那些金戈铁马的往事,实在是快哉!”
  李崇光辞别了桌上的客人,又来到李靖旁边,拱手说道:“先生夫人,赵王,各位大人,在下还需要回府衙办事,需要先走一步,失陪了。”
  众人拱手示意,李崇光又看了李蓉一眼,吗李蓉依旧是冰冷表情。
  待李崇光离去,李孝恭轻声问道:“蓉儿,你认识这少年?”
  李蓉也小声说道:“一枚棋子!”
  李孝恭听了,又看了看李崇光远去的背影,“这背影还真的有些相像啊!”
  “像什么?”李蓉问道。
  李孝恭摇了摇头,“以后再说吧。”
  酒席将近,李蓉唤过自己的一名紫面昆仑奴,吩咐道:“你去雍州牧府衙,请李公子前往未央雨楼一叙!”
  紫面昆仑奴领命,径直奔向了雍州牧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