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十二章 大都督府的秘密1

  休整了三天,李崇光和崇川便被金文彪安排进了大都督府。
  金文彪临走时,被李崇光一把拉住。
  “怎么了?韦生!”金文彪一脸疑惑地问道。
  “金爷这次去长安,能不能帮小弟一个忙?”
  “你说说看!”
  “金爷你人脉广,帮我打听一下我的阿妹在不在长安,碛口镇黑龙庙村的雨妹,今年十一岁了。”
  金文彪从李崇光身上得了好处,又看了李崇光这孩子身世可怜,便答应了他。
  李崇光目送金文彪离开,才和崇川一起进了大都督府。
  张管家先是教了二人府中的规矩,又发了新衣服。二人穿上新衣,比之前容光焕发了很多。
  分配工作时,张管家对李崇光说道:“你小子运气好得很,丹阳公主点名让你去后院做护院。”
  “护院是什么意思?”李崇光反问。
  “就是侍卫,负责保卫丹阳公主的安全。”
  未等张管家说完,李崇光又问道:“那崇川呢?”
  “他以后就是我家小姐的跟班了!”
  “这薛家小姐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啊。”李崇光说道。
  张管家和崇川不理会李崇光,崇川临走时,对李崇光说道:“管好你自己的事情!”
  李崇光也不屑一顾,“你这样的人,活该没朋友。”
  这护院就是站岗,李崇光足足站了一夜,到早上之时才有仆人来伺候公主洗漱起床。这个时候李崇光才能去休息三个时辰。
  这日早晨换班时,李崇光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忽然公主房间里的丫鬟走出啦,“李崇光?”
  丫鬟看了一眼李崇光。
  “什么事儿啊?”李崇光已经经不住连打了哈欠。
  “公主殿下叫你进去呢!”
  “啊?我进去干嘛?”
  “不知,公主在等你!”丫鬟说罢,转身又回了屋内。
  李崇光跟着丫鬟进来后,远远儿看见丹阳公主正被丫鬟伺候着梳头发。
  丹阳公主听到李崇光进来的脚步声,瞥了一眼,“崇光啊,昨天夜里可有什么异常?”丹阳公主这话说得很大声,似乎故意放开了声儿。
  “启禀公主,没有!”
  “哦?那为什么这会儿本宫的手镯和发簪少了很多?”
  “这?我昨天一直在门外守着,确实没有见到其他毛贼!”
  “其他毛贼?我看你是初次做这个差事儿,睡着了吧?”
  李崇光感觉到丹阳公主故意刁难,心里透亮得很,“公主若是不信,可以搜身!”
  “哪有笨贼会把赃物放在身上的,你们一起去他住的地方看看,给我也仔细搜搜!”丹阳公主示意屋内所有人都去,只留下自己和李崇光两个人。
  李崇光见人都走光了,便直接对丹阳公主说:“公主殿下,在下初次进府,只想尽力劳作,并没有任何想法,公主若是不喜欢在下待在府内,我走便是!”
  “你急什么呀?万一他们也没搜到呢?”
  “搜不搜得到,还不是您拿主意。我没有跟他们一起去见证现场,他们要是这会儿拿着赃物放到我眼前,我不认也得认了。”
  “好小子,脑子倒是清醒得很。不愧是独孤无影的嫡传弟子!”丹阳公主声调放得越来越慢。
  李崇光心里一惊,“谁?”
  “你娘叫马芷汀吧?”
  丹阳公主继续说道,“你四岁开始跟着母亲在碛口镇习武,贞观元年,也就是你九岁的时候被独孤无影带走三年。去年突厥国几场暴雪灾害,你娘也被冻死,你回了碛口,一边照顾你的妹妹,一边召集黑龙庙村的村民筹钱换粮。年初我大唐出兵突厥国,你率领一帮娃娃兵赢了侯君集两阵,归顺侯君集后又叛逃,后来李靖的夫人红拂女收留了你的娃娃兵,但是你就不知所踪!”
  李崇光瞪大了眼睛,忽然面对一个陌生人将自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的来龙去脉说得这么清楚,心里忽然涌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惧。
  丹阳公主忽然站了起来,“是不是很惊讶,为何本宫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在下不知!”李崇光已经慌了分寸。
  “你放心,本宫不会害你,想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那公主想要在下做什么事情?”
  “你愿意为本宫效力吗?”
  “在下只要在府里一天,就会保您周全!”
  “保我周全,本宫只需要多花点钱就有一大把的侍卫!我是要你替本宫去完成一件大事!”
  李崇光抬起头,看着丹阳公主,“公主殿下高看我了!我才十三岁,能办什么大事?”
  “我要你四年之内,控制到朝廷的主力军队,最后听本宫的调度!”
  李崇光大惊,“殿下要我十七岁时,就控制大唐军队?”
  “嗯,本宫会助你一臂之力,到时候,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包括你的妹妹,本宫也会帮你找到!”
  “公主殿下想要控制朝廷的军队,是要造反吗?”李崇光问道。
  “当今陛下是我的兄长,我自己又没有儿子,我造反难不成自己做女皇?你考虑得太多了!”丹阳公主冷笑道。
  李崇光摇了摇头,“这是天方夜谭,四年怎么可能做到?”
  “本宫预测到四年之后,吐谷浑王国必反,这时朝廷会派遣大军镇压,本宫要你这个时候,给本宫安排好一切!”
  “四年以后?”
  “我会安排人送你去长安,替你安排好一切,本宫每一步计划都会差人秘送给你!”
  “听着!”丹阳公主严肃起来,“本宫用你,是看你底子干净,有兵法和武学的底子。你若是中途办事不利,不只是你,很多人都会因你而死!”
  李崇光有些不敢相信这会儿发生的一切,他原地向丹阳公主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在下不求以后荣华富贵,只希望完成任务以后,公主能放我们兄妹离开。”
  “嗯,可以!”丹阳公主闭目养神,李崇光慢慢退下。
  丹阳公主走到门口,看着李崇光离去的背影,轻轻叹道:“这三个磕头礼,看来是要我一辈子来还了!”
  李崇光回到自己的寝室,正好看见丹阳公主几个丫鬟还在搜寻,“诸位姐姐,找到了没?”
  几个丫鬟见李崇光回来了,便明白了,纷纷离开。
  李崇光一下子倒在自己的床上,满是心事,脑子里一直想着丹阳公主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选择自己来做这样的事情。
  不知不觉过了五六日,大都督府里突然忙了起来,早上张管家把所有的仆人丫鬟护院都召集起来,“老爷今天就回灵州,晚上到府,大家都把府里收拾干净!免得挨骂!”
  丫鬟笑到:“我们老爷从来不骂人的!”
  “老爷不骂你们,我来骂!”张管家不让众人嬉皮笑脸。
  中午时,李崇光正在后院站岗,忽然少女李蓉一路小跑过来。
  她看着一动不动站着的李崇光,仔细打量着他。
  李崇光只转了转眼睛,不敢动弹。
  “嘻嘻,打虎英雄!”李蓉笑着调侃道。
  李崇光不答一句。
  “不说话?看来丹阳姑姑管教得挺严格的啊!”
  李崇光生平除了自己的妹妹雨季跟自己如此亲近过,还没有其他的姑娘这样亲密观摩自己。他有些不适应这种情况,何况是本来看着如同冰山美人一样的郡主,“刷”的一下瞬间就脸红。
  李蓉看着本来晒得皮肤黝黑的李崇光,忽然脸红起来,活脱脱像极了关羽关云长,哈哈大笑起来。
  “蓉儿,快进来,在那边干嘛呢?”
  李蓉听了呼唤,回头一看,原来姑姑丹阳公主早就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
  “哎,来喽!”李蓉一路小跑,进了丹阳公主的屋内。
  丫鬟伺候公主和李蓉坐下,上了点心水果。
  “听说姑父今天从长安回来了啊?”李蓉问道。
  “对的,薛凝这丫头早上就兴奋得跟个猴子一样,这会儿恐怕已经在灵州城门等她这个老爹了。”
  “哎,姑姑,我又听说这次好几个将军立了大功,李靖被封为代国公,侯君集升了兵部尚书,姑父也被封了统军和郡公了!”
  “他们这几个人立的功绩再大再多,也没有你爹对我们大唐的贡献多啊。”丹阳公主笑道。
  “嘿嘿,那倒是,我听陛下说,我大唐第一功臣算是长孙无忌,我爹可以排在第二位。”
  “你爹因为是皇室宗亲,陛下是为了不让文武大臣感觉宗亲比外人重要,才让你弟弟排在第二。”
  “可是长孙无忌也是皇亲国戚了呀!”
  “国舅爷那算是外戚了,现在你爹统兵在外,又是王爷,朝廷也都是长孙无忌他们说了算了!你爹也少操心,做个太平王爷。”
  “那这次姑父回来,是不是也跟我父王一样,以后就再也不用出征啦?”
  丹阳公主抿了一口茶,“那就难说了,这天下太平的日子,还远着呢!”
  说罢,丹阳公主目光深邃地看着外面的李崇光,李蓉也一起看过去。
  “姑姑,嘿嘿,能不能把你外面这个侍卫送给我呀?”李蓉调皮地说道。
  “为什么?”丹阳公主突然严肃地问道,仿佛被电到了一般。
  丹阳公主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愣住了只是有口无心的李蓉。
  她委屈地看着丹阳公主,“怎么啦,姑姑?”
  丹阳公主心里明白自己反应有些过激,立刻又恢复了笑脸。
  两个人吃着点心水果,聊着家长里短,等待着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