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光军 > 第三十六章 断翅的巨翼龙

  秋雨绵绵,贞观四年长安城的秋天冷得很快。李崇光因擅自调动天策羽林军,被刑部和兵部撤了雍州牧府祭酒之职务,在代国公府养伤。
  转眼一个月过去,李靖红拂女夫妇与李崇光的感情逐渐融洽,李崇光每天晨起随李靖晨练,然后读书,午后帮着府里做一些杂物,尤其是李靖爱好收藏饲养奇珍异兽,后院儿有猛虎雄狮,猛禽巨犬,李崇光每天下午便帮着李靖饲养。到了晚上,自己一人一灯,研读各家兵书。
  夜深,“咚咚……”
  李崇光的房门被敲响。
  “请进!”李崇光在里面一边看书一边说道。
  门开了,只见初九端着一碗羊肉汤进来,放在了李崇光的书桌上。
  “给老先生和夫人也送了汤吗?”李崇光问道。
  “嗯!”初九站着答道。
  “记得以后每年深秋快入冬的时候,就准备这些羊肉汤,帮他们老人家驱寒保暖!”
  “嗯!”初九应和一声。
  李崇光听得出初九有话想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满面愁容,便问道:“是不是有话说?”
  “是的,公子!”初九的汉语进步飞快,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生硬感。
  李崇光微微一笑,“你在这里,我们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公子,初九最近都在托人办事,想……”初九话到嘴边,又有些腼腆不敢说下去。
  “托人办事?你能有什么事情?”李崇光好奇地问道。
  “我的哥哥,已经失踪很久了,我让管家托人帮我找的,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所以我想借一些钱,再找更多的人去打探消息!”初九一口气说完,仿佛心里落下一块石头。
  “唉,我都忘了这事儿了,你哥哥之前在那个波斯商人那边,正好我们去抓颉利可汗,也遇到了他,他太过倔强,自己深受重伤硬是从店里爬了出去。我也没来得及管他,现在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了。”李崇光说罢,站了起来,走向自己的柜子,从里面的包裹中取出了三十两纹银,递给初九。
  初九见了这么多钱,心里暖起来,鼻子一酸,不禁哭了出来。
  “别哭了,小丫头,明天我去一趟雍州牧府,找下我那些老同僚,让他们也帮忙留心。有消息就告诉你!”
  初九擦了擦眼泪,深深地点了点头。
  翌日,李崇光随李靖晨练完毕,用完早饭,李靖忽然对李崇光说道:“崇光,老夫听说西市最近又来了贩卖猛兽的,要不跟义父去看看?”
  李崇光想了一下,说道:“义父,我想先去雍州牧府找个人,请他帮我办个事情,然后再去西市跟义父汇合,可以吗?”
  “哦?雍州牧府的很多署官都换了,你是去找赵王吗?赵王可对你心里有愧,不一定敢见你,哈哈!”李靖开玩笑地说。
  “实不相瞒,初九这丫头,之前在那个波斯商人手上,还有个哥哥,后来抓颉利的时候,就突然下落不明了,初九托人找了好久都杳无音信。所以我打算找雍州牧府的城防兵们,帮我留意一下。”
  “哦哦,原来是这样,没错,找人这种事情,除了军队的斥候间谍,这城防和巡逻的,最有效了!你去吧,找不到的话,义父就找军中几个有经验的斥候来帮你们!”
  李崇光站了起来,躬身谢道。
  一个月未来雍州牧府,果然上上下下人员换了个遍,李崇光之前祭酒的腰牌虽然被收了,好在进出厨房的伙头兵的腰牌还在,他一进门就直奔厨房而来。
  “史庄校尉可在?”李崇光在厨房外喊了一声。
  里面几个伙头兵听着声儿走出来,见到是李崇光,好不开心,“哎呀,是李崇光,他回来了!”
  李崇光见了之前各位一起烧饭的伙头兵,也是开心不已,一个老兵对他说道:“史庄现在已经升了,现在是仓曹参军了,管理雍州牧府里的所有仓储粮食厨房用品。”
  “那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史参军啦?”李崇光打趣地说道。
  “咳咳……”忽然背后传来一阵短促的咳嗽声。
  众人回过头来一看,正是信任仓曹参军史庄。众人赶紧回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李崇光见到史庄,躬身施礼。
  史庄见众伙头兵走了,赶紧跑过来拉住李崇光说道:“哎哟,李公子,使不得啊!”
  “要的要的,现在你是官,我是民,礼节还是要有的!”
  “你就别打趣我老史了,对了,你怎么来了?”
  “我来,当然是有事相求啦?”李崇光说道。
  “你不会是想见赵王吧?”史庄惊住了。
  李崇光一脸疑惑,“为什么这么问?”
  “哎哟,赵王下了令,要是李崇光来了,就说他病了,不能见!”
  李崇光冷笑一声:“哼,至于吗?”
  “唉,之前颉利的事情,你帮他抓回了颉利可汗,到头来功劳没领到,还让你丢了官,险些丧命,这赵王心里过意不去啊!”
  “好了好了,我今儿来不是找他的,是找你的!”
  “我?找我干什么?”史庄更是惊讶。
  “也没什么大事,帮我找个人!”
  “姓甚名谁?”史庄直接接话。
  李崇光笑了笑,“还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那你让我怎么帮你找?”
  “他原来是西市波斯香料店,就是藏颉利可汗的那家店的一名黑人昆仑奴,大概十五六岁,体型高大,上一次见的时候是一个月之前,他被主人打了个半死,应该浑身是伤……”李崇光凭着记忆娓娓道来。
  史庄听得认真,见李崇光不讲了,便伸出右手,用手指比划着,示意打点费。
  李崇光白了他一眼,问道:“多少?”
  “这种最低级的打探消息,本来以我们俩的关系,是不应该收钱的,但是最近城里太风平浪静了,我也正好没收入,你就弄个十两银子,我去给线人们意思意思了!”史庄一脸奸笑。
  “行吧,这件事情尽快,有消息就到代国公府找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送!”史庄目送走李崇光,拿着银子环顾四周无人,这才把银子赶紧塞进衣袖口袋里。
  李崇光离了雍州牧府,忽然想起之前府内奸细,通风报信害死长史唐文忠的事儿来,至今也查不出是谁,也没人过问,不由心里起了一个疙瘩,但是现在赵王李元景并不想见自己,自己又是普通百姓,只能安慰自己暂且放下。
  临近中午,李崇光快马加鞭赶到西市,到了与李靖约好的酒楼。李崇光见到李靖时,老人家正在晒着阳光喝着茶。
  李崇光走上前来,轻声地说道:“义父,我来了!”
  李靖立马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李崇光答道:“是崇光啊,事情办好了啊?”
  李崇光点了点头,扶起李靖。
  “唉,这人要是平时太忙,一旦闲下来,就各种不自在了。还好我老了,晒点阳光就能打发一个上午!”李靖笑着说道,心情大好。
  李崇光为李靖换上新茶,问道:“义父,家里已经有一些老虎狮子长鼻象,都能开一个动物园了,您还想着买啊?”
  “这动物啊,尤其是猛兽,你从他们的动作特性和捕猎习惯,能领悟出很多的东西来。比如列阵,我们有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云龙三现阵,鹤翼阵,鱼鳞阵,这些阵法,不都是古人研究动物而总结出来的吗?”
  李崇光笑着点了点头,“义父领悟兵法果然跟一个人很相像!”
  “你是说独孤无影吧?”
  “嗯,不过他老人家仅限于理论,万不会真买那么多飞禽走兽的!”
  “哈哈哈哈,你这个孩子,那我们走吧,去看看!”
  李靖说罢,站起来径直离开了茶馆,精神矍铄,李崇光付了茶水钱赶紧跟上。
  西市依旧是客商云集,热闹非凡。父子二人在西市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家大店,只见门口牌匾写着“神兽居”三个大字。
  “神兽居?义父,好霸气的名字啊!”李崇光抬头看着牌匾说道。
  “这里面啊,可是一个新的世界。”
  李靖说完,门口两个吐蕃族人打扮的壮汉,上来对李靖招呼:“原来是代国公!您请进!”
  “嗯!今日你们说的那条龙,可在啊?”李靖问道。
  “我们主人听说您今天要来,已经都吩咐我们准备好了!”那吐槽壮汉答道。
  “好!崇光,走,带你见识一下什么是飞龙在天!”
  李崇光开心不已,跟着李靖进了这神兽居。
  一进来,果然是别有洞天。硕大的铁栏围着一个深陷下沉的校场,观众只能在围栏外向里俯视,围栏内又用铁网分割成二十多个小地方,每个地方溜达着各种各样的珍禽异兽。
  雄狮、猛虎、大象、笼子的金顶大鹏鸟、长牙巨犬、黑皮野猪、孔雀等,李崇光看得眼花缭乱,这代国公府已经有一些猛兽,让李崇光大开眼界了,没想到此处更多。
  吐蕃大汉领着李靖和李崇光来到后院,只见后院正中,用十根铁链锁绑着一支从未见过的巨兽,它身长接近两丈,头颈似龙,背身似乎有双翼,一支翼似乎已经断裂,足生四爪,其爪锋利无比,只是有些老化,双眼一直闭着,伏在地上打着巨鼾,其声如闷雷,一呼一吸只见,鼻前尘土落叶飞扬。
  “这……这……这就是你们说的巨翼龙?”李靖见了,叹为观止,一代名将,厮杀半生,也没敢再靠近前一步仔细观看。